🏡
PTT小說網
x
    “怎麼了?”見柴老實神色匆匆,林逸還以爲出什麼事了,連忙問道。

    “洪副會長來信了,一起傳送過來的還有總部決議書,您快看看吧。”柴老實根本掩飾不住臉上的心急忐忑,將兩個密封信件遞給林逸。

    這兩封東西,不僅決定了韋昭通的命運,同時也決定了柴老實的命運,難怪他這麼緊張。

    “真的?這麼快?”林逸微微一驚,之前都還沒有怎麼覺得,但這一次來葳弧海域倒是深刻體會到了洪氏商會的效率,不愧是天階島排名第二的頂級商會,如此效率真不是一般勢力能夠媲美的。

    林逸說着,便從柴老實手中接過兩封信件,其實上面說的是同一件事,正如洪鐘上次來信說的,洪氏商會高層正式決定,將韋昭通召回中島做一個普通執事。

    “對於韋昭通的處置維持不變,看來他背後的靠山很看重他啊,這麼賣力保他!”林逸不由冷笑道。

    “怎麼會這樣……”柴老實聞言頓時臉色一白,失魂落魄的怔住了,也不知道是恐懼還是後悔,腦海之中空白一片,一下子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韋昭通回去中島總部,雖然名義上只是一個普通的商會執事,無論地位還是實權,比他這個分會副掌櫃都差上不少,但是架不住對方背後有人啊,真要是懷恨在心準備對付他柴老實,那不就是幾句話的事情麼!

    看着柴老實這世界末日的反應,林逸不由得笑了,這傢伙在商會經營方面,確實是一把好手。是一個難得的人才,但終究改不了膽小怕事的稟性,如果背後沒有強力人物支持他,單憑他自己的話,這輩子都別想混出什麼名堂來。

    “除了對韋昭通的決議之外,這上面還有另外一件事呢,是關於你的。”林逸神色莫測的賣關子道。

    “啊?”柴老實頓時又是一驚,腳下一個踉蹌差點當場摔倒。誠惶誠恐的結結巴巴問道:“上……上面說什麼……”

    “嗯,這上面說。你的分會副掌櫃之位恐怕是保不住了。”林逸微微皺了皺眉,柴老實兩眼一黑差點沒嚇暈過去,這才笑着繼續說道:“從總部決議書寄到之日起,任命原葳弧分會副掌櫃柴老實,接任分會掌櫃之職!”

    “分會掌櫃?讓我做分會掌櫃?”柴老實徹底呆住,隨即瞬間狂喜,從地獄一下子上天堂,這大悲大喜來得實在太快太突然了!

    做了這麼多年的分會副掌櫃,若說柴老實一點扶正的想法都沒有。那絕對是自欺欺人,但他也知道,以他自己的人脈和能力想要上位,無異於癡人說夢,就算在夢裡面也都是偷偷的想。

    這次被迫站出來指證韋昭通,沒有能夠一棍子把對方打死。本以爲接下來就是自己倒黴的時候,能夠保住一條小命就已是萬幸,卻哪裡想得到,分會掌櫃的寶座直接就當頭砸下來了,這何止是天上掉餡餅,簡直就特麼是天上砸下來一座金山啊!

    “不錯,以你的能力做一個分會掌櫃綽綽有餘,以後可不要辜負了洪鐘的信任。”林逸暗示的笑道。

    事情是明擺着的,洪鐘親自去了一趟中島總部,跟總部那些高層面對面過招。雖然沒能嚴懲韋昭通,但也絕不是空手而回,落在柴老實頭上的這個分會掌櫃之位,就是他和總部高層周旋之後爭取來的。

    “是是,在下必定竭忠盡智,絕不敢辜負您和洪副會長的賞識和提拔。”柴老實連忙對天發誓,隨即按捺不住興奮道:“那個……這上面有說我去哪裡任職嗎?”

    “說了,就在這裡。”林逸看了他一眼道。

    “啊?可是按照咱們洪氏商會的規矩,不是異地升遷嗎?”柴老實頓時愣住。到了分會掌櫃這個層次,無論是誰都必須嚴格遵守異地升遷,這是從創始人開始就定下的死規矩,哪怕是後臺再硬都無法例外。

    “不一樣,你這個情況特殊,只能特事特辦,崴弧分會什麼情況只有你最清楚,這時候如果你走了,分會掌櫃和副掌櫃都是新人。別說掌控大局,恐怕連賬目都搞不清楚。說不定還會把崴弧分會給弄砸了,就算總部也擔不起這麼大的風險。”林逸笑着搖頭道。

    同樣是分會掌櫃,讓柴老實坐地升遷,和讓他去主導別的分會,兩者效果都會完全不同。

    柴老實膽小怕事的性格已經註定了,一旦調他去別的分會也很難掌控局面,極有可能就被手下人架空,堂堂分會掌櫃,最終卻是有名無實。

    但是在這崴弧分會不一樣,他在這經營了這麼多年,對上上下下的一切都瞭如指掌,尤其經歷了這次韋昭通事件,在林逸的幫襯下,這段時間樹立起來的威望足可掌控大局。

    “那倒也是,這邊海域形勢混亂,本來就非常複雜,再加上韋昭通這攤子事,千頭萬緒,外人沒有個一年半載還真沒法上手。”柴老實點點頭,不由鬆了口氣。

    原地升任分會掌櫃,對他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否則真要調去外面的話,他還真會愁得睡不着覺。

    “好了,你把總部這份決議書帶回去給大家看吧,日後崴弧分會怎麼樣,可就全交到你手裡了,我在鏢局這邊還有事,這陣子就不過去了。”林逸說道。

    “是,保證不讓您失望!”柴老實接過總部決議書,當即精神抖擻而去,還別說,當上了分會掌櫃之後,這人的氣質都是明顯開始轉變了,至少看起來不像原來那麼畏畏縮縮,雖然還不明顯,但多少已經有一丁點氣場的意思了。

    林逸看着柴老實的背影微微點頭,希望這傢伙能夠獨當一面,至少要把葳弧分會牢牢攥在手裡,否則的話,洪鐘這一番替他爭取的心血,可就白費了。

    林逸之所以留在齊天鏢局,那是因爲南洲鏢局盛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