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把他扔到地牢。”黑衣人毫無感情的說了一句,隨即轉身離去,馬天浪則帶着林逸,從後門出了中心商會。

    林逸不動聲色的打量着周圍環境,準備找個機會製造混亂脫身,然而對方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一手捏着他的右肩直接縱身而起,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連人影都沒有留下,街上路人似乎都沒察覺到他倆的存在。

    林逸一顆心不由沉入谷底,體內真氣難以調動,別說使用武技,就連護體真氣什麼的都是奢想,而且被對方死死捏着右肩,這種情況下別說逃跑,哪怕稍微動一下,右肩估計都得碎成粉末。

    無奈之下,林逸只能放棄抵抗的念頭,任由馬天浪捏着自己的右肩,就這麼老老實實的被他提走。

    出了商會,馬天浪驟然提速,林逸只覺得眼前一花,片刻之後也不知道是到了魔冷城的哪一個角落!

    馬天浪帶着林逸來到一棟平民住宅,看起來跟周圍其他建築毫無區別,進去之後似乎也沒什麼異樣,然而經過幾道暗門之後,景象就大不一樣了。

    眼前一條長長的地道,幽暗無光,不知通向何方,馬天浪隨之又是提着林逸一陣疾馳,如此過了不知多久,馬天浪終於停下腳步。

    林逸小心打量着周圍,前方是一個入口,看樣子應該就是之前黑衣人所說的地牢了,入口處有兩個守衛,金手指看不穿他們的境界,可見都是實力高強之輩,而且氣息之強,遠非等閒元嬰期高手可比。

    林逸見狀心中不由暗凜。至今爲止他所接觸的這些人,竟沒有一個是易與之輩,如此臥虎藏龍高手輩出,不管怎麼看,這中心商會都絕不會是一個商會這麼簡單吧?它的背後,到底是何方神聖?

    馬天浪對兩個守衛點了點頭,擡腿一腳,就把林逸踹進了地牢之中。然後揚長而去。

    沒有燭光,沒有螢石。地牢之中乃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連周圍什麼情況都無法探知,只知道陰森森毛骨悚然,尋常人估計都得嚇個半死。

    不過林逸還好,沒有被馬天浪捏住右肩,體內真氣又恢復自如,無論出現什麼意外總歸都有自保之力,而且周圍環境。在他的神識感知面前清清楚楚。

    這個地牢面積殊爲不小,乍看之下就如同一個小廣場,四周牆壁隱隱之間,透着一絲防護陣法的氣息,極度堅硬,想要武力突破。對於等閒之輩來說就是癡心妄想,起碼一般的元嬰期高手是無法撼動的。

    除非是玄升期巨頭,亦或者是像天行道那種名爲元嬰期大圓滿,實則可以輕易秒殺玄升期巨頭的逆天存在,纔有可能。

    “小子,新來的?犯了什麼事兒?”這時黑暗之中忽然響起一個蠻橫的聲音。

    林逸循聲轉頭,出聲的乃是一個滿臉橫疤的男子,長相甚是兇惡嚇人,渾身上下散發着濃郁的暴戾之氣,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傢伙絕對不好惹。

    而除了這個橫疤男子之外,地牢之中還關着不少人,一個個都目光幽幽的盯着林逸,躍躍欲試者有之,幸災樂禍者有之,冷眼旁觀者有之,總之,沒有一個同和善沾邊的。

    仔細掃了一眼,神識從這些人身上一個個探知過去。林逸頓時震驚了!

    “還愣着幹什麼?手裡有沒有好東西,快拿出來給老子共享一下,否則別怪老子不客氣!”橫疤男子還以爲林逸是被自己嚇住了,得意冷笑不已。

    說話的同時,橫疤男子還放出全身氣勢,赫然是元嬰中期,地牢中的其他衆人紛紛面露畏懼之色,可見實力都沒有他高,而且不出意外的話。之前也是被他如此壓迫過,所以纔會這般後怕。

    只可惜。橫疤男子實在是有些太過自作多情了,雖然放在外面,元嬰中期高手足可高高在上,甚至在這地牢裡面也足以令人畏懼,但是還入不了林逸的法眼。

    完美突破的最強金丹中期高手,加上種種底牌,尤其是丹火真氣混合炸彈這個壓箱底的超級大殺器,林逸從來就不是一個能以常理看待的存在。

    別說同級的金丹期高手,就連元嬰初期在他面前都是渣渣,至於元嬰中期,也不過是稍微多費一點手腳罷了。

    剛纔林逸之所以如此震驚,根本就不是因爲這個橫疤男子,而是他居然在地牢這羣人之中,發現了他最近一直在找的熟人,盧邊仁!

    林逸做夢也想不到,盧邊仁竟然會被關在這地牢之中,難怪一直杳無音訊,難怪以齊天鏢局的人脈網都沒有半點回應,被關在地牢之中常年不見天日,外面的人能找到那才真見鬼呢。

    林逸發現盧邊仁的同時,盧邊仁也在打量着林逸,不過並不認識,畢竟林逸現在套着千絲面具,完全就是一副粗魯莽漢的陌生面孔。

    相比起其他幸災樂禍的衆人,盧邊仁的目光之中倒是沒什麼惡意,還帶着一絲憐憫,每一個新進來的人都會被這橫疤男子欺壓,他自己也不例外。

    對方是元嬰中期高手,而盧邊仁卻只是金丹中期,相差了整整一個大境界,又不像林逸這樣可以輕鬆越級對敵,在橫疤男子面前可謂毫無反抗之力,自保都不行,更不可能出手相助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同情一下了,若是敢跳出來公然作對,那無異於自尋死路,畢竟這裡是地牢,而且外邊守衛對這裡面的事情基本就是持放任不管的態度,真要動起手來,死了也是白死。

    見林逸依舊沒有反應,橫疤男子刀眉一皺,兩步走到林逸面前,厲聲喝斥道:“說你呢,聽到沒有?”

    “你在和我說話?”林逸這纔將目光從盧邊仁身上挪開,沒有當衆與其相認,轉而看了橫疤男子一眼,淡淡反問道。

    “廢話,這裡就你一個是新來的,老子不說你,難道說空氣啊?你特麼是不是腦子有病啊?”橫疤男子罵罵咧咧走了過來。(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