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到了林逸面前,一攤手道:“小子,既然來這裡,那就要守這裡的規矩,身上的好東西麻溜拿出來,老子醜話先說在前面,我下手重,一不小心就打死人,對大家都不好,你可別逼我。”

    “不好意思,我身上什麼都沒有。”林逸不由笑了笑,隨即淡淡睥睨道:“就算有,你又是哪根蔥?”

    “喲呵?還牛上了?”橫疤男子不怒反笑,臉上本就兇惡的橫疤變得越發猙獰可怖,越湊越近冷笑道:“敬酒不吃吃罰酒,小子你這可是自找的,就別怪老子我下手無情了!”

    說罷,橫疤男子猛然探手往林逸身上抓過來,當即就要準備搜身,而地牢之中其他衆人則一個個冷眼旁觀,不少人甚至還在幸災樂禍。

    他們當初剛被抓進來的時候,也有過這倒黴遭遇,現在看別人步上自己的後塵,非但沒有半點同仇敵愾,反而覺得理所應當,要是林逸不被橫疤男子欺負,他們還覺得心裡不平衡呢。

    從頭到尾,愣是沒有一個人看好林逸,橫疤男子可是元嬰中期高手,而這個新來的,雖然還沒有展露實力,但怎麼看都不像是橫疤男子的對手。

    這倒不是純粹的輕視林逸,以貌取人這話雖然多是貶義,但其實很多時候,還是有其道理的,畢≮,ww★,叫做相由心生。

    放在修煉界來說,一個人若是修煉了精妙高深的心法武技,他的相貌氣質自然就會發生改變,而像林逸此刻這副粗魯莽夫形象的,絕對是那種修煉不到家的貨色,實力一般都強不到哪裡去。

    就連盧邊仁,也都完全不看好林逸,好漢不吃眼前虧,既然實力不濟。倒還不如先識相一點積攢力量,這時候當面逞強只能評價兩個字,不智。

    然而接下來的場面,卻令所有人驚掉了下巴,即便盧邊仁,也半天回不過神來。

    毫無徵兆,林逸猛然一記狂火八卦掌甩在橫疤男子的臉上,橫疤男子雖然早料到這傢伙會是個刺頭,也在提防對方出手,但是真到了這時候。卻發現壓根就來不及反應,這一記狂火八卦掌下去,堂堂一個元嬰中期高手,愣是被抽得原地轉了三圈,整個人都蒙圈了。

    緊接着,沒等橫疤男子緩過勁來,林逸擡腿又是一記狂火千腿,正中橫疤男子的後心。

    轟!伴隨一聲巨響,橫疤男子呈大字型。結結實實的印在了牆壁上,連帶着整個地牢都一陣猛顫,也就是有防護陣法加持,如果沒有的話。說不定整個地牢都能被震塌下來。

    全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張着嘴巴,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只有此起彼伏的倒抽冷氣聲音。在表達着衆人此刻的心情。

    他們被關在這地牢裡面不是一天兩天,至少都有好幾個月了,早已習慣了橫疤男子的欺凌。實力至上拳頭爲王,橫疤男子的實力最強,這裡自然就是他說了算,沒人可以反抗。

    當然,以前也有過例外,總有血氣方剛的人不想就這嗎順從,但是下場都一樣,無論哪一個膽敢反抗的人,最終都被橫疤男子打個半死,從此連屁也不敢再放一個,而外面的那兩個守衛,對這一切根本不管不問,更加助長了橫疤男子的氣焰。

    萬萬沒想到,今天竟然出現了這麼一幕,橫疤男子,這下是一腳踢到鐵板上,愣把自己給踢出血來了啊!

    一瞬之間,衆人原本對橫疤男子的畏懼,全數轉移到了林逸身上,而至於原本不可一世的橫疤男子,這回勉強從牆上把自己給摳出來之後,卻是一個勁的趴在地上吐血,而衆人看向他俱是同一個表情,大快人心。

    在地牢裡面作威作福了這麼久,活該你橫疤臉有今天,真是老天長眼!

    “你……你也是元嬰?”橫疤男子吐出一灘觸目驚心的鮮血之後,總算稍微緩了一點過來,擡頭看着林逸難以置信道。

    明明只是一個粗魯莽夫,怎麼竟是如此高手,什麼時候元嬰期高手這麼不上檔次了?

    “哼!”林逸不置可否的睥睨冷哼了一聲,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而在其他衆人眼裡,橫疤男子問的根本就是一句廢話,他自己這個元嬰中期高手,都被一個照面快打成殘廢了,這位狠人不是元嬰期高手,難道還能是金丹期高手不成?

    明擺着的事情,這位新來的主不僅是元嬰期高手,而且至少是元嬰中期之上的高手,對付他一個橫疤臉,絕對綽綽有餘。

    “你……你……”橫疤男子本來還想着放兩句狠話撐撐場面,結果才被林逸隨便瞥了一眼,頓時就脖子縮回去了,好不容易鼓起的氣勢瞬間消散無形,那副明明心裡怕得要死,卻還想着逞威風的糾結表情,着實讓人看了忍俊不禁。

    “我怎麼樣?”林逸嘴角掛着一絲若有似無的弧度。

    “我服了,我不招惹你,不過你也別太癡心妄想,如果以爲從此就能夠拿捏我,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橫疤男子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來,故作強硬道:“剛纔只是猝不及防而已,老子怎麼說也是元嬰中期高手,真要死磕起來,只能兩敗俱傷,所以老子退一步,我不惹你,你也別來惹我,井水不犯河水!”

    “你傻吧?”林逸看白癡一樣看了對方一眼,甩手突然一個真氣炸彈。

    這是他在這片刻時間暗中凝聚的,從對方主動挑釁開始,林逸就沒打算輕易放過這傢伙,主動送上門來讓自己立威,不死也得弄殘了才行。

    轟!又是一陣巨響,橫疤男子頓時一聲慘叫,再次被嵌進了牆壁之中,許久沒有動靜。

    衆人一個個面面相覷,還以爲橫疤臉這就被弄死了,沒想到過了片刻之後,橫疤男子突然哀嚎了一聲,顫顫巍巍的再次把自己從牆上摳了出來。

    一頭的鮮血,腦袋都活脫脫被炸成了一個血葫蘆,看着橫疤男子如今這副慘象,饒是被他欺凌過的衆人,都不禁生出了一絲同情。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