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體試驗?”林逸頓時聽得眼睛一亮,這種詞彙天階島這些人當然聽不懂,但在世俗界卻是衆所皆知,當初安建文所在的火狼幫,就是專門做這個的!

    從當初那些不斷冒出的世俗百貨開始,林逸就已經覺得這中心商會,和世俗界之間的聯繫千絲萬縷,沒想到果然如此,如今又突然冒出一個人體試驗,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這個中心商會極有可能就是從世俗界發展上來的。

    只是,當初世俗界頂級勢力聚在一起,這麼多人興師動衆,才勉強開啓傳送陣,將自己這些人傳送至天階島,這個中心商會背後到底又是何方勢力?

    不僅將成功將觸角延伸到了天階島,還輕而易舉的風靡五大天階島,可謂來勢洶洶,呈現出一發不可收拾的瘋狂態勢,關鍵竟然還有玄升期高手坐鎮,而且看起來,似乎還不是一個兩個!

    這等勢力,饒是林逸都不敢往深處細想,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

    “對,就是人體試驗,反正之前那些人被帶出去之後,就沒有一個回來的,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怎麼樣,反正我覺着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兒,而且以我元嬰中期的實力,這裡沒有一個人能高過我,所以每次他們要人的時候,我就讓其他人去頂缸,我可不去!”孫橫彪有些自得的說道。

    雖然沒什麼眼力勁兒,但能夠在魔冷海域這邊做海盜頭子,終歸不是什麼傻子,人體試驗這種事情他即便聽不懂,卻也大概能察覺出好賴。

    預知吉凶禍福,這事聽起來玄妙,很多實力達到一定層次的高手,其實都有這個能力,只不過準確度有差異罷了。

    “讓其他人去?這個地牢裡由你說了算。外面那些守衛,那些玄升期高手也聽你的?”林逸嗤笑了一聲:“在玄升期高手面前,你算個屁?”

    其他衆人聞言也紛紛嘲諷冷笑,孫橫彪頓時憋得老臉通紅,他這是習慣性裝橫,有事沒事就想往自己臉上貼金,哪怕因此吃了不少虧,也都改不過來這個尿性。

    以孫橫彪元嬰中期的實力,在地牢這些人面前耍耍橫還行,但對於外面的玄升期高手來說。完全就是一隻腳就能輕易碾死的螻蟻,真要是提人出去做人體試驗,還會和他孫橫彪商量?

    他孫橫彪真要有這麼大的面子,還會被關在這不見天日的地牢裡?瞎扯淡吧!

    “那個……”孫橫彪瞪了衆人一眼,但在林逸面前卻不敢有半點脾氣,一臉尷尬的撓了撓頭,神情訕訕道:“他們一開始確實懶得搭理我,不過時間長了之後我就發現,他們似乎對元嬰期高手不感興趣。把其他人一個個都領走了,但惟獨對我不管不問,諾,那裡還有一個元嬰期的。時間也挺長了,也沒有被帶走。”

    順着孫橫彪手指的方向,地牢牆角處,林逸看到一個相貌極爲尋常的青衣男子。正在置身事外的原地打坐。

    “不錯,確實是這樣。”青衣男子見林逸目光掃過來,連忙點頭道。

    因爲實力還比較強的緣故。孫橫彪一向不怎麼招惹他,他自然也不會主動招惹孫橫彪,不過這位新來的凶神,連孫橫彪都能一個照面給打成這副慘象,可見更加不好惹,面對林逸的問話當然不敢怠慢。

    “哦?那還真有些奇怪了……”林逸不由皺了皺眉。

    他對人體試驗這一塊略有耳聞,這其實就像做科學實驗一樣,無論是出於何種目的,爲了儘可能找出最有效的辦法,一般都會選取大量的人體樣本,而且這人體樣本各種層面都要涉及,沒有道理元嬰期高手就被單獨排除在外了。

    除非,中心商會這個人體試驗研究的範疇,本身就不包括元嬰期高手,而是專門針對金丹期高手的!

    聽了孫橫彪這番話,地牢中的其他衆人頓時一個個人心惶惶,除了那個元嬰期的青衣男子之外,他們這些人可全部都是金丹期高手啊,這豈不是說,他們總有一天也會被拖出去做那什麼人體試驗?

    誰都知道,那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兒,否則中心商會也不會把他們這些人給抓起來關在這裡了,說不定做完那什麼人體試驗之後,連個全屍都留不下,在場有一個算一個,這活脫脫就是待宰的年豬啊。

    “我在這裡混得久了,一直也不給他們惹事,而且還把地牢裡這些人給整服帖了,他們於是也就對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孫橫彪有些得意洋洋道。

    如今身陷地牢之中不見天日,與外面的風光快活自然比不了,但能夠從這些人身上找到優越感,也算是一種難得的心理安慰了。

    對他這番話,林逸倒也不覺得奇怪,想要管理好一個全是修煉者的牢獄,除了需要嚴密的監控之外,更需要一個聽話的獄霸幫忙一起鎮壓囚犯,孫橫彪這種存在,對於外面的守衛來說並不是壞事,反而樂見其成。

    “這麼說,其他金丹期高手都被帶走了?”林逸若有所思的問道。

    “是的,反正比我早來的都已經被帶走了,比我晚來的,也被帶走不少。”孫橫彪點點頭,目光掃了地牢其他衆人一圈,不懷好意的恐嚇道:“他們這些人,也都是遲早的事情,嘿嘿……”

    衆人不禁心生恐懼的縮了縮脖子,就連一向從容的盧邊仁,也都明顯有些慌亂,哪怕實力再強的高手,也依然改不了對未知的恐懼。

    不過,同樣是金丹期高手,林逸此刻心中卻沒有太大的擔憂,一來他知道人體試驗是怎麼一回事,二來相比起在場其他人,他的實力更強,自然也就底氣更足,有這個自信可以應對各種威脅。

    “除了這些,你還知道什麼?”林逸繼續問道,這個孫橫彪既然是衆人之中待的時間最長的,那他知道的事情,肯定也是最多。

    “其他?呃……那我就不知道了……”孫橫彪搖了搖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