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地牢,雖然給人感覺看守並不那麼嚴密,而且也沒有什麼嚴刑拷打,乍看之下倒還覺得挺安耽,並沒有那種命懸一線的緊張感,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裡絕對是個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中心商會高手如雲,等到真被抽去做人體試驗,那就什麼都晚了,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到時候必然有玄升期高手坐鎮,就算以林逸的底牌,在強得離譜的玄升期高手面前也很難翻出花來,趁機逃脫的成功率,可能還不到一成。

    所以,如果想要保住性命,唯一的辦法就是趕在被抽中做人體試驗之前,逃出這個不見天日的地牢。

    地牢雖有防護陣法加持,四壁堅硬無比,哪怕以絕大數元嬰期高手的破壞力,也難以令其崩潰,但是在林逸看來,只要自己的丹火真氣炸彈凝聚時間夠長,還是有很大把握將其炸開的。

    不過,炸開地牢是不難,卻不能保證這裡面的人都不受傷,其他人死活都還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好不容易找到盧邊仁,林逸不可能不管他的死活。

    而且想要成功越獄,最困難的一點並不在於破壞地牢,而是外面的守衛。

    林逸之前被馬天浪抓進來的時候,看到外面是有兩個守衛的,而且兩個都是氣勢非凡的高手,林逸感覺至少是元嬰後期巔峰以上,甚至於,其中都可能有玄升期高手!

    如果說在這之前,讓一個玄升期高手去做守衛,這種事情根本就是天方夜譚,林逸也絕對不會相信,但是經歷過今天的事情之後,不信也得信了,玄升期巨頭既然都可以給人做小弟,那做守衛好像也沒什麼太過奇怪的吧?

    做最好的準備。做最壞的打算,既然決定要越獄,那就必須將這種最壞的情況都一起考慮進去,否則冒然動手的話,非但逃不出去,反而還會被抓回來嚴密監視,甚至於直接被送去做人體試驗,那才真叫做欲哭無淚。

    所以在完全試探清楚外面的情況之前,林逸不會貿然行動,眼下唯一的選擇。就是見機行事。

    不過,林逸一邊在默默盤算的同時,一邊則是不動聲色,開始慢慢壓縮凝聚超級丹火真氣炸彈。

    哪怕是決定了要見機行事,也必須先把這個超級大殺器給提前準備好,否則真要是機會來了,那也必然是稍縱即逝,臨時再去壓縮就爲時過晚了。

    林逸不說話,地牢中其他衆人。包括盧邊仁,包括孫橫彪在內,也都一個個憋着氣不敢說話,生怕一不小心引來林逸的注意和反感。平白被這凶神打個半死可划不來。

    就在這麼一片漆黑寂靜之中,也不知過了多久,地牢大門突然打開,一前一後走進來兩個人。林逸不露痕跡的仔細打量着二人,可以確定,這兩個正是之前見到的守衛。

    也許爲了震懾地牢內衆人。少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這兩人身上氣勢毫不收斂,洶涌澎湃的強大氣場凌駕於所有人頭頂,讓衆人一個個心驚膽戰,不敢生出半點異心。

    第一次明確感受到這倆人的實力,林逸不禁心中震驚,同時也暗暗有些後怕,這倆人,一個是元嬰後期巔峰高手,這倒還不需要太過擔心,但是另一個,卻果然是實打實的玄升期高手!

    得虧之前做了最壞的打算,否則真要是冒然動手突破地牢的話,林逸估摸着,自己現在都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這次輪到誰了?”元嬰後期巔峰高手努嘴看向孫橫彪,而那位玄升期高手,則百無聊賴的站在一旁。

    像他這種級數的超級存在,鎮守這麼一間小小地牢本就已經很屈才了,若非人體試驗乃是整個組織的重中之重,他根本就不願意留在這地方,提取樣本這種瑣碎的破事,當然也不需要他親自操心。

    不僅是他,即便元嬰後期巔峰高手,也懶得去仔細關注地牢裡面這些人,基本上就是按着先來後到的順序,讓孫橫彪這個“獄霸”來幫忙決定,反正只要按時提供金丹期樣本,其他一切都無所謂。

    “這個這個!”孫橫彪連忙一手指向一人道。

    嗯?林逸的眉頭頓時一皺,孫橫彪所指的人,赫然竟是坐在自己身邊的盧邊仁!

    好不容易找到盧邊仁,結果還沒等相認,盧邊仁就被帶去做人體試驗,從此生死莫測,天底下還有比這更加操蛋的事情嗎?

    林逸腦中急轉,頓時下定了決心,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就只有現在放出大殺器了,以超級丹火真氣炸彈的巨大破壞力,哪怕對方是玄升期高手,猝不及防之下應該也很難迅速反應過來,趁着混亂,趕緊帶盧邊仁逃走!

    不過,這麼做成功率其實並不高,不到萬不得已的話,林逸還不想這麼兵行險招,當即惡狠狠的瞪向孫橫彪。

    孫橫彪雖然是個不長眼的蠢貨,但在林逸這裡吃了這麼大苦頭,心裡已經留下陰影,一見林逸目光不善,心裡頓時就一個咯噔,後背驀然嚇出一身冷汗。

    按照先來後到的順序,這次確實是輪到盧邊仁了,但是看這位凶神的意思,明顯是不想讓盧邊仁被提走,自己這要是違逆了他的意思,恐怕連好不容易撿回來的這半條命,都得一起給盧邊仁陪葬了。

    “哦不對,我記錯了,是這一個!”孫橫彪連忙識相的改口,隨手指向門口一人,他倒是想指林逸呢,只可惜林逸今兒纔剛被抓進來,守衛對他肯定還有印象,而且這是一個比自己還強的元嬰期高手,他們根本就不要,就算指了也沒用,回頭林逸等守衛離開了,肯定第一個打死他!

    如果知道林逸其實只是一個金丹中期高手,孫橫彪估計眼淚都得掉下來,然後哭暈在廁所裡面!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一個說不定能夠輕易幹掉林逸的機會,他沒有好好珍惜,日後再想後悔也沒這個機會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