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被孫橫彪指到的那個倒黴鬼頓時大叫:“弄錯了!不是我!不是我!”

    “少特麼廢話,自己走,不然捏死你!”守衛不耐煩的伸了伸手掌,那人頓時不敢再吭聲了,只能乖乖跟着兩個守衛離去。

    看着地牢大門緩緩關上,衆人這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尤其是剛纔命懸一線的盧邊仁,更是長出一口濁氣,這要是被守衛提走去做什麼人體試驗,也許是九死一生,也許連最後一線生機都沒有,十死無生!

    而在衆人平復心情的同時,林逸卻是心頭大喜,剛纔開門的這一瞬間,他分明感知到外面除了這兩個守衛高手之外,並沒有其他人把守。

    想想也是這個道理,一個玄升期超級高手,外加一個元嬰後期巔峰高手,用來鎮守這小小一座地牢絕對綽綽有餘,再多的人手都是浪費,毫無這個必要。

    而且更讓林逸喜出望外的一點是,這兩個守衛竟是一起將剛纔那人押送出去,雖然不知道目標地點遠近,但只要兩人離開地牢,哪怕只是一小會兒,對於林逸來說都是天賜良機!

    暗自估算一下時間,等那兩個守衛帶人走遠,外面應該就沒有人了,這個時間點正是千載難逢的空當,一旦錯過這次機會,等日後被孫橫彪發現自己是金丹期高手,也許就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不想死的,都給我站到後面來!”林逸毫無徵兆的大喝一聲,同時驀然長身而起,着實把地牢這些人給嚇了一大跳,一個個面面相覷,守衛纔剛走掉,這位凶神又莫名其妙抽哪門子瘋啊?

    “不……不是,大哥。我真沒有要針對盧邊仁的意思啊,這次本來就是輪到他,而且我也臨時改口了,您千萬饒我一命,饒我一命……”孫橫彪當場被嚇得尿褲子,還以爲林逸這是準備對他秋後算賬了呢。

    林逸瞥了這傢伙一眼,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冷着臉道:“廢什麼話,不想死的站到後面來,聽不懂人話是吧。那你們賠掉小命可別怪我!”

    “啊?不是要殺我啊?”孫橫彪鬆了口氣,連忙一個骨碌翻身起來,連滾帶爬的站到了林逸身後。

    其他人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也不敢違抗這個凶神的意思,連孫橫彪這種狠人都被整治得這麼服帖了,何況是實力遠遠不如孫橫彪的他們,彼此面面相覷一番後,當即一個個走到了林逸身後。

    盧邊仁站在林逸的身旁,心中也是極爲詫異。不知道這位凶神和自己到底有何淵源,更不知道這位凶神在打什麼算盤,不過卻不敢冒然開口想問,只能同孫橫彪這些人一樣。心懷忐忑的在一旁看着。

    “用真氣護體,否則死了不管!”林逸又冷喝了一聲,一直在凝聚壓縮的超級丹火真氣炸彈,隨之在其雙掌上慢慢浮現出來。

    雖然還沒有炸開。但是這上面泄露出來的驚悚氣息,哪怕只有那麼一絲一毫,也着實將所有人給嚇得心驚肉跳。一個個看向林逸的眼神就像看見怪物一樣,戰戰兢兢,驚駭欲絕。

    他們不懂這是什麼招式,更加不懂這玩意兒到底是怎麼凝聚出來的,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對危險的感知。

    如此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那絕對不可能是說着玩玩兒的,哪怕他們都是金丹期以上高手,一旦被其波及,也是必死無疑,這位果然是誰也惹不起的凶神啊!

    事已至此,衆人多少都已經猜到林逸的用意了,一個個忐忑震驚之餘,也不由面露希冀之色。

    無論是誰,被關在這不見天日的地牢之中,天天擔驚受怕,想着那人體試驗會不會下一個就抽到自己,時間久了都會被嚇出精神病來。

    若有機會逃離地牢,哪怕只有一線生機,都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輕易放過,連孫橫彪也是一樣,人體試驗現在是用不上元嬰期高手,但誰特麼知道以後會怎麼樣?

    這種是非之地,當然是能逃就趕緊逃,要不然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

    衆人連忙全力催發真氣護體,一個個翹首以盼等着林逸下一步動作,不過希冀歸希冀,他們中很多被關時間比較長的老人,其實更大程度上只是一種看熱鬧的心態,並不相信林逸能夠成功。

    畢竟,生出越獄這種念頭的人,林逸絕對不是第一個,包括孫橫彪在內,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想法,甚至都曾有人付諸實踐過,只不過結果顯而易見,都失敗了。

    地牢有專門的防護陣法加持,堅固得可謂一塌糊塗,尋常元嬰期高手根本破壞不了,除非是玄升期高手,但是這位凶神,殘暴歸殘暴,能夠吊打孫橫彪這個元嬰中期高手,實力也確實很強,可若說是玄升期巨頭,那就想太多了。

    心懷期冀,卻又不以爲然,這就是此刻地牢中這些人的心態,然而等到林逸猛然出手之後,他們的眼神霎時間就變了。

    轟!轟!轟!

    轟隆隆地動山搖,衆人壓根就數不清爆發了多少次巨震,也許是超級炸彈的震撼效果,也許是之後引發的連鎖反應,衆人只覺得天崩地裂,就跟置身末日一般,驚惶失措。

    不少人哪怕已是提前真氣護體,這一下依然都被餘波震傷,有的甚至是身受重傷,差點沒給當場斃命。

    “開了!真的開了!”孫橫彪忽然指着前方,狂喜大喊道,一片混亂之中,衆人雖然聽不清他在喊什麼,但順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頓時凝固住了。

    地牢並沒有被完全粉碎,但有一點毫無疑問,加持在牆壁之上的防護陣法,絕對已經被破壞掉了,因爲衆人前方不遠處,本來不見天日的地方,赫然透進來了一束久違的陽光!

    有難以置信,有震驚失神,有喜出望外,甚至還有泣不成聲,此刻地牢衆人的表情,一個個可謂精彩紛呈。

    自從被關進來開始,他們就沒想過能夠出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