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是問幾句話就被抓起來,這不是明擺着的做賊心虛嗎?”林逸頓時皺起了眉頭,任何一個商家都是開門廣迎天下客,哪怕是被人找上門來鬧事,還得忍讓三分呢,哪有別人打探個消息就抓起來的?

    這裡面要說沒有蹊蹺,那才真見鬼了,何況中心商會把這麼多人抓進去,就是爲了做那什麼人體試驗,這麼草菅人命的行事作風,不管怎麼看都跟正常商會搭不上邊,邪教倒還差不多。↖

    “我也是這麼認爲的,我當時問的問題其實很隱晦了,也沒什麼要針對他們的意思,但他們還是表現得這麼敏感,可見背後必有貓膩,不然抓我幹什麼?”盧邊仁確信道。

    “嗯,不過這麼一來,這位素未逢面的姚副閣主,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說不定都已經被他們抓去做人體試驗了。”林逸不由擔心遺憾道。

    “那倒是未必。”盧邊仁卻是搖頭道:“姚副閣主是玄升初期高手,中心商會這些人做那勞什子人體試驗,一向只要金丹期高手,連元嬰期高手都不要,何況是玄升初期?”

    “什麼?姚副閣主竟是玄升初期高手?”林逸有些出乎意料,玄升期高手這個層次,他第一次知道還是當初在中島時候,天行道對陣南天極光,而當時南天極光憑着玄升初期的實力,就已經可以衝擊中島副島主之位了。

    而在此之後,林逸再次見識到玄升期高手的風采,就是晨星學院的三巨頭了,東海神尼一眼就活生生看死程畦田這個金丹期高手,那種震撼實在是令人印象深刻。

    所以潛意識中,林逸總覺得玄升期巨頭是高不可攀的頂級存在,哪怕之後在中心商會遭遇玄升期高手,而且不止一個。卻也始終沒有改變這種念頭。

    而這位姚論陣,身爲北島青雲閣的副閣主,雖然地位也已經極高,但和中島副島主相比起來,總還是要差了一籌。

    何況他跟盧邊仁是一個性子,一心只沉浸於研究陣法,而不是那種會拼命修煉提升實力的主,林逸本以爲他的實力應該也就在元嬰期範疇,極有可能是元嬰大圓滿境界,卻沒有想到。這位竟然是玄升初期高手!

    “不錯,姚副閣主雖然醉心於陣法,但他的修煉天賦其實極高,當初也是北島赫赫有名的超級天才人物,要不然也坐不上青雲閣副閣主之位,只不過他一向爲人低調,這些年又一直沒幹過什麼轟動的大事,所以有些不太被人關注罷了。”盧邊仁看出了林逸的疑惑,笑着解釋道。

    林逸點點頭。仔細想想也就恍然了,青雲閣雖是北島三大閣墊尾的存在,但至少也是同級別的龐然大物,青雲閣副閣主也已算是站在北島頂層的大人物了。擁有玄升初期的實力並不奇怪。

    “嗯,既然姚副閣主是玄升初期高手,那被抓去做人體試驗的可能性,確實要低得多。也許真是在什麼地方修復陣法也不一定。”林逸捏着下巴揣測道。

    他隱隱有種感覺,中心商會突然找人修復陣法,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純引人上鉤的誘餌。而是真有其事。

    像姚論陣這種人,不僅本身的實力足夠強大,同時還精通陣法,對於中心商會來說正是難得的人才,對其痛下殺手的可能性,其實並不高,按照正常人的邏輯,就算暫時利用完了,也不會就此殺掉了事,而會找個名義軟禁關押,免得日後陣法再出什麼問題。

    林逸甚至都在揣測,姚論陣參與修復的這個陣法,會不會與世俗界有關?

    中心商會最耀眼最特殊的標籤,就在於它能夠與世俗界連通,而這個連通的途徑,必然是某種陣法,而且必然是某種極爲深奧複雜的陣法,姚論陣參與修復的,也許就是中心商會在這天階島崛起的關鍵。

    不過,這一切都還只是毫無根據的猜想,除非真正見到姚論陣,從他口中親耳聽到,那纔是真相。

    “也許吧,只是中心商會對這件事情如此緊張,連隨便打聽兩句都不行,一點線索都沒有,就這麼想要找到姚副閣主,難度真的無異於大海撈針了。”盧邊仁搖頭嘆息道。

    姚論陣不僅是一力將他提攜起來的靠山,兩人更是極爲投契的至交好友,對方消失這麼久依然杳無音訊,他真是擔心得睡不着覺啊。

    “這事兒必須從長計議,中心商會高手如雲,而且行事骯髒邪門,一旦再被他們抓到,下次可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所以千萬不可貿然行動。”林逸一臉正色的告誡道。

    “是啊,我之前就是太魯莽了,所以纔會引起他們的警覺,落入他們手中,得虧有林逸師弟你,否則這次我都已經死了。”盧邊仁唏噓後怕道。

    如果林逸來遲一天,甚至只是來遲兩個時辰,結局也許都大不一樣,很有可能他現在已經被拖去做那所謂的人體試驗去了,說不定都已經成爲一具屍體了。

    “這就叫天意,盧師兄你註定命不該絕,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林逸笑着安慰了一句,隨即道:“不過話說回來,中心商會確實不好惹,上上下下都透着詭異邪門,又是世俗百貨,又是人體試驗,又是神秘陣法,而且還這麼高手雲集,隨隨便便就能冒出玄升期巨頭,以咱們眼下的實力,還遠遠無法與其抗衡,盧師兄,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這個……”盧邊仁凝眉想了片刻,才道:“正如林逸師弟你說的,以我的實力別說找到姚副閣主,連中心商會的邊都不能沾,所以,爲了不給你添麻煩,我還是即刻動身,先回北島再作打算吧。”

    盧邊仁雖然是個不溫不火的平和性子,但從來都不是怕事之人,更不會臨陣脫逃,能夠做出這番決定,他其實心底是很艱難的。

    依着盧邊仁的本心,他當然不甘心就這麼縮回北島去,但是沒辦法,以他的實力繼續待在這裡,非但起不到半點作用,反而會成爲林逸的巨大累贅,到時候不僅把自己摺進去,連帶着林逸也要被他害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