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那倒沒有。~”林逸不以爲意的笑了笑,與中心商會的巨大威脅相比起來,毒眼傭兵團那些人簡直就是小兒科,根本沒被林逸放在眼裡。

    “那就好,那就好。”齊文翰連連點頭,緊張了這麼久,這才徹底放鬆下來。

    “對了,齊兄,我想麻煩你幫我一個忙。”林逸突然正色請求道。

    “凌兄你可別這樣,咱們自己人哪有說麻煩的?你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我赴湯蹈火,一定給你辦到。”齊文翰拍着胸脯道。

    “我想借用齊天鏢局的渠道,秘密護送一個人先回葳弧城,然後轉道回北島,不知可否?”林逸問道。

    “秘密護送一個人?”齊文翰一愣,隨即毫不猶豫的點頭道:“這個當然沒問題,咱們齊天鏢局就是幹這一行的,送個人不在話下,不過凌兄,這人是誰啊?”

    “盧師兄,你出來吧。”林逸微微一笑,將盧邊仁從裡間叫了出來,介紹兩人認識道:“這位是我在北島青雲閣的師兄盧邊仁,這位是齊天鏢局少東家齊文翰。”

    “初次見面,多多指教。”盧邊仁和齊文翰同時相互拱手見禮。

    “凌兄,莫非這位盧兄就是你之前在中心商會碰到的熟人?之前我們鏢局怎麼找都找不到,結果卻讓你們自己兩個遇上了,天底下竟然還有這麼巧的事情!”齊文翰上下打量了盧邊仁一眼之後,頓時一臉恍然。和巫暴良一樣,盧邊仁可是林逸拜託他們尋找的目標人物。

    “呵呵,確實是很巧。”林逸笑着一帶而過,說道:“盧師兄數月之前來南洲這邊執行任務,結果因爲出了點變故,就一直滯留在這裡,北島那些師兄弟都在爲他擔心。所以纔想拜託齊兄你,動用鏢局的渠道盡快將盧師兄送回去。”

    “好說好說,凌兄的事情就是鏢局的事情,送個人而已,哪有什麼拜託不拜託的,凌兄你這樣可太見外了。”齊文翰爽朗笑道。

    其實以他的精明,多少也能猜出這其中必有隱情,只是林逸不方便細說罷了,要不然也不用刻意提到要“秘密護送”,不過他也不會追問。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若是因爲他多嘴一問而讓林逸二人爲難的話,那就真的只能自抽耳光了。

    幹鏢局這一行的,該問的才問,不該問的絕對不問,這是最起碼的規矩,要不然得罪客戶不說,說不定還會平白招來大禍,身爲齊天鏢局的少東家。齊文翰這一點還是拿捏得很清楚的。

    “那麼,盧師兄就拜託齊兄了。”林逸也不跟他客套,轉頭對盧邊仁道:“盧師兄,我在南洲這邊還有事情未做。就先不與你一起回去了,給我向苦師兄他們帶個好,讓他們不必爲我擔心。”

    “嗯,師弟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雖然老話說是藝高人膽大,但對方實在非同小可,你獨自一人千萬不可輕舉妄動。這件事最好還是回去和高層通報之後,從長計議。”盧邊仁有些不放心的叮囑道。

    礙於齊文翰在場,他不能直接點出中心商會,但林逸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以中心商會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單憑几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撼動,唯有讓整個北島三大閣出動,才能勉強有幾分與其抗衡的底氣。

    “盧師兄放心,我心中有數。”林逸點點頭,雖然常有和人拼命死磕的時候,但本質上他並非是一個好勇鬥狠之人,之前不知道也還罷了,如今明知道中心商會高手如雲,隨隨便便就能遇到玄升期巨頭,林逸又怎麼會再去冒然招惹,他又不傻。

    “那就好,咱們北島再見。”盧邊仁對着林逸拱手道別。

    “好,咱們北島再見,事不宜遲,齊兄你這就安排盧師兄動身吧。”林逸當即道。

    “好嘞,盧兄跟我來。”齊文翰當即帶着盧邊仁出去了,齊天鏢局身爲南洲五大鏢局之一,自然有其專門的物流渠道,秘密護送一個人出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任何勢力任何人都察覺不了。

    將盧邊仁送走之後,林逸總算了了一樁心事,這可是他此趟來南洲的首要目的,至於追捕巫暴良,那只是附帶的事情而已。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林逸留在房間內足不出戶,每天唯一的事情,就是沉心修煉,這次突然在中心商會看到這麼多高手,尤其是玄升期巨頭,着實把林逸給刺激到了,壓力不言而喻。

    他雖不是好勇鬥狠之人,但卻有着極強的好勝心,從來都是不甘人後,否則的話也達不到今天這等層次。

    就眼下而言,想要短時間內達到玄升期這等層次,對於林逸來說顯然不現實,即便有這樣的捷徑也都不會去走,壓力歸壓力,但腳踏實地厚積薄發纔是王道,所以林逸如今唯一要做的,就是潛心修煉,將底蘊基礎打得越厚實越好,靜靜等待突破契機。

    而且,經歷過中心商會這件事之後,林逸雖然之前有千絲面具掩人耳目,但爲了以防萬一,這個敏感時候還是不能在外面亂走。

    畢竟他是在被發現的時候,臨時才戴上的千絲面具,之前在一樓二樓晃盪,可都是原本相貌示人,那麼多夥計都看在眼裡,以中心商會展現出來的驚人勢力,誰知道他們能不能查出來?

    反正出去也沒什麼事情,所以林逸乾脆也就不出門了,一邊閉關修煉,一邊安心等待南洲鏢局盛會開始。

    除此之外,林逸還特意提醒了齊文翰一聲,如無必要的話,讓他這段時間最好不要出去亂走,面對如此深不可測的中心商會,再怎麼小心都不爲過。

    若是中心商會真能夠查出林逸的原本相貌,那他們自然也能夠查出,他林逸是跟齊文翰一起出現的,若是因此連累到齊文翰,那就不好了。

    齊文翰對此雖然有些納悶,但還是爽快的點頭答應了,他還以爲,林逸這是擔心毒眼傭兵團和龍舟鏢局那些人,趕在這個關鍵的節骨眼上找麻煩下陰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