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切,關鍵就在於儘快抓捕金丹期高手回來填坑,同時還要避免被上峰發覺,只可惜王大源實在太過小看上面的情報網了,這麼大的動靜,又豈是他想隱瞞就能隱瞞得住的?

    如果在尋常時候,他身爲本地區負責人,倒還真有一線機會能夠瞞天過海,只可惜,站在女子身旁的那個神秘人,乃是組織在天階島的二號人物,這段時間剛好就在這邊海域執行任務!

    “混蛋!”女子揚起一腳,不偏不倚踹在王大源的臉上,直接將其踹飛了出去,着實氣得不輕,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手下,這個王大源簡直就特麼是一頭豬啊!

    “欒小姐,需要清理門戶嗎?”神秘人淡淡開口道,身上殺機凌厲。

    臥槽!被踹飛出去的王大源頓時驚駭欲絕,而仍然跪在房間內的馬天浪,更是嚇得屁滾尿流,看着罩在黑衣斗笠之下的神秘人,眼珠子都快瞪出血來了,這傢伙是要來真的啊?

    女子目光落在兩人身上,似乎也有這個意思,損失兩個玄升期高手,對於其他勢力來說是傷筋動骨的大事件,但對於他們組織而言,遠沒有那麼嚴重。

    這要是女子一點頭,王大源和馬天浪兩人立馬就得人頭落地,別看他們都是玄升期高手,但在強大的組織面前,在這神秘人的眼皮底下,根本沒有逃出生天的機會,若不然這神秘人也不會成爲組織在天階島的第二號人物了。

    “且……且慢,還有一個沒死的,沒被送去做實驗!”馬天浪突然靈機一動大喊道。

    “是麼?”女子面露些許懷疑之色,甚至就連王大源。驚慌之餘也都暗自詫異,還以爲馬天浪這是爲了活命臨時瞎編的,因爲事發之時他不在魔冷海域,當時主持局面的人,就只有他的這個副手馬天浪,事情也只有他最清楚。

    “是……是真的,被抓回來的人裡面有一個元嬰期的,人體試驗用不到。所以他到現在應該都還被關着。”馬天浪連忙道。

    “對對,是有一個。那個元嬰期被我們關了很久了。”王大源這才反應過來,跟着連連點頭。

    “那還不趕緊帶過來?你們真的想死不成,沒看欒小姐都已經生氣了嗎?”站在女子身旁的神秘人見狀冷哼道。

    “是是!”王大源和馬天浪不敢怠慢,把這當成了最後的救命稻草,忙不迭連滾帶爬的衝出去提人了。

    片刻之後,兩人口中那個被抓回來的元嬰期高手,滿臉驚恐的被帶了進來,赫然竟是孫橫彪!

    這傢伙身爲元嬰期高手,其實當時逃脫成功的可能性。遠遠比其他的金丹期高手要高得多,只可惜他之前被林逸打個半死,實力大打折扣,根本就逃不快,再加上目標顯眼又點兒背,第一個就被趕回來的守衛高手盯上了……

    被王大源和馬天浪兩人押着。踉踉蹌蹌的進入房間,偷偷看了女子和神秘人一眼,孫橫彪很是自覺的噗通就跪了下來,他畢竟不是傻子,知道在其他人面前可以蠻橫,但如果在這些人面前,稍微有半點不配合,那都絕對是自尋死路。

    “說說吧,當時地牢是怎麼被人破開的。”女子語氣莫測道。

    “哦。”孫橫彪縮了縮脖子,小心翼翼的回道:“當時出手的。是一個新關進來的武夫,也不知道他具體什麼實力,但是肯定很強,我這個元嬰中期根本不是他對手,剛開始發生過一點小摩擦,結果一個照面就被他打趴了。”

    “說重點。”女子微微皺眉道,她只想知道到底是誰給她製造了這麼大的麻煩,至於孫橫彪這種小人物的私人恩怨,她才懶得關心。

    “是是。那人一開始就安靜打坐,但等到兩個守衛提走一個人之後,應該是確定門外沒人了,他突然讓我們退到他身後,他自己手上則催發了一個極爲恐怖的招數,我發誓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奇怪的武技,破壞力之強實屬生平僅見,在那之後,地牢內就隨之發生大爆炸。然後就被炸塌了。”孫橫彪一五一十的說道,在這些人面前。不敢有絲毫隱瞞。

    “哦?你的意思是,那人催發了一個破壞性很強的招數,而且只是雙手憑空催發,就發生了大爆炸?”女子不由微微一怔道。

    “是的,那個感覺很奇怪,就好像他醞釀了很久一樣,然後一下子突然就爆發出來,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武技。”孫橫彪自己也是一頭霧水。

    畢竟是元嬰中期高手,這點眼力還是有的,至少可以看出來這肯定是林逸私下醞釀過的招數,而不像是臨時催發的,否則真要是隨手都有這麼大威力的話,那這人簡直都堪比玄升期巨頭了,當初又怎麼會被抓進來?

    女子聽到這裡,轉頭和神秘人對視了一眼,兩人眼神之中明顯都帶着一分詫異,分明是有所發現,同時亦是有所猜疑。

    “關於這個人的事情,把你知道的全部說出來,比如這人有什麼特徵,又或者有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細節,若是有半點隱瞞,你應該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女子繼續問道。

    “是是,小的絕不敢有半點隱瞞。”孫橫彪連忙賭誓,隨即仔細想了想道:“要說特徵的話,這人除了實力強大,外加長了一張粗魯莽夫的臉之外,倒沒有什麼其他特徵了,不過這人的氣質和他的相貌,給人的感覺有點怪怪的。”

    “你的意思是,這人氣質和相貌不符?”女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神色莫測道:“繼續說下去。”

    “哦,對了,這人還有一件事情很奇怪,他好像對一個人特別照顧,他們之間雖然沒有什麼特殊交流,但事實上就是有所偏向,非常明顯。”孫橫彪突然一拍腦袋道:“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那人刻意坐在姓盧的邊上,之前守衛進來帶人的時候,照規矩也本來應該是輪到姓盧的,不過那人瞪了我一眼,逼着我改口換其他人了!”(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