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心戒備的打開房門,吳臣天打量了來人一眼,看起來確實就是一個普通人,一身快遞小哥的裝扮,如果硬要說和其他人有什麼不同,無非就是更加幹練一些罷了。

    “哪裡的快遞?”吳臣天皺眉問道。

    “地址就是這裡啊,海景灣別墅區第八號別墅,宋凌珊或吳臣天收,請問你是這上面哪一位?”快遞小哥淡淡回道。

    “嗯?”吳臣天頓時更加懷疑了,厲聲喝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如果上面寫着其他人的名字,也許倒還真有可能是他們買了什麼東西,圖省事填了這裡的地址,但是這上面竟然還寫着自己的名字,那就完全說不過去了,自己可是什麼東西都沒有買啊!

    有過上次的經歷之後,吳臣天雖然不覺得還有人會這麼不可救藥,還敢上門來找麻煩,但是謹慎起見,他此刻的第一反應仍然是,這傢伙是宵小派來探聽虛實的奸細!

    “啊?”快遞小哥被他嚇了一跳,然後看神經病一樣看了他一眼,嘟囔道:“我就是個快遞員啊,還能是什麼人……”

    “把快遞給我看看。”吳臣天仔細觀察了一下這人的神色,確定沒什麼異常後,纔將對方手中的快遞接了過來。

    他畢竟是天階大陸▽,ww±w.圓滿高手,在這世俗界,那就是陸地原子彈一樣的存在,哪怕對方真的心懷不軌,也用不着擔心什麼,只是本能的有些警惕罷了。

    接過快遞,吳臣天才低頭看了第一眼,就不禁愣住了,這快遞單上的字跡,乍看起來有些眼熟,仔細一想。這特麼不正是林逸老大的字跡嗎?!

    這還不算,關鍵是上面那大大的寄件地印章,驚得吳臣天半天合不攏嘴,簡直都快暈過去了。

    這上面寫的竟然是,天階島中心快遞服務公司!

    我嘞個大擦!自從實力有成之後,吳臣天實力有成這麼多年,第一次感受到了腦袋缺氧的感覺,腦子一陣恍惚。

    這尼瑪是個什麼快遞公司啊?竟然連天階島都冒出來了,難道是林逸老大從天階島寄過來的郵件不成?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這麼誇張的事情,正常人腦子裡的第一反應。肯定是不對,吳臣天也不例外,一臉狐疑的上下打量着這個自稱快遞小哥的男子,這人到底是誰派來的,這局設計得倒是還挺像模像樣啊!

    “你到底是不是收件人?要不要簽收,不簽收我就退回去了!”快遞小哥被他看得心底發毛,如果換個心理素質差一點的,估計都“嗷”一聲扭頭就跑了,沒辦法。這年頭誰都怕遇上神經病啊。

    事情到這一步,吳臣天總算沒有繼續狐疑下去,畢竟其他都可以是騙人,但這上面林逸老大的字跡。總不能假的,而且無論怎麼看,這快遞小哥確實就是個普通人而已,也看不出又任何的不軌企圖。

    “簽收。當然要簽收!”吳臣天連忙說道,不管這封快遞到底是不是陰謀,他都要收下來好好看看。

    在這世俗界。近乎無敵的天階大圓滿高手,本來就可以無視一起陰謀詭計,而且,雖然有些不太信,但萬一這快遞真的是來自林逸老大呢?

    “吶,在這裡簽字,三十日之內,你可以寄送一封回信,這是我的名片,你寫好回信就給我打電話,我會上門來取件。”快遞小哥一邊說着,一邊將名片遞給吳臣天。

    吳臣天不由嘴角抽了抽,這都什麼世道,連快遞小哥都開始發名片了……

    “請儘快寫好回信後,給我打電話,我走了。”快遞小哥對着吳臣天點點頭,當即轉身就要離開。

    “你先等等!”吳臣天一驚一乍,連忙將他一把拉住。

    “還有什麼事情嗎?”快遞小哥神色明顯有些戒備,甚至都下意識做出了防衛的姿勢,看得出來,他是真把吳臣天這傢伙,給當成說不定就會咬人的精神病患者了。

    “呃……”吳臣天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問道:“你們這個……到底是什麼公司,怎麼能從天階島寄送快遞到這裡來?”

    “我們是中心快遞啊,你沒聽說過嗎?”快遞小哥不無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沒有啊,從來沒聽說過。”吳臣天搖頭,他從來就不網購,也沒有人會莫名其妙給他寄東西,自然沒聽說過。

    不過,他沒聽說過,不代表其他人也沒有聽說過,事實上,中心快遞是最近崛起的一家快遞,實力頗爲雄厚。

    不僅物流渠道快捷通暢,寄件速度比其他家快遞要快得多,而且價格也非常平民,所以成立才短短几個月時間,中心快遞就迅速佔領了市場,那些網購一族,基本上就沒有不知道中心快遞的。

    “好吧,我們中心快遞雖然創辦時間尚短,但是如今的市場規模,不在任何一家頂級快遞之下,物流渠道遍佈世界各地,海外寄回來的快遞很多,包括很多小島,比如夏威夷什麼的,你這天階島雖然我沒聽過,不過估計應該也是某個小島吧。”快遞小哥解釋道。

    “哈?夏威夷?這跟天階島有什麼關係?”吳臣天被說得一愣一愣的,想半天才反應過來,敢情這快遞小哥根本就不知道天階島代表着什麼,還以爲是一個海外小島呢。

    “不好意思,我沒去過這什麼天階島,不過想來也就是這麼回事。”快遞小哥尷尬道。

    “你們公司這種快遞有很多嗎?跟天階島那邊有聯繫?”吳臣天仍不死心的試探道。

    “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只是中心快遞的一個高級快遞員而已,平時負責一些國際郵件,和一些回執件的派送,你這個是回執件。”快遞小哥說道。

    “回執件?”吳臣天愣了一下才想起來,確實按對方剛纔的說法,一個月之內是可以回信的,於是忍不住問道:“那你說的這個什麼回執件,你們寄到哪裡呢?不會是寄回寄件人的地方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