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她當然想盡快看到裡面的信件,但是在大家到齊之前,這麼做顯然不合適,她雖是林逸的女朋友,可這封信如果真是林逸所寫,那肯定是寫給所有人,而不是她單獨一個。

    所以於情於理,這封信都要當着大家的面才能拆開,宋凌珊此刻雖是百爪撓心,但這點時間還是忍得住的。

    接到吳臣天的電話,得知收到了林逸從天階島寄來的快遞,所有人的第一反應,就是覺得這傢伙要麼是吃飽了撐着耍人玩,要麼就是發神經了,反正就沒有一個信他的。

    但是,不相信歸不相信,然而才短短不到兩個小時的工夫,所有人就已經在楚家別墅集齊了……

    韓小珀、賴胖子、康曉波、陳宇天、程依依、許詩涵、趙奇壇、趙奇九、皮志山、皮志海、雨冰、應子魚等等衆人,除了留在西星山村的林東方和青姨,林逸一夥的所有人都全數到齊,一個不落。

    衆人能夠到得如此之快,除了本身凝聚力強大之外,多少也是有點上次事件的後遺症,大家都被何彈頭那些人的突然襲擊給搞怕了,上次得虧是有林東方出來救場,否則的話,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

    林逸老大去了天階島,把這些位嫂子託付給衆人,如果出了半點差錯,那他們還有什】∞,ww≈w.麼臉面去見林逸?

    吃一塹長一智,經歷上次事件,衆人也都學乖了,雖然依舊是兩人一組輪流過來值守,但如果沒有特別必要,衆人一般都不會出去太遠,一旦出事,都能在兩個小時內趕到別墅,正如眼下。

    所有人來到別墅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吳臣天揪出來。先把這窮極無聊造謠生事的傢伙打一頓再說,不過等看到宋凌珊手裡的快遞,尤其是看到快遞單上林逸的簽字之後,衆人不禁齊刷刷倒抽一口冷氣。

    “這個……這個是真的?”衆人忍不住面面相覷,一個個都是難以置信,一副見鬼的驚悚表情。

    “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反正不管怎麼樣,這家中心快遞都絕對可疑,必須好好調查一下!”吳臣天振振有詞的篤定道。

    衆人皺眉想了想。隨即紛紛點頭,確實是這麼個道理,無論真假,這家突然冒出來的中心快遞都有好好調查一番的必要。

    如果快遞是假的,說明背後肯定有人別有用心,利用這封仿冒林逸老大筆跡的快件在做文章,如果快遞是真的,那就更需要查一下這中心快遞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夠自由往返於天階島和世俗界了。

    “這樣的話。就得麻煩凌珊嫂子出面了。”衆人紛紛看向宋凌珊,天階島寄來快遞顯然是個靈異事件,神秘調查局天然就有調查靈異事件的職權,讓她出面最爲合適。

    “嗯。我馬上就聯繫神秘調查局的人手,讓他們着手調查。”宋凌珊點點頭,她比任何人都更加在意林逸的安危,這種事情自是當仁不讓。

    “那這封快遞怎麼辦?要不要拆開?”衆人面面相覷道。他們幾乎每一個都是天階大圓滿高手,在這世俗界,照理來說不用怕任何東西。但是這封快遞來得實在匪夷所思,換做任何一個人,哪怕神經再怎麼大條,心裡都得好好嘀咕一下。

    “當然要拆。”宋凌珊、程依依、許詩涵還有應子魚幾個女孩子突然異口同聲道,在這件事情上,反而是她們幾個膽子更大,原因很簡單,她們對林逸的牽掛本就最深。

    這封快件雖然很可能是個陷阱,但萬一不是呢?

    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她們這幾個,也絕會不甘心就這麼置之不理。

    畢竟林逸寄信回來,這種事情在現實裡面雖然不太可能出現,但在她們的夢裡面,卻是常常會幻想的事情,何況如今,夢想真的照進了現實,哪有因爲一丁點擔心就拒之門外的道理?

    “那好,不過在拆之前,先做好防護措施。”陳宇天等人相視一眼道,身爲男人,總不能膽子比這幾個女的都小,而且他們也很想知道這封快件裡面,到底裝了什麼。

    以衆人天階大圓滿的實力,炸彈之類的對他們根本毫無威脅,何況這封快件扁扁平平,也不像是能放炸彈的樣子,不出意外的話,裡面應該就是一封信。

    不過,這並不代表就毫無危險了,如果這是某些人圈套的話,信件上面說不定就淬了無色無味的劇毒,衆人雖是天階大圓滿高手,但如果真是曠世奇毒,還真未必就能捱得過去。

    謹慎起見,宋凌珊戴上了一副隔絕效果極佳的手套,神秘調查局的制式裝備,這纔在衆人注視下,緩緩拆開快件。

    衆人不自覺屏住了呼吸,果然不出所料,映入他們眼簾的並非是什麼危險玩意兒,而是一張信紙,一張普普通通的信紙,硬要說和其他信紙有什麼區別的話,無非也就是比較精緻樸雅罷了。

    “這上面也是林逸的字跡,說話口吻,也是他一貫的風格,不會有錯了,這果然是林逸親手寫的信!”宋凌珊才粗略看了兩眼,頓時就喜出望外道。

    如果說這是陰謀圈套,模仿林逸的字跡,這一點倒是還有可能,但連帶着說話口吻都一樣,那就不現實了,也就是說,這封信百分之百確實是出自林逸之手!

    也就是說,這家突然冒出來的中心快遞,竟是真的能夠往返於天階島和世俗界,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真的?”其他衆人聞言頓時一個個眼睛發亮,臉上俱是歡欣鼓舞,連忙迫不及待的催促道:“林逸老大在上面說了什麼?他現在怎麼樣了?”

    “別急,我還沒看完呢,馬上給你們!”宋凌珊生怕衆人按捺不住過來搶,來不及細看,連忙一目十行的將信大概看了一遍,這纔將信遞給衆人,讓他們一個個傳閱下去。

    衆人一個個傳閱着信件,有耐不住等待的,要麼湊上去一起看,要麼就纏着宋凌珊說信上的內容,一邊聽着,一邊不住的嘖嘖稱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