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見到大豐哥以這副出人意表的形象出現,在場衆人基本上就沒有一個能夠繃住的,一個個都捧腹不已,笑得直不起腰來。

    最終,還是由宋凌珊出面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和大豐哥解釋了一遍,並將林逸的親筆信也一併給他傳閱。

    看着林逸在信上所述的內容,大豐哥的震驚絲毫不在其他衆人之下,甚至猶有過之,他一個人混在紅色海螺,如今已經很久沒有收到林逸的消息,這種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頭的迷惘,遠比在場衆人要難熬得多。

    不過好在,當初林逸離開之前,給他留下了解藥,所以他倒沒有什麼性命之憂,而且到現在爲止,都始終心存感激。

    “怎麼樣?這個中心快遞,你知不知道它的底細?”宋凌珊等人迫不及待的問道。

    “不清楚,我現在只是負責紅色海螺的一部分業務,其他事項很難插手,這個中心快遞看樣子也是剛成立沒多久,跟我這邊沒什麼交集,不過,我可以回去想辦法調查一下。”大豐哥若有所思道。

    “這樣啊……”衆人不禁有些失望,如果能夠弄清中心快遞的底細,說不定就能知道如何自由往返於天階島和世俗界之間,這件事情至關重要,只是現在看來,想要弄清這一點,恐怕是~,ww△w.沒那麼容易了。

    “大家也不用太灰心,我在那邊多少還有點權力,很核心的情報不敢擔保能打聽到,但至少可以試一試,不管怎麼樣,多少總還是能打聽點內幕出來的。”大豐哥向衆人道。

    “嗯,那就拜託你了。”衆人紛紛點頭。

    爲免被人懷疑,大豐哥並沒有在別墅過多逗留,趁着夜色掩護。很快就悄悄離去。

    大豐哥的效率很高,衆人並沒有等多久,還沒等他們從楚家別墅散掉,第二天一大早,大豐哥就來消息了。

    “天階島的快件,據說是來自拉斯維加斯附近海域的一個小島,那片海域是火狼集團的根據地,其中核心島嶼名爲火狼新島,快件就是從那裡中轉分派出來,不過之前是從哪裡寄過來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看着大豐哥發來的信息,衆人不禁沉默了,其實如果照這麼推斷的話,很容易可以推斷出來,快件在到達火狼新島之前,應該就是在天階島。

    這個推測雖然駭人聽聞,但眼下看來卻是最合理的一種,也就是說,在這火狼新島。極有可能就存在着和天階島連通的特殊通道!

    不過,就算對這個推測有着不小的把握,衆人眼下卻也沒什麼辦法可想,具體是不是真的。只有親眼見證過才能知道,但是火狼新島乃是火狼幫的根據地,總不能就這麼武力闖進去吧?

    天階大圓滿的實力,足以在世俗界縱橫。但衆人不是狂妄自大之輩,從來就沒覺得真的天下無敵了,何況上次事件已經給他們敲響了警鐘。如果不是林東方最後時刻出現救場,在場這麼多人能夠存活下來幾個,都還很難說。

    而且,天階大圓滿也就只有在世俗界才具備威懾力,一旦放到高深莫測的天階島上,正如林逸在信中所說,根本就不夠看的。

    火狼新島既然能夠和天階島連通,誰知道那地方到底隱藏了什麼級數的高手,萬一其中有天階島下來的高手,哪怕只有一個,都絕對不是在場衆人能夠應付得了的。

    在吳臣天這些人,雖然很多都是容易熱血上頭的主,但畢竟不是沒有腦子,在沒有弄清楚對方底細之前,白白衝上去送死這種蠢事,他們可不會幹。

    “凌珊嫂子,既然已經明確目標,看來只能再次麻煩神秘調查局出馬了,如果弄不清虛實,我們可不能冒然行動。”衆人紛紛相視一眼謹慎道。

    當初林逸臨走之前,囑託給他們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護好昏迷不醒的諸女,除此之外一切事情都是次要的,若是爲了調查這個火狼新島而冒然行動,甚至因此節外生枝的話,那可就本末倒置,得不償失了。

    “嗯,暫時也只能這麼辦了,不過大家也不要抱太大希望,如果是在華夏境內,以神秘調查局的職權還可以去調查一二,但這個火狼新島是境外小島,而且行事如此隱秘,就算神秘調查局也沒辦法把手伸得這麼長,能夠打探出一些外圍消息,就謝天謝地了。”宋凌珊給衆人打預防針道。

    “眼下還是能多知道一點是一點吧,知道一些蛛絲馬跡,總比什麼都不知道要好,雖然現在還沒到完全對立的時候,但是未雨綢繆,最好還是先做到知己知彼,這樣纔能有備無患,不過要注意安全,不可被他們察覺。”雨冰沉聲道。

    “對,林逸老大在信中也沒有說讓咱們對付這家中心快遞,還有它背後的火狼新島,即便要調查它們,也務必要小心行事,千萬不要勉強冒進,省得惹來什麼不必要的麻煩。”衆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不管怎麼說,保護好昏迷諸女纔是第一要事,否則若是一不小心節外生枝,招惹到衆人應付不了的強敵,那就真的難辦了,總不能真的躲到西星山村,勞駕林東方這位大神再次出馬吧?

    雖然是林逸老大的自己人,但衆人好歹也是一方高手了,隨便出點什麼事都得去勞煩老人家,他們可沒有這麼厚的臉皮。

    “大家放心,針對火狼新島的秘密調查,我親自回神秘調查局盯着,安全第一,保證不會打草驚蛇。”宋凌珊點頭保證道。

    “哦對了,差點忘了一件很重要的大事,之前那個快遞小哥說了,林逸老大寄給咱們的這一封是回執件,也就是說咱們可以給林逸老大回信,讓這家中心快遞給寄到林逸老大手上。”吳臣天忽然一拍腦門道。

    “還可以回信?你怎麼不早說!”衆人頓時又驚又喜,隨即一個個面帶不善,把吳臣天抓起來就是一頓打,幸虧他們還沒有散去啊,否則豈不是連這個給林逸老大帶話,如此至關重要的機會都要錯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