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來如此。”林逸恍然點頭,這就像齊天鏢局,雖有宋管家這樣的元嬰期高手,但一般都只是用來震懾,而不會親自出去走鏢。

    既然是情景模擬,那自然就要還原到最真實的情況,平常都是金丹期鏢師出動的,這時候自然也得是金丹期鏢師上陣,否則各大鏢局都拼命將最強高手推出來的話,那就沒有意義了。

    如果讓元嬰期高手上陣,這時候即便贏了,也沒辦法體現各大鏢局的真實押鏢水平,最終勝出的五大鏢局,也無法令大衆信服。

    “時間限制爲一炷香,如果在一炷香之內,守鏢一方能夠成功守住鏢物,四位鏢師都能存活,並且全殲對手,則得分八十,守鏢一方每損失一人,則扣除十分,劫鏢一方每存活一人,同樣扣除十分。”

    “反之,若守鏢一方沒能守住鏢物,則得零分,反由劫鏢一方得分八十,如上同樣的道理,己方每損失一人,便扣除十分,敵方每有一人存活,同樣扣除十分。”

    “本輪比賽,三十二家鏢局,各自都將得到一次守鏢和一次劫鏢的機會,加在一起就是本輪總積分,規則都聽清楚了吧?”趙不凡朗聲向衆人說道。

    “聽清楚了!”一衆鏢師極其默契的齊聲應道。

    “這個規則,聽起來可有點殘酷啊。”林逸則是不由暗暗咋舌,這第一輪比賽規則,與其說是相互競爭,倒不如說是互相殺戮,而且是用人頭分,逼着你不得不去殺戮!

    總結下來,無論守鏢一方還是劫鏢一方,對於即將參與比賽的鏢師們來說,總的原則就只有一個。保證自己儘可能存活下來的同時,更要儘可能的殺死對手,因爲唯有這樣,才能夠得到高分!

    自從來到天階島之後,林逸沒少參加大大小小的各種試煉和比賽,雖然也同樣鼓勵彼此之間相互競爭相互對抗,但卻從來沒有哪一場比賽,是像現在這樣,用人頭分逼着你去殺人的。

    這一切,只能歸結於環境氛圍。和眼下的這種殺戮競賽比起來,北島三大閣的那些試煉比賽簡直就是溫室過家家,實在是太安逸,太沒有挑戰了。

    不知是心理錯覺還是真的如此,三十二家鏢局的衆多鏢師,從此刻開始,身上忽然多了一層令人心驚的肅殺之氣,全場氣氛陡然變得異常凝重起來,就跟即將出徵的死士一般。天上應景的飄過一層層烏雲,壓在衆人的頭頂。

    “齊兄你有什麼打算?”林逸看了看齊文翰,又扭頭看了看周圍其他鏢局。

    因爲南洲鏢局盛會每年的比賽規則都不盡相同,所以他們如今纔是剛剛得知規則。各個鏢局的頭頭腦腦們,此刻都在忙着排兵佈陣。

    這是大會第一輪比賽,能不能首戰告捷直接決定了鏢局上下的氣勢,間接影響着接下來比賽的走向。所以至關重要,不容有失。

    聽到林逸問話,齊天鏢局的一衆鏢師也紛紛看向齊文翰。總鏢頭齊明遠在臺上做評審裁判,所以本次大會的排兵佈陣,隨之全部落在了少東家齊文翰身上,衆人的前途命運,自然也都落在齊文翰之手。

    “凌兄問得好,每一屆的南洲鏢局盛會,雖然比賽形式不同,但最終取得好成績的鏢局其實都用了一個相同的策略,無一例外。”齊文翰有些神秘的笑了笑。

    “哦?”林逸不由來了興趣。

    “策略其實很簡單,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齊文翰看了周圍鏢師一眼,壓低聲音對林逸透露道:“老爺子之前就已經交待過,這次比賽絕不吝嗇賞金,所以我老早之前就在做準備了,要不然上次賠給洪氏的那三十萬靈玉,哪用東拼西湊這麼久?”

    林逸頓時恍然,敢情還真的是早有準備啊。

    “大家聽好了,本輪比賽,無論是參與守鏢還是劫鏢,無論結果輸贏,咱們鏢局任何人只要上場,都可以獲得五萬靈玉的獎賞!”齊文翰向衆人宣佈道。

    話音落下,齊天鏢局的一衆鏢師頓時倒抽一口冷氣,就連林逸也都覺得有些震驚,五萬靈玉,這可不是什麼小數目,很多鏢師拼命幹上十幾年也未必能有如此積蓄,齊氏父子倆這可是不惜血本啊!

    不過仔細一想,如此殘酷的殺戮比賽,每一個上場的參賽者都是在以命相搏,一旦上場就意味着九死一生,這可不是說着玩的,如果沒有足夠的利益,誰願意平白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險?

    重賞之下才有死士,不僅是齊天鏢局,在場其他鏢局對於參賽者的獎勵,也都是無比豐厚,爲了能在本屆南洲鏢局盛會上爭得好名次,這都是最基本的付出。

    當然,對於各家鏢局來說,這種付出並不是完全沒有回報的,恰恰相反,如果能夠在比賽中獲勝,甚至大出風頭的話,回報遠比常人想象中還要豐厚得多。

    這倒不是說比賽獎勵,而是特意被邀請來現場觀禮的那些大商會,事先都已經做出了口頭承諾,他們接下來的許多大額訂單,都將與獲勝一方的鏢局,當場簽訂!

    到時候,這其中所牽涉的利益,可不是區區幾萬靈玉這麼簡單,那絕對堪稱天文數字,足可影響到任何一家鏢局的興衰,即便是五大鏢局,也不例外。

    這些訂單不僅利潤驚人,而且直接決定了市場份額,可謂至關重要,所以齊明遠和齊文翰父子倆,哪怕是爲了保住這份影響力,也要不惜血本,務求必勝!

    五萬靈玉!面對如此重賞,齊天鏢局的一衆鏢師頓時一個個呼吸粗重,雖然說其他每一家鏢局也都開出了重賞,但是達到五萬靈玉這個數字的,卻是寥寥無幾。

    畢竟其他那些鏢局,和身爲五大鏢局之一的齊天鏢局相比起來,本錢還是差了不少的,一個人五萬靈玉,第一輪比賽算上守鏢四人和劫鏢四人,加在一起便是四十萬靈玉,這都趕上那些鏢局一整年的利潤了,又有幾家能夠負擔得起?(魚人yuren22,手機qq官方興趣部落“”,歡迎關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