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少東家,算我一個!”有人率先搶着報名道。

    “我也去!我也去!”其他人也不甘落後,紛紛踊躍報名,生怕這八個名額被別人給搶完了。

    林逸見狀不由哂然一笑,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說得真是一點不假,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種比賽一旦上去就是九死一生,純粹就是把腦袋給別在褲腰帶上的高危活計,但是在五萬靈玉的誘惑面前,衆人這是連做鬼都不怕了啊。

    “好!我齊天鏢局的鏢師,果然皆是膽識過人之輩,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們,這樣,有意願出戰的先到我這裡報個名,我再從中挑選出戰人選!”齊文翰欣慰道。

    靈玉的力量當真是無窮的,單是這短短片刻的工夫,齊天鏢局爭相報名的鏢師就已有十數人之多,遠遠超過了比賽需要的八個名額,讓齊文翰多少有了排兵佈陣的餘地。

    第一戰直接關係到接下來整場大會的士氣,能否取得開門紅至關重要,如果可以的話,各家鏢局都會盡可能派出強手,即便不是壓箱底的底牌,至少也得是鏢局一流的好手,不過這裡有一個重要前提,這些人必須是自願出戰。

    畢竟不同於門派可以絕對掌控門下弟子的一切,鏢局和鏢師之間,是一種純粹的利益僱傭關係,就和∠,w≤ww.平常走鏢一樣,願不願意接這個活,完全得看鏢師自己的意願,鏢局既無法強求,也不會去強求。

    強扭的瓜不甜,先不說鏢師會不會買鏢局的賬,就算他們勉強被逼上場了,也只會出工不出力,最終受損失的還是鏢局。

    所以,任何一家鏢局想要達到排兵佈陣的最佳效果。就只能像齊天鏢局這樣,用利益誘使一衆鏢師們主動出戰,唯有從中挑選出來的好手,纔會兼具實力和動力,從而真正爲鏢局效死爭光。

    齊文翰身爲齊天鏢局少東家,平時一向是由他親自主持大局,對於這些鏢師的實力自然都是瞭如指掌,目光一一從這些報名的鏢師臉上掃過,心中已經有了決定,畢竟這些天一直都窩在客棧裡面做各種準備。這些工夫可不是白花的。

    “凌兄,你怎麼看?”齊文翰轉頭問林逸道,雖然他心中已有定論,但他也必須考慮林逸的意見,畢竟這位纔是他最倚重的強大底牌。

    “呵呵,齊兄你是主帥,怎麼排兵佈陣都是你的事,你說該誰上就該誰上,怎麼還來問我?”林逸不由笑了。

    以他的實力。在金丹期層面那是妥妥無敵的存在,這第一輪比賽對於別人來說是九死一生,對他來說卻毫無壓力,可去可不去。完全就看齊文翰有沒有這個安排,如果人數不夠,讓他上去湊個數,林逸也不會有半點意見。

    “哈哈。一人計短兩人計長,凌兄也幫我一起參謀參謀,怎麼樣。凌兄你有沒有興趣上場玩玩兒?”齊文翰爽朗笑道,這種比賽對於林逸來說,也真的就僅限於玩玩兒的層次。

    “看齊兄你怎麼安排嘍,如果用得上我,那我就上。”林逸淡淡一笑,隨即頓了頓道:“不過我現在比較在意的是龍舟鏢局那邊,巫暴良會不會在這第一輪比賽上場,如果他上的話,齊兄你可得給我留一個名額才行。”

    巫暴良是毒眼傭兵團的秘密軍師,地位幾乎和程浩楠平起平坐,而如今毒眼傭兵團又是龍舟鏢局的重要外援,所以巫暴良之於龍舟鏢局,就如林逸之於齊天鏢局,必然都是壓箱底的強力底牌。

    龍舟鏢局爲了競爭五大鏢局之位,如果鐵了心要在第一輪比賽先聲奪人的話,極有可能會派出巫暴良。

    這次南洲鏢局盛會,林逸初衷就是衝着巫暴良來的,哪怕抽籤未必能夠抽到龍舟鏢局,他也不會放過這一線機會,否則若是不能在這次大會解決掉巫暴良,之後再想對付這傢伙,機會就沒那麼好找了。

    “嗯,開始抽籤之前各家鏢局都要向評審裁判組,遞交本輪參賽鏢師的名單,我去跟老爺子說一聲,讓他好好留意一下,如果有的話,我就把凌兄你的名字報上去,如果沒有那就算了。”齊文翰點頭道。

    他雖然對第一輪比賽也是志在必得,但並沒有打算一上來就讓林逸上場,畢竟他給林逸的定位,那是關鍵時候用來扭轉乾魂的強力底牌,要是一上場就用出來,不僅是大材小用,而且還會暴露自己底牌,在之後的比賽當中天然陷入被動。

    何況,齊天鏢局怎麼說也是五大鏢局之一,哪怕是排名最末的存在,那也依然有着足夠的底氣,只要待會兒抽籤運氣不是太差,憑着鏢局內這些一流好手,爭取一個開門紅應該不在話下,所以第一輪比賽,林逸完全沒有上場的必要。

    當然,如果是因爲巫暴良的緣故,林逸自己決意要出場,那就得另說了。

    齊文翰當即拿過紙筆,寫了兩份八人名單,其中一份有林逸,另一份沒有林逸,做隨機應變之用,隨即便精神抖擻的朝中間高臺去了。

    這個時候,因爲馬上就要開始抽籤,三十二家鏢局當中的絕大數,都已經準備好了八人名單,相繼提交給評審裁判組,不過齊文翰卻沒有立即就交,而是跑上去在他老爹齊明遠耳旁說了幾句,就又帶着名單走了下來,在一旁等着看。

    不僅是齊文翰,其他鏢局也有人一樣守在旁邊,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都是五大鏢局的人。

    先看過其他家鏢局的出場名單,做到知彼之後,再做出針對性的排兵佈陣,這是五大鏢局一貫以來的特權,這一點是其他鏢局羨慕都羨慕不來的。

    因爲沒有人在評審裁判組,他們就算故意拖延也沒用,看不到其他鏢局的出場名單,當然也就沒法針對,只能憑着自身實力硬上。

    不過,好在提交名單是在抽籤之前,到目前爲止大家都還不知道彼此的對手,相對來說還算比較公平!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