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至於出現某家鏢局被刻意針對到死的情況,五大鏢局這麼做,頂多也就是在自身排兵佈陣的策略上做一些微調,而不會專門針對某一家。

    因此大家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表現得見怪不怪了,身爲五大鏢局終歸是要有一點特權的,在這崇尚弱肉強食的南洲海域,能夠做到這種大致公平,就已經很難得了,沒有人會愚蠢到去奢求所謂的真正公平。

    如此等了片刻之後,臺上的齊明遠終於看到龍舟鏢局的出賽名單,對着旁邊齊文翰搖了搖頭,示意沒有看到巫暴良,齊文翰這纔將提前準備好的八人名單交上去。

    緊接着,其他幾家五大鏢局的負責人,這才各自提交了出賽名單,相比起上次才新晉上來的齊天鏢局,他們的做法明顯要更加老到一些。

    齊文翰在等龍舟鏢局的名單,而他們卻在等齊天鏢局,還有彼此之間的名單,五大鏢局最大的競爭對手,從來都是彼此,其他鏢局對他們造成的威脅,遠遠比不上他們自己。

    三十二家鏢局的出賽名單,全部提交完畢,趙不凡這才代表評審裁判組,將所有鏢局的負責人召集到一起,在所有人監督之下,開始當衆抽籤。

    古往今來,任何形式的比賽,抽籤從來都是最容易出現c,w□ww.齷齪手腳的環節,也是最容易出現暗箱操作的環節,所以衆人對此尤爲重視,尤爲關注。

    故而,近距離監督抽籤全過程的,不僅有五大鏢局出來的評審裁判,同時還有受邀前來觀禮的其他各方勢力,這麼多高手當面監督之下,如果還有人能夠暗做手腳,那也真得有林逸那種逆天的手段了。

    很快。在萬衆矚目之下,抽籤結果被公佈了出來,不說其他家鏢局怎麼樣,至少齊天鏢局抽到的籤,還不算太糟糕。

    兩次抽籤結果,守鏢戰的對手,是午馬鏢局,而劫鏢戰的對手,則是永興鏢局。

    值得慶幸的是,無論是午馬鏢局還是永興鏢局。都不在五大鏢局之列,現在不是,以前也不是,所以就整體實力而言,明顯還是齊天鏢局要強上一截。

    不過面對這個抽籤結果,齊文翰也沒有半點高興的意思,因爲這兩家鏢局的實力,雖然比不上五大鏢局,但也絕對不弱。上次南洲鏢局盛會,這兩家的排名分別是第十一名和第十三名。

    而且這兩家鏢局的實力都非常穩定,不僅是上一次盛會,幾乎往前幾場盛會。基本上都維持在這個名次,也就是說,放眼全部三十二家鏢局,午馬鏢局和永興鏢局雖然算不上一流。但是完全對得起一箇中上的評價。

    更關鍵的一點在於,它們和齊天鏢局不一樣,爲了應付之後的重頭戲。齊文翰還得考慮保存實力,免得後勁不足,然而無論午馬鏢局還是永興鏢局,都不會有這樣的念頭,它們的典型策略就是每一場都全力死磕,而絕不會刻意保留實力。

    五大鏢局的寶座,對於它們來說純屬遙不可及的奢想,最現實的目標就是保住名次,這次能夠擠入前十就已經算是大獲成功了,而它們以往的名次,就是靠跟人死磕拼出來的,這一次,自然更要拼上死力。

    所以,這兩家都絕對是非常難啃的硬骨頭,也難怪齊文翰愁眉不展,這是他第一次帶隊參加南洲鏢局盛會,這要是出師不利,開局就落一個陰溝翻船,那可就真的沒臉見人了。

    “不用緊張,咱們是強勢一方,正常發揮就沒有問題,該緊張的是他們。”林逸拍着齊文翰的肩膀安慰道。

    “凌兄說得是,是我當局者迷了。”齊文翰頓時嚇出一身冷汗,轉頭看了看目光全集中在自己身上的一衆鏢師,對林逸感激的點了點頭。

    將是兵之膽,現在還沒有正式開戰,如果連他這個少東家都已經自亂陣腳的話,對衆人士氣的影響可想而知,放任這股惶恐情緒蔓延下去,說不定就真的兵敗如山倒了。

    林逸笑了笑,他對齊天鏢局的成績不是太在意,不過卻也不會眼睜睜看着齊文翰這些人犯低級錯誤,哪怕是衝着彼此的交情,也要讓齊天鏢局儘量保住五大鏢局的位置,若不然林逸身爲齊氏父子備受倚重的強力底牌,面子上也過不去。

    看着公佈在巨大告示板上的對陣佈局,三十二家鏢局的鏢師,一個個摩拳擦掌,最終在評審裁判組的宣佈之下,相繼列隊邁入各自的比賽場地。

    對於每一家鏢局來說,第一輪比賽都有兩場,守鏢戰和奪鏢戰,兩場對戰之間沒有任何的空閒調整機會,而是同時開始。

    偌大的魔冷廣場,三十二家鏢局各自佔據一塊場地,每塊場地正中都擺放着一個事先準備好的寶箱,這就是他們的鏢物,也可以說是他們的擂臺。

    八名鏢師出戰,其中四人的任務,就是守住鏢物,守住自家的這個擂臺,而另外四人,則要去對方鏢局的擂臺,發起劫鏢。

    評審裁判組一聲令下,第一輪三十二場對陣同時開始,三十二個場地,二百五十六名金丹期鏢師開始廝殺,現場氣氛瞬間被推向高峰,歡呼吶喊聲轟然沖天,震耳欲聾。

    上場對陣的鏢師,或攻,或守,或對峙,或遊弋,所有人都如臨大敵,不敢有半點掉以輕心,而這時候最忙的反倒不是他們,反倒是各家鏢局的負責人。

    正如齊文翰,因爲兩場對決在不同場地同時開始,兩邊根本不可能兼顧,實在是分身乏術,最終沒辦法,只能向宋管家求助,讓他去督陣另一場劫鏢戰。

    宋管家在齊天鏢局的地位,絲毫不在齊文翰之下,由他代爲督戰,一衆鏢師一樣不敢有半點怠慢,不過面對齊文翰的求助,宋管家卻是高深莫測的搖了搖頭,轉而指了指林逸。

    對哦!齊文翰這才反應過來,暗贊還是宋叔高明!想的深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