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其讓宋叔來督戰,還不如拜託給凌一,這種事情名義上是找對方幫忙,實際上卻是表示重視拉近關係的機會,一舉兩得。》

    “凌兄,這事只能拜託給你了,務必幫小弟這個忙。”齊文翰轉向林逸求助道。

    “那……好吧。”林逸微微一愣,倒是沒有推拒,當即便爽快的答應了。

    他雖然不像宋管家在鏢局這麼根深蒂固,但以他的身份和實力,尤其是之前種種事蹟,鏢局上下對他也算得上是敬畏有加,只是督戰一場的話應該不大。

    何況林逸自己對這事也挺有興趣,習慣了親自和人廝殺對陣,但他還從來沒幹過臨場教練這個行當呢,今天倒是剛好可以過把癮。

    齊文翰自己坐鎮守鏢戰,而林逸則帶着四位金丹期鏢師,前往永興鏢局的場地,去劫人家的鏢,打人家的擂。

    此刻,永興鏢局一方的四位鏢師已經上場,俱皆如臨大敵,嚴陣以待。

    正如林逸之前和齊文翰說的,齊天鏢局畢竟是五大鏢局之一,聲名在外,永興鏢局這四位雖然上場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拼死的準備,但這種時候,仍然不可避免的有些緊張,而這一下,跟着林逸過來的四個鏢師,反而倒是不緊張了。

    世事本就如此,越是重大的對決,越是關鍵的場合,敵弱我就強,有沒有這份自信至關重要,若是未戰先怯,就算本來有着四成的勝面,這下也得削爲三成,甚至更少了。

    林逸打量了一番對方四人的實力,兩個金丹後期巔峰,兩個金丹後期,在金丹期這個層次,實力算是比較強了。也算比較平均。

    不出意外,這應該都是永興鏢局麾下的佼佼者了,因爲守鏢戰和劫鏢戰是同時開始,而且有着一炷香的時間限制,守鏢一方相比劫鏢一方天然具備一定的優勢,故而很多鏢局都會將麾下強手放到守鏢戰中,這樣就可以保證得分率。

    而反觀己方四人,一個金丹大圓滿,三個金丹後期,單純算賬面實力的話。和對方基本在伯仲之間,既不佔優勢,也沒有什麼劣勢,至於接下來比賽是什麼走向,那就完全取決於彼此雙方的臨場發揮了。

    “記住,開始的半柱香時間,你們不要做任何進攻,頂多稍微做一些試探性的佯攻,但是千萬不要和對方糾纏。這是四個人的團體戰,相互之間務必注意保護,不要給對方留下破綻。”林逸很快就進入了臨場教練的角色。

    四人不禁有些發愣,以前就算有這種類似對決。也從來沒有人給他說這麼詳細的對陣策略,頂多就是站在旁邊督戰而已,哪裡會想林逸這樣,有板有眼說得這麼專業?

    殊不知。林逸這完全是把自己當成了世俗界的球隊教練,球場上的一切,固然都是球員在執行。但是真正高明的教練,卻會將比賽走勢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進而決定最終結果,眼下也是同樣的道理。

    “可是我們只有一炷香的時間,前半柱香都不進攻的話,只是剩下後半柱香時間,恐怕不太夠吧?”四人不無猶疑的相視一眼,最終由實力最強的金丹大圓滿高手出面道。

    說實話,林逸加入齊天鏢局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以他之前的逆天事蹟,加之他身上種種耀眼的身份光環,尤其還是總鏢頭齊明遠親口許諾的榮譽鏢頭,他們四個對於林逸其實是非常敬畏的,對於林逸的吩咐,也是不敢不聽。

    不過,他們現在冒着性命之危出戰,無論是爲了他們自己,還是爲了齊天鏢局,都必然是要拿下這場比賽的,否則若是沒有這樣的覺悟,以眼下這種生死戰的殘酷,上了場之後只會死得更快。

    也正是因此,他們纔會有此擔憂,萬一時間不夠,最終沒能劫鏢成功,那可怎麼辦?

    一旦劫鏢失敗,那就意味着一分不得,到時候他們就算活下來了,又有什麼臉面對鏢局上下,又有什麼臉去拿那五萬靈玉?

    畢竟日後可還得繼續在鏢局混下去呢,大家都是要臉要皮的人,被人在背後說閒話,甚至當面指指點點的滋味,可真的不好受……

    “不,時間足夠了。”林逸卻是自信搖頭,給四人分析道:“你們可不要想岔了,這種比賽看起來是你死我活,但是關鍵點並不在於殺人,而是在那鏢物上面。”

    “啊?咱們要爭的不就是人頭分麼?”四人不由面面相覷,這第一場比賽名義上是劫鏢應對,但只要看過規則的人都知道,這明顯就是靠着人頭來搶分的,至於那個鏢物,只是一個象徵性的噱頭罷了。

    “呵呵,如果只是這麼單純的廝殺,你們不覺得太沒有技術含量了嗎?這種簡單粗暴的策略,在佔據絕對優勢的時候倒是非常有效,但是看一看對方的實力,真要是這麼打的話,你們覺得自己有幾成把握活下來?”林逸反問道。

    “這……”四人頓時噎住了,他們不是傻子,彼此雙方的實力旗鼓相當,待會比賽一旦往殘酷的方向發展下去,全軍覆沒都不是沒有可能,最終能夠活下來兩個,就已經算很難得了。

    “記住,這場比賽並不是簡單的廝殺,你們要做的不僅是殺傷對手,更重要的是保全自己,而這個關鍵,就在於那一箱鏢物。”林逸正色囑咐道:“根據比賽規則,無論哪一方佔據了鏢物,天然也就佔據了主動,而只要佔據主動,就能掌握比賽走勢,讓你們在保證得分的同時,能夠全身而退。”

    聽到這裡,四人的眼睛頓時亮了,他們確實是抱着拼死的信念上場,但是如果能夠在得分的同時全身而退,又有誰會真的嫌自己命太長?

    “凌鏢頭,您就說我們該怎麼做吧,哥幾個都聽你的。”金丹大圓滿鏢師率先表態道。

    “是啊是啊,你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緊接着,其他三人也都跟着連連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