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配合被困在火牆之中的金丹大圓滿,這才終於勉強打通一道火牆,給自己人打通了一條退路,總算勉強能夠全身而退。

    不過饒是如此,金丹大圓滿依然狼狽不堪,被對方烈火撩得一身漆黑不說,身上還冒着一股刺鼻的焦味,活脫脫一個挖煤礦工……

    “果然有點門道啊。”場邊林逸見狀微微皺眉,看來對方真的是有備而來,這種合擊招式明顯是專門修煉過的,彼此雙方實力看似相當,然而真要是這麼硬碰硬打起來,己方四個的勝算十分渺茫。

    “喲,剛纔還畏畏縮縮不敢上,一羣千年老王八,怎麼這會兒突然變成兔子精了,逃得怎麼這麼快啊?”永興鏢局那女人叉着腰說風涼話,繼續嘲諷戰術,引得周圍看熱鬧的衆人哈哈大笑。

    齊天鏢局四人臉色頓時黑成了鍋底,如果不是比賽規定不能踏出場地範圍一步,此刻甚至都恨不得下場把這賤女人抓起來狠揍一頓,但是現在,就算有怒氣也只能撒在對方這四個鏢師身上了。

    不過,有着剛纔的前車之鑑,四人卻也不敢再輕舉妄動了,畢竟對方這一招什麼烈火焚城,威力可真不是說着玩的,如果不是其他三人救援及時,最強的這個金丹大圓滿,這時候只怕都被燒成一具焦炭了。

    可是,就這麼畏畏縮縮着不敢上,那女人的話絕對是越罵越難聽,他們四個丟人不說,連帶着整個齊天鏢局都得被人看笑話,這可怎麼辦?

    進退兩難,四人不自覺轉頭看向場邊的林逸,現在這種情況,也只能將希望寄託在這位備受倚重的榮譽鏢頭身上了。

    林逸卻是看了看場邊的那一炷長香,此刻還遠遠沒到半柱香。距離他預想的時間還有不小差距,便對着四人淡淡笑道:“再來一次。”

    再來一次?四人不由俱皆一愣,心裡有些疑惑,不過見林逸神色平淡,受他感染之下,剛纔那點猝不及防的慌亂倒是消散無形了。

    四人相視一眼點了點頭,既然林逸讓他們再試探一次,沒什麼好說的,那就再來一次!

    “嘿嘿,倒是勉強有點男人的樣子了嘛。不過這一次,可要讓你們有來無回!”永興鏢局那女人見狀冷笑不已。

    之前那一下其實是最好的機會,結果卻被對方逃過一劫,不免有些可惜,只能說對方並沒有想象中那麼輕敵大意,被自己如此嘲諷挑釁,竟然還能保持住相互接應的陣型,導致最終功虧一簣。

    不過沒關係,己方這一招烈火焚城。乃是專門挑選了四個火系靈根屬性的高手,合練了足足一整年,爲了培養他們彼此之間的默契,爲此特意連走鏢都不讓他們出去。就是爲了在這一屆南洲鏢局盛會上大放異彩。

    南洲鏢局盛會,每一屆的比賽項目雖然不盡相同,但本質卻是相同的,那就是必然有團體對決。因爲這是現實走鏢過程最容易遇到的情形,形式再怎麼變也變不到哪去,所以永興鏢局爲此做的準備。可謂是不惜血本。

    由兩個金丹後期巔峰高手,加上兩個金丹後期高手聯合施展,而且還專門合練一整年,這一招烈火焚城的威力在金丹期這個層次,根本就是無敵的,對方再怎麼試都是徒勞,想要攻破己方防線,純屬癡心妄想!

    永興鏢局四人,經過剛纔的照面之後,現在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四人之間隱隱透着真氣波動,分明是連成了一個整體,身上散發的炙熱火意,似乎隨時都會把人吞噬,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不祥之感。

    比起剛纔,這一次齊天鏢局四人的試探進攻,明顯變得謹慎了許多,還是由金丹大圓滿衝頭,還是選中對方那個金丹後期作爲突破口,唯一不同的在於,這次四人陣型變得更加緊密,相互照應起來更加方便,同時也不易被對方割裂。

    烈火焚城!又是四島火牆沖天而起,而這一次,不僅是衝頭的金丹期大圓滿,連帶着齊天鏢局其他三人都一起跟着遭殃,雖然最終還是衝出了火牆重圍,但一個個身上都泛着一股焦味,狼狽不堪。

    周圍看衆不由紛紛指指點點,齊天鏢局身爲五大鏢局之一,他們本來都還以爲齊天鏢局至少會佔上風,但是現在這麼看下來,佔個屁的上風,這簡直就是被永興鏢局全面碾壓的節奏。

    看樣子,今年的永興鏢局很有可能成爲一匹大黑馬,取代齊天鏢局的位置!

    “哼哼,不知死活,我勸你們四個還是老老實實躲起來不要動算了,要不然全部被燒成黑灰,說我們永興鏢局欺人太甚,那就大家臉上都不好看了,對不對?”女人見狀更加喋喋不休,一如既往的刺激着衆人的神經,典型的得勢不饒人。

    “怎麼辦?”齊天鏢局四人頓時咬牙切齒,咽不下這口惡氣,但又不敢輕舉妄動,已經連着吃兩次虧了,第一次還可以說輕敵大意,可第二次總不是了吧,這麼下去,真的是一點勝算都沒有啊!

    “狄老二,到底行不行啊,有沒有把握幹掉那個四號矮子?”幾人齊刷刷看向金丹大圓滿,這人姓狄,家中排行老二,故而鏢局上下都叫他狄老二。

    而至於他們口中的那個四號矮子,正是剛纔被林逸點名編號的四號人物,也是對方最弱的一個金丹後期。

    “很難,這四號矮子本人雖然不咋地,但是和其他三人一起聯手,配合非常默契,對他下手就意味着要同時對付他們四個人,真要強行搞他的話,咱們自己最少得先死兩個。”狄老二無奈的搖了搖頭。

    衆人不由沉默了,己方至少要死兩個,才能換掉對方一個最弱的金丹後期,根本就是一點勝算都沒有,這可怎麼辦好?

    沒有辦法,衆人只能再度向林逸求助,卻見林逸微微一笑,指了指旁邊還沒燒到一半的長香,依舊不慌不忙道:“還沒到時間呢,先坐下休息會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