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哈?四人頓時傻眼,但是見林逸確實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只得將信將疑的坐了下來,局面發展到這一步,如果全憑他們自己去硬拼,妥妥就是全軍覆沒的下場,與其如此,倒還不如相信這位屢有驚人之舉的榮譽鏢頭。

    聽從林逸的吩咐,齊天鏢局四個鏢師,竟是真的當衆盤膝坐了下來,這一幕,着實讓周圍看衆喧譁震驚,一個個都摸不着頭腦。

    “這小子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永興鏢局的當家女鏢頭頓時也愣住了。

    她爲了這一次南洲鏢局盛會,實屬是煞費苦心,哪怕因爲這次抽籤接連抽到兩個五大鏢局,四海鏢局和齊天鏢局,前景看起來一片黯淡,也都沒能擋住她的雄心壯志,即便拿不下四海鏢局,但是這送上門來的齊天鏢局,她今天是吃定了!

    兩次交鋒下來,永興鏢局的形勢一片大好,大家都以爲這場對決大勢已定,結果就看齊天鏢局這邊到底死幾個了,卻哪裡想得到,齊天鏢局的應對竟會如此出人意料。

    盤膝而坐,這意思難道是眼看着贏不了,所以準備認輸投降了?

    場邊的女鏢頭一時摸不着頭腦,而場上永興鏢局的四人,隨着時間一點一滴流逝,本來氣焰正盛,結果這一下反而被弄得心浮氣躁了∞∠,ww≈w.。

    他們上場之前被交代過,無論如何都不要離開鏢物主動出擊,所以眼下即便齊天鏢局這些人躺着睡覺,他們也不敢擅自動手啊。

    “哼,雕蟲小技,竟然跟老孃玩心理攻勢?”女鏢頭自以爲看穿了林逸的險惡用心,頓時冷笑一聲,放棄了原先計劃,伸手一揮道:“既然他們不敢上。那就咱們上,給我殺光他們,八十分,老孃拿定了!”

    此話一出,永興鏢局的四個鏢師,就如被卸了枷鎖的猛虎一般,瞬間亮出了猙獰鋒利的爪牙,當即聯手出擊,他們可就等着這句話呢!

    面對來勢洶洶的強敵,齊天鏢局四人不由心中一緊。他們雖然是抱着死戰到底的決心上場,但面對對方的烈火焚城,真的是束手無策,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四人看了看林逸,卻見林逸依舊無動於衷,眼看着對方越來越近,無奈只能咬牙起身,事已至此也別的辦法了,只能選擇以命換命。其他的先不說,哪怕搭上兩條人命,也要把四號矮子這個突破口給砸開!

    “殺!”四人身上驀然散發出一股一往無前的悲壯之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們用行動在爲齊天鏢局正名,五大鏢局之中,沒有弱者!

    “可笑至極。”永興鏢局女鏢頭一臉輕蔑的笑了。苦心合練了一年的烈火焚城,最不怕的就是跟人硬拼,你要是元嬰期高手那倒還罷了。但只是金丹期的話,硬來就是送死。

    四人合陣之中,金丹後期看起來是最弱的一環,可真要是把他當做突破口,哼,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場邊衆人,一個個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第一輪比賽純粹就是一個死亡絞肉機,四對四的正面死磕,也不知道最終能夠活下來幾個。

    雙方眼看着就要短兵相接,千鈞一髮之際,場邊忽然響起了林逸的聲音:“一號!”

    其他衆人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都還在莫名其妙之時,卻見場上齊天鏢局四人,忽然集體改變了攻擊目標,從對方最弱的金丹後期,改成了對方最強的金丹後期巔峰!

    “哈哈,沒見過這麼蠢的,本來還只要死兩個,這回讓你全軍覆沒!”永興鏢局女鏢頭頓時得意大笑,連實力最弱的金丹後期都突破不了,卻要去搞最強的金丹後期巔峰,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然而,女人的大笑聲纔剛剛響起,緊接着卻是戛然而止,就跟鴨子突然被捏住了脖子一樣,說不出的滑稽。

    不過在場衆人卻沒有半點覺得滑稽的心情,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攏嘴,因爲此刻場上,永興鏢局最強的那位金丹後期巔峰,竟然真的在一個照面之下,被齊天鏢局四人聯手斬殺!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震驚了,甚至就連做到這一步的齊天鏢局四人自己,都覺得匪夷所思。

    之前明明連最弱的金丹後期都突破不了,而且剛纔一瞬間,對方也並沒有半點輕敵放水的意思,依舊是氣焰囂張的烈火焚城,但是爲何將目標變爲最強的金丹後期巔峰之後,卻反而變得這麼輕而易舉了?

    本來還以爲至少要死兩個,但是現在,四個人一個都沒死,只不過是身上掛彩而已。

    “您是怎麼看出來的?”宋管家不知何時,站在了林逸身後。

    “很簡單,他們這一招烈火焚城,靠的就是彼此之間的默契,那個金丹後期雖然賬面實力最弱,但是和其他人的配合卻最默契,也就最難以攻破,而那個賬面實力最強的金丹後期巔峰,卻是恰恰相反,所以他纔是最好的突破點。”林逸淡淡一笑。

    既然自詡爲臨場教練,那自然就要盡到教練的職責,別看他就站在場邊,什麼事也沒有做,其實他一直在觀察對方的破綻。

    之前對方沒有主動出擊的時候,這個破綻倒還不太明顯,不過現在麼,那就是禿子頭上的蒼蠅,顯而易見了。

    眼睜睜看着自己人倒下,永興鏢局女鏢頭頓時面如死灰,烈火焚城是四人合擊技,少了任何一個都無法施展,這下完蛋了。

    “凌少俠大才,老朽佩服。”宋管家心悅誠服道,局勢發展到這一步,誰都看得出來大局已定,永興鏢局死了一個,被破去合擊技不說,還被齊天鏢局四人順勢搶走了鏢物,大勢已去了。

    “呵呵,宋老過獎了,我只是比較欣賞某些人吃屎的表情而已。”林逸笑了笑,若有所指的看了對方囂張跋扈的女鏢頭一眼。

    周圍衆人的目光頓時變得玩味起來,剛纔這位女鏢頭可是當衆揚言,打不過齊天鏢局就要去吃屎的,也不知道會不會說話算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