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以有沒有這種“自己人”,其實區別並不大,也無法真正對比賽結果造成多少影響,所以衆人對此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會有什麼意見。

    “敢問海總鏢頭,我們所走的新海路,是彼此之間各自不同,還是說根本就是在同一段海路?”人羣中忽然有人高聲問道。

    “這一點我可以明確告訴諸位,所有參賽者,都是在同一片海域的同一段海路,彼此路線大致是相同的,不過爲了防止有人消極比賽,故意跟在別人後面讓別人去試險,所以在始發碼頭,每艘船之間至少要相隔二十米,現在剛好是海霧最重的時候,一旦進入大海之中,二十米就已經看不見了,彼此也很難判斷位置。”海無量從容解答道。

    “那如果有人偷奸耍滑,還沒走完全程就半途折返,怎麼辦?”人羣中又有人問道,此話一出,所有人都不由豎起了耳朵,其中還真有打着這種算盤的傢伙。

    “問得好,這一輪險域航海,出發點和終點都統一都設在魔冷碼頭,不過二十里之外,有一個所有人都必須經過的必經點,大會工作人員已經在那裡靜候諸位,只有得到他們手上的印章證明,諸位纔可以返航,本輪成績也纔會作數,若是有人敢偷奸耍滑中途折返,不僅沒有半點積分,而且他%↘,w⊥ww.所在的鏢局也將受到重罰,罰款三十萬靈玉!”海無量答道。

    “那具體得分呢,怎麼算?”一片鬨然之中又有人問道。

    “這也很簡單,按各人通過時間來算,一炷香之內通過者,得兩百分,兩炷香之內通過者,得一百分,三炷香之內通過者。得五十分,四炷香之內通過者,得三十分,五炷香之內通過者,得十分,至於五炷香都還不夠的,那就不用算分了,因爲這種人一般也回不來了。”海無量朗聲說道。

    他所說的一炷香,並非是尋常人熟知的短香,而是大會特意訂製的長香。就如剛纔第一輪的劫鏢應對一樣,時間比起常人概念中的一炷香要長久得多,否則這一段新海路來回足有四十里,別說中途危險重重,就是熟門熟路,這點時間也都根本不夠。

    聽到這裡,衆人對於這第二輪的險域航海規則,都已經是瞭然於胸,接下來。就看三十二家鏢局,各自如何排兵佈陣了。

    不像第一輪,雖然同樣限定是金丹期高手,但第二輪對於鏢師的實力要求其實並不高。哪怕是金丹初期都未嘗不可,不過卻有一點,航海經驗一定要無比豐富才行,否則實力再高的金丹大圓滿也是白搭。

    真要是碰到個暗礁漩渦什麼的。船隻一旦覆沒,別說金丹期高手,哪怕是元嬰期高手。落在茫茫大海之中也只能是個死字,修煉者雖然口口聲聲要逆天而行,可在浩瀚大海面前,至少在元嬰期以下的層次,還遠遠沒有與其對抗的底氣。

    航海經驗豐富的老鏢師,無論哪一個鏢局,多多少少都會有幾個,但是這個時候,基本上就沒有任何一個人會主動報名的。

    無他,這輪比賽看似簡單,實際上其中兇險,比起第一輪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第一輪是明刀明槍的讓人相互廝殺,看起來血腥殘酷,但好歹看得見對手,即便死,那至少也死得明明白白。

    然而這第二輪的險域航海,那些隱藏在海霧之下的暗礁和漩渦,要命程度可遠比幾個金丹期的敵人要厲害得多,關鍵是根本連看都看不見,最後連怎麼死都不知道,更別提其中還有海盜了。

    完全陌生,完全隨機,這種情況下哪怕是航海經驗再豐富的老鏢師,也沒有半點把握可言,這要是一旦出海,能不能活着回來就只看兩樣東西,其一是航海技術,其二是運氣,而且可以負責任的說,後者遠比前者重要得多。

    這就不叫拼命了,而是實實在在的賭命,人在很多情況下可以慷慨激昂的去拼命,但是敢於賭命的,卻少之又少。

    首先是經驗老到的老航海鏢師,同時又得是敢於賭命的超級賭徒,這兩種特徵集於一體的人,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因爲在茫茫大海之中,任何一個賭徒都絕對活不長久。

    “還是和剛纔一樣,有誰願意主動參加的,無論結果怎樣,鏢局都獎勵五萬靈玉,有要報名的沒?”齊文翰依舊沿用靈玉攻勢,還是那個道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然而這一次,卻沒有人像剛纔那樣積極響應了,齊天鏢局的一衆鏢師們彼此面面相覷,一個個都縮起了脖子,不敢和齊文翰對視,生怕被這位少東家當衆點名。

    第一輪比賽,三個平日裡一起共事的兄弟,就這麼在衆人眼皮子底下被人生生打死,場地上到現在都還留着他們鮮紅的血跡,這種震撼和刺激,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消化得了的。

    而且,衆人之中確實有不怕拼命的主,這種和人死磕,起碼還有生還的可能性,可是要去完全陌生的危險海域航海,但凡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那簡直和找死毫無區別。

    海霧、暗礁、漩渦,還有海盜,這些單獨哪一樣擺出來,都還不至於讓人望而卻步,但是全部放在一起,這可就真的是要親命了,衆人即便對自己的航海技術再有自信,也不敢去接這幾乎必死的活計啊。

    除非有逆天的運氣,再配合嫺熟的航海技術,纔能有一絲絲生還的可能,只不過,在場有誰會願意把自己的性命,完全押在這運氣上面?

    五萬靈玉雖好,但大家都怕有命掙,沒命花啊!

    眼見遲遲沒有人主動報名,齊文翰頓時陷入了左右兩難,實在不行的話,剩下唯一的辦法,就只有自己以鏢局少東家的身份強行選人了,畢竟總不能直接棄權吧。

    然而,這卻是最不可選的下下策,一旦真的這麼做了,先不說被選中的人會不會真的配合,至少對於士氣而言,這絕對是一個無比巨大的打擊。(五一勞動節快樂,不要忘記去手機qq,部落裡面參加活動哦,禮品多多……這個部落,是咱們校花讀者的官方交流部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