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可惜,歷來的南洲鏢局盛會,從來都沒有給出過棄權的權力,任何一輪比賽環節,一旦某家鏢局棄權,那它失去的絕不僅僅是這一輪比賽的積分,而是從此徹底被南洲鏢局聯盟除名。

    那種下場,對於任何一家鏢局來說,無異於滅頂之災,因爲只要失去南洲鏢局聯盟的庇護,那就必然會成爲南洲這些海盜們的獵物,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更別說站穩腳跟做鏢局生意了。

    兩害相侵取其輕,大家都是被逼無奈,沒辦法的辦法,既然不能棄權,那也只能咬着牙強行選人出戰了。

    不過這麼一來,明擺着要去送死的比賽,各家鏢局基本都不再奢求積分了,轉而非常務實的儘量將損失降到最低,那些備受倚重的鏢局好手當然不捨得推出來送死,所以這一輪很多鏢局派出來的,純粹就是一羣老弱病殘。

    這其中絕大數人,都是本身沒什麼實力,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能力,有不少還都是年輕時押鏢受過重傷,至今都留着嚴重的後遺症,甚至還有乾脆就是病重瀕死的,與其繼續混日子等死,倒不如趁這個機會,給家裡賺點兒靈玉了。

    何況。這種時候即便他們自己不想上,鏢局也會把他們強行扔出來,不上也得上。如果現在鬧事,之後絕對死得更慘,所以不認命也不行啊。

    和第一輪比賽一樣,比賽開始之前,各家鏢局都要將參賽者名單,集中交到評審裁判組手上,然後全場公示出來。

    因爲第一輪表現出彩的緣故。齊明遠本來還心情大好,然而等接過兒子齊文翰手上遞過來的報名表。看到上面凌一的大名,頓時就驚呆了,隨即二話不說,下意識就要一個耳光扇過去。當場就準備發飆!

    “你特麼是不是瘋了?!”齊明遠瞬間火氣爆棚,指着齊文翰的鼻子怒罵道,如果不是顧忌旁邊還有其他五大鏢局的頭頭,他這會兒甚至都有心把齊文翰吊起來打一頓了。

    “老爹你先消消氣,不要動怒。”齊文翰就知道會有這一出,只得苦笑着解釋道:“其他人都不肯去,兒子我本來想着是親自出馬的,可是凌一說他有把握,非得把這活攬過去。連報名表都是他自己搶過去填的,我也攔不住啊。”

    “攔不住也得攔!這種明擺着去送死的比賽,人家是好心幫咱們解圍。但咱們可不能坑人家,連這點道理你都不懂嗎?”齊明遠惱怒的瞪了齊文翰一眼,隨即道:“也不用你親自上,看看人家是怎麼做的,你就不會學着點,隨便找個老弱病殘應付一下?”

    “可就算是老弱病殘。這種事情強行選人也太傷士氣了,而且還容易在大家心裡留下陰影。長遠來看於鏢局大不利啊,還不如我自己上呢……”齊文翰皺眉道。

    從小接受精英教育,他深知人心向背乃是任何一方勢力成敗的關鍵,一旦失去人心,別說齊天鏢局纔是新晉的五大鏢局之一,即便是四海鏢局那種傳統豪門,都將步入支離破碎的噩夢深淵,這個代價太大,任何人都承受不起。

    “誰說就一定要強行選人了,還動不動就你自己上,你是誰啊?你是齊天鏢局少東家,以後要當家做主的,做事情能不能動動腦子?”齊明遠一臉的恨鐵不成鋼,狠狠敲了敲齊文翰的腦袋。

    “那老爹你說怎麼辦啊?”齊明遠一手捂着腦袋無奈道。

    “笨吶,唐老八不是一直在說,他天天被舊傷折磨得不想活了嗎?你讓他去不就得了!”齊明遠瞪着眼睛撇嘴道。

    齊文翰一愣,隨即纔想起這個唐老八,這人在齊天鏢局已經幹了不少年頭,也算是一個老資格的老鏢師了。

    聽說他年輕時候,倒是在這南洲海域闖出過一點名堂,也曾是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主,不過好勇鬥狠之人一般都難有好下場,這個唐老八也不例外,一次失手戰敗之後,被人將全身大骨頭一根根全部打斷,連內臟都被自己的骨頭戳破,幾乎都快去找閻王爺報到了。

    最後雖然被人救回一條小命,也勉強恢復了一點實力,但卻從此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加入齊天鏢局之後,剛開始還可以勉強堅持,不過時間一長,尤其吹多了海風淋多了海雨,後遺症就發作得越來越頻繁,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簡直生不如死。

    曾經有好幾次,這個唐老八都被折磨得生無可戀,想着自殺了斷,甚至都做出了嘗試,不過都被旁人阻止了,現在被鏢局當閒人一樣養着,只能靠喝酒來麻痹自己,每天都喝個酩酊大醉,渾渾噩噩。

    “這次對唐老八來說,正是解脫的好機會,還能給他家裡掙一筆數額不菲的安葬費,無論對他還是對咱們鏢局,都是好事一件,何樂而不爲?”齊明遠諄諄教導道。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老爹,這只是最消極的做法,只是應付差事而已,這樣根本不可能得分啊。”齊文翰皺眉道。

    “得分?你小子竟然還指望在這個環節得分,你特麼是不是傻啊?”齊明遠不可思議的看了齊文翰一眼,不露痕跡的指了指旁邊不遠的海無量,壓低聲音道:“知不知道爲什麼會有這第二輪比賽?”

    “難道不是你們五個人一起商量出來的?”齊文翰不由奇怪道。

    “那只是名義上這麼說而已,實際上這第二輪比賽,純粹就是四海鏢局提出來,然後各種威逼利誘,以它江湖老大的地位強行通過的。”齊明遠沒好氣的解釋道。

    齊文翰頓時無語了,他還真不知道,其中竟然還有這樣的內幕。

    “這下你懂了吧,魔冷海域本來就是四海鏢局的主場,這段所謂的新海路,對於我們這些人是陌生的,但是對於他們來說,你覺得也是陌生海路嗎?所以說,這根本就是給他們自己量身定做的比賽,有希望得分的,當然也只有他們自己,其他三十一家鏢局都只是陪太子讀書而已,得分什麼的,純屬是癡心妄想。”齊明遠唏噓感嘆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