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等到真正完全進入陌生新海路之後,差距,一下子就凸顯出來了。

    漫天海霧籠罩之下,能見度不知不覺間就已經降到了二十米之下,三十二艘船之間,彼此仍然可以聽到對方乘風破浪的聲音,但是卻已經看不清輪廓,有的甚至連輪廓都沒有了。

    能見度,對於所有航海者來說,都是最關鍵最重要的一項,一旦能見度降低,就意味沒有辦法提前觀察環境規避風險,當眼睛失去作用,尤其還是在這麼一段完全陌生的新海路,其之致命可想而知,是死是活,一切只能靠運氣。

    饒是航海經驗再豐富的老手,面對這種情況也得心裡發抖,不過林逸這個明明沒什麼經驗,對於航海僅限於最基本的船隻操控,甚至都還沒辦法操控自如的傢伙,此刻卻是一臉篤定和自信。

    砰!旁邊不遠處猛然傳來一聲巨響,隨即就聽到海水瘋狂灌進船艙的聲音,同時還伴隨着聲嘶力竭的吶喊呼救聲,只是這個聲音,很快就被巨浪給淹沒了。

    毫無疑問,旁邊不遠∈,w≦ww.處的這艘船,肯定是撞上了暗礁,才落得船毀人亡的下場,不過這都是沒辦法的事情,這種能見度連二十米之外的船隻都看不清,更別說是隱藏在海面之下的暗礁了。

    這邊的聲音還沒完全消退下去,緊接着另一邊,突然又是“砰”的一聲巨響,下場跟這邊如出一轍,又是暗礁。

    這纔剛出發,眨眼之間左右兩邊的船就已經相繼覆沒。至於離得更遠的地方,恐怕也有很多人遭遇了同樣的下場,只不過都被周圍的風浪聲掩蓋,林逸聽不到罷了。

    面對這一切,正常人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甚至忍不住要生出逃跑的念頭了,尤其如果是處在林逸這個位置上,齊文翰早就說過,只要他能夠平安回去。就算半途折返也都沒事,換做是其他人,這時候早就不顧一切調轉船頭了。

    不過林逸卻絲毫沒有這樣的打算,哪怕他也看不清前方到底是什麼情形,會不會立馬就步上其他船隻的後塵,撞上暗礁落得船毀人亡,但是始終鎮定自若,而且可以說是異常的篤定。

    無他,林逸對此有着絕對的把握。單靠他自己的感知固然無法完全判斷前方情形,但是別忘了,他身上的玉佩,那可是天然就有着預警功能。準確度百分之百!

    這個場合,這個處境,正是最大限度發揮玉佩預警功能的時候。

    不知道暗礁在哪裡,沒關係。不知道前方是否有漩渦,沒關係,不知道定點海盜在什麼地方。也沒關係,只要玉佩預警聲一響,馬上改變航向,調整到不預警的航線,自然就萬事大吉,輕輕鬆鬆規避一切不可感知的風險。

    玉佩這個預警能力,簡直就是爲眼下這個環境量身打造,有着如此牛逼逆天的金手指輔助,林逸駕起船來,那可是真的輕鬆加愉快。

    如果透過層層海霧,從半空中看下去,此時就會看到一個極爲奇異的景象,蒼茫大海之上,後方到處都是一艘艘的殘骸,而在前方海面,五號帆船卻不斷走着各種詭異的路線,一會兒之字形,一會兒又是蛇形,總之就是不好好的走直線,怎麼扭曲怎麼來。

    然而就是這種詭異扭曲的路線,卻令它好似長了天眼一般,極爲巧妙的愣是避開了所有暗礁,甚至連時不時冒出的巨大漩渦,也都被它貼着邊通過,場面看着着實險象環生,驚險至極,唯獨林逸這個船隻操控者,心中倒是踏實得很。

    這一輪比賽,果然和衆人事先預想的如出一轍,尚還沒到半途,三十二家鏢局就幾乎已是全軍覆沒,林逸所過之處,時不時就能看到船隻殘骸,同時還有海中翻涌的肉食性怪魚,至於那些鏢師,則是連屍體都找不到了,妥妥的屍骨無存。

    如果沒有玉佩預警,估計就連林逸,也得步上衆人的後塵,被這些兇猛嗜血的肉食性怪魚填進肚子,當然,世上沒有如果這一說,而且真要是沒有玉佩這個倚仗的話,林逸也不會逞強主動上陣。

    “二十一艘。”林逸在心中默默盤算,這是他一路以來見到的殘骸數量,也就意味着這一輪險域航海,至少有二十一家鏢局已經被淘汰出局,這都還只是眼前切實看到,如果算上其他一些沒看到的,總數字只怕都已經快逼近三十了!

    如此之高的淘汰率,實在是令人髮指,而且林逸還注意到,那些殘骸之中不乏一些高排位的編號,比如說二號,這就代表着就連神風鏢局這樣的傳統豪門,也都跟其他鏢局一樣折戟沉沙了。

    “這麼危險的比賽,正常應該沒人能夠完成吧,也不知道誰設計出來?”林逸不由有些奇怪道。

    這一點他感觸最深,不僅是途中看到的那些船隻殘骸,關鍵是他自己走的路線,回想起來也是怎麼看怎麼奇怪,這條海路的複雜險惡程度,實在是遠遠超乎常人想象。

    如果沒有玉佩預警這種金手指協助,別說是比賽了,就是慢慢騰騰一點一點探索,那至少也得耗上個把月的工夫,才能勉強探出一條通道來,否則絕對來多少死多少,總而言之,這根本就不是可以拿來比賽的地方。

    林逸心中正犯着嘀咕,忽然一個拐彎之後,前方不遠處,傳來一陣與尋常風浪不一樣的聲音,仔細一聽,這分明是有船在前面疾行!

    林逸不由一驚,前面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還真有能夠在這種海路上馳騁的高人?而且聽這速度,那可是一點都不慢啊!

    因爲有海霧遮掩的緣故,林逸看不清前面那艘船的編號,甚至神識也被阻隔,不過至少可以判斷出一點,肯定也是這次比賽的參賽船隻,要不然誰吃飽了撐着,來這種險惡地方航海?

    後方林逸在納悶的同時,前方這艘帆船之上,掌舵的一箇中年男子,也同時察覺到了林逸的存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