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砰!一號帆船猛然調整方向加速,直挺挺的衝着五號帆船的側面就撞了上去,一副弄不死你就弄死我自己的驚悚架勢。

    其他方面也許不行,但要說撞船,王白條的水平那絕對是登峰造極,他以前就是吃這行飯的,別說當海盜的時候,就連他之後加入四海鏢局幹鏢師,也沒少撞沉別人的船隻,只不過對象換成了海盜而已。

    林逸立足未穩,這一下差點就吃了大虧,虧得玉佩預警及時,他在最後時刻勉強將帆船位置調整了過來,否則以對方的來勢洶洶,真要是被撞中側面,不說整艘船被腰斬,至少翻船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即便如此,林逸這艘五號帆船也都被硬生生撞得偏離安全路線,差點就一頭撞上旁邊不遠的暗礁,下場可想而知。

    以林逸略顯生疏的駕船技術,能夠在這種情況下最終穩住方向,都已經是頗爲難得的事情了,然而王白條卻沒打算這麼輕易放過他,一次不行再來一次,兩次不行再來三次。

    反正以彼此雙方的位置,王白條這∧→,w♂ww.邊是佔據了絕對的主動,處在前方的林逸,根本就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只能任他蹂躪。

    砰!船身又是一震,因爲提前有所防備,這一次倒是沒有像剛纔那麼措手不及,不過也同樣好受不到哪裡去。

    “不知死活!”林逸眼神之中殺機一凜,換做其他人處在他這個位置,這時候唯一的應對辦法,估計就是加快速度擺脫對方,但是在這條完全陌生卻又危機四伏的海路。不計代價的提升速度,無異於自尋死路。

    事實上,這也正是王白條此刻在打的主意,在他眼裡五號帆船隻有兩種選擇,要麼被自己生生撞沉,要麼加快速度擺脫自己,而無論哪一種,最終都是難逃一死。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林逸其實還有第三種選擇,乾脆跳船過來。殺了他王白條!

    對於林逸來說,殺一個金丹期高手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殺完之後,如果自己那五號帆船沒事,那就跳回五號帆船繼續完成比賽,如果出事了,那就乾脆就地駕着一號帆船回去。

    反正比賽是看人的,又不是看船的,只要林逸安然回去。到時候照樣是齊天鏢局得分。

    這邊王白條還在得意洋洋,以爲徹底將林逸逼入了死衚衕,殊不知他自己纔是站在了鬼門關前,一旦林逸行動。他就得去向閻王爺報到了。

    信心十足,王白條當即第三次發起衝撞,眼看着就要撞實,卻發現前面五號帆船突然船帆一轉。竟是改變方向,直接朝着右邊去了。

    “想跑?!”王白條眼皮一跳,下意識就要追上去。然而緊接着忽然一驚,按照他之前探測的安全路線,這時候可是必須得左拐啊!

    如果往右邊走,雖然也不是完全不行,但他之前探測的時候,即便用小船都很難通過,何況是這種大型帆船,根本就沒有安然通過的可能,反而左邊倒是通暢得多。

    “哼,既然反正都是死,那老子就放你一馬,讓你去自生自滅算了。”王白條很有些遺憾的罵罵咧咧,隨即調轉船頭往左邊去了,畢竟他總不能爲了撞沉林逸,把自己也搭進去一起陪葬吧。

    一邊幻想着林逸船毀人亡的悽慘死狀,一邊得意的哼着小曲兒,王白條重新心情大好,但是沒過多久,當看到斜前方一艘小船的輪廓,在海霧之中緩緩變得明朗之後,王白條頓時就高興不起來了,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

    這艘船的噸位極小,幾乎都還不到王白條帆船的十分之一,上面只能堪堪坐五個人,如果正面衝突的話,王白條完全可以直接碾壓過去,但是借王白條一百個膽子,他也絕對不敢這麼做。

    因爲小船上懸掛的骷髏黑旗,他是再熟悉不過了,這特麼是海盜啊!

    按照比賽規則,海路之上會隨機一個位置,通過飛行靈獸直接空投的方式,安插定點海盜,因爲這是由五個評審裁判各自提供座標隨機打亂,所以即便是四海鏢局,事先也完全沒辦法預測,對於王白條來說,這也是唯一的未知因素。

    萬萬沒想到,做了這麼周密的準備,最終竟然還是撞上了定點海盜,人算不如天算,這特麼難道是天意嗎?

    不等王白條進一步反應,那邊的定點海盜,已經氣勢洶洶的殺了過來。

    王白條頓時眼前一黑,氣得吐出一大口鮮血,因爲他這時候忽然想起,之前那五號帆船右轉得非常突然,在這種極度危險的海路即便要逃,也不可能冒然轉向,現在這麼看起來,好像並不是狗急跳牆這麼簡單,而根本就是意味深長啊……

    雖然是金丹期高手,但王白條從來就不相信,世上真有什麼能夠未卜先知的神通廣大之輩,他覺得這都是被人吹出來的,但是今天,他終於相信了,只不過相信得太晚了……

    魔冷碼頭,一衆人都在翹首以盼,各大鏢局的負責人雖然不抱什麼期望,但是總歸還存着一絲絲僥倖,哪怕派出去的都是老弱病殘,可是萬一走逆天狗屎運呢?

    其他人倒還罷了,心存僥倖也不會太過緊張,不過齊文翰這邊,這可是真的心急如焚,一邊要時刻盯着遠處是不是有船隻回來了,一邊時不時就要瞄一眼長香燒了多少,同時還得看着玉牌子母陣,看看五號玉牌是不是安然無恙,一雙眼睛根本都不夠用的。

    衆人出發不久之後,各家鏢局負責人心中的那一絲僥倖,就被徹底粉碎,玉牌子母陣這裡可謂情況不斷,總共三十二塊玉牌,幾乎是一塊接着一塊砰然碎裂,短短不到半柱香的工夫,三十二塊玉牌就碎掉了整整三十塊!

    短短半柱香時間,卻近乎全軍覆沒,如此之高的陣亡率,實在是令人頭皮發麻,各大鏢局守在碼頭的這些鏢師們,不由一個個暗自慶幸,得虧剛纔咬住了不上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