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否則的話,這會兒妥妥都已經葬身魚腹了。

    聽着這些玉牌碎裂聲,齊文翰簡直是心驚膽戰,每聽一聲都得掙扎半天才敢去看,心理素質再好也經不起這麼折騰啊。

    所幸,五號玉牌一直安然無恙,三十二塊玉牌,剩下的最後兩塊玉佩,一個是一號,另一個就是五號。

    四海鏢局的負責人,從始至終都自信滿滿,壓根連看都沒去看玉牌子母陣一眼,似乎結局已經板上釘釘,而齊文翰捱到這一步,心裡也總算稍微放心了幾分。

    看來自己的選擇沒有錯,凌一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既然敢去,就說明他有着十足的把握,如今玉牌子母陣的情況就是明證。

    不過饒是如此,在沒有見到林逸平安返航之前,齊文翰還是不敢完全放下心來,心中依然在緊張祈禱,希望接下來不要出任何意外。

    一炷長香的時間,說長不是很長,說短卻也不短,按照比賽規則,如果能夠在一炷長香之內返航,就能得到最高的兩百分。

    ≈→,ww¤w.但是,這也就僅限於理論而已,第一輪這麼多鏢局,拼了這麼多人命,最終也就四海鏢局的得分超過了一百,分數哪是那麼好得的?

    所以,兩百分的高分,只是看起來很美罷了,其實也就是一個空中樓閣般的擺設,正常根本就沒人能夠達到。

    雖然大家都沒有親自去過比賽海路,但既然會在這好手雲集的大會中拿出來,那自然就可以想得到。這段海路絕對不簡單,近乎全軍覆沒的死亡率就是最好的證據,而且來回足有四十里路,一炷長香之內趕回來,談何容易?

    但凡是稍微有點常識的內行人,都壓根就不覺得能有人在一炷香之內趕回來,尤其現在三十二家鏢局,死得都只剩下兩個了,別說一炷香,能夠有人在三炷香之前回來。就已經非常難得了。

    “有船來了!”眼看着第一炷香就要燒完,這時候不知是誰忽然喊了一聲,碼頭頓時一陣騷動,所有人都踮着腳尖翹首以盼,而那些內行專家們,頓時一個個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彼此面面相覷。

    “不會是外來船隻吧?”有人忍不住嘀咕懷疑道,邊上立即有很多人贊同附和,爲了這次大會比賽。碼頭雖然是被臨時封鎖了,但卻無法完全禁止外來船隻入港,所以如果是外來船隻,一點也不奇怪。

    不過緊接着。隨着那艘帆船越來越近,被海霧遮掩的輪廓越來越清晰,衆人便紛紛放棄了這個推斷,因爲這艘帆船。分明就是比賽所用的制式帆船。

    “嘿嘿,王白條這小子倒是有長進啊!”海無量和其他四位評審裁判坐在一起,見狀不由有些驚喜道。

    在之前的專門演練中。王白條的最好成績是兩炷香,按照比賽規則不多不少可以拿一百分,萬萬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能給出這樣的驚喜,這可是平白多拿一百分啊。

    “恭喜恭喜,看來今年又是四海鏢局獨佔魁首了。”邊上趙不凡等人一齊拱手向海無量賀喜,心中則是暗自無奈,這讓四海鏢局一下多拿兩百分,自己這些鏢局,真的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啊。

    沒辦法,這種情況其實在之前通過這項比賽的時候,就已經可以預料到了,同爲五大鏢局,四海鏢局的霸主地位終究是不可撼動的,以它強大的勢力底蘊,已經足可極大程度上控制比賽結果,面對它的蘿蔔加大棒攻勢,衆人想不低頭都不行。

    “哪裡哪裡,大會這纔剛剛開始,說這些都還言之過早啊,不過是佔了點先機而已,大家都還有機會。”海無量哈哈一笑,將衆人的恭喜生受了下來。

    所有人有意無意的,似乎都把一件事給刻意拋在了腦後,至今還活着的參賽者,可不僅只有四海鏢局的一號,同時還有齊天鏢局的五號!

    聽着海無量幾個相互恭維,旁邊齊明遠不由在心中暗罵虛僞,不過卻也不敢表現出來,畢竟就算是他,也不太相信這時候返航的,會是自家鏢局的凌一……

    “好了,這一輪比賽不易,咱們身爲評審裁判,我覺得應該去迎接一下優勝者,大家覺得意下如何?”海無量忽然起身道,意思很明顯,他要借這個機會好好捧一捧優勝者,說白了就是想自己四海鏢局多出一點風頭。

    趙不凡幾個不由面面相覷,心底下都是一肚子髒話,不過面子上卻是不想爲了這麼點小事,跟海無量和四海鏢局過不去,既然對方這麼要求,那就捏着鼻子給他捧回場吧。

    五大鏢局的一衆首腦,當即來至碼頭最前沿,親自等候帆船靠岸,周圍頓時一陣轟動,這種待遇當真是史無前例了,這五人可是代表着整個南洲鏢局界的最高層啊。

    “五號!是五號!”人羣中忽然有人喊了起來,隨即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帆船上面的編號,一個個驚詫無比,議論紛紛。

    海無量本來滿心得意,然而等他看清楚這個編號之後,頓時整個人都僵住了,臉色瞬間沉得跟鍋底一般,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反觀齊明遠和齊文翰,還有齊天鏢局上下一衆人,則頓時喜出望外,歡呼震天。

    船隻靠岸,林逸從船上跳了下來,看了一眼還沒完全燒完的第一炷長香,又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堵在面前,表情極爲精彩紛呈的海無量衆人,轉向齊明遠和齊文翰淡笑道:“還好,幸不辱命。”

    其實,如果不是最後那一段海路暗礁密佈,極其難走的話,他完全可以回來得更快,不過現在也沒什麼區別了,反正都是一炷香,得分是一樣的。

    “太牛逼了!太牛逼了!”齊文翰衆人頓時興奮得當場將林逸擡了起來,一個個又叫又跳,狂喜不已,興奮難平。

    “看來得恭喜齊總鏢頭了,真是出人意料,不同凡響啊。”趙不凡幾人愣神片刻之後,轉向齊明遠拱了拱手,同時又饒有意味的瞥了一眼海無量,看這傢伙怎麼反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