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人一個個眼珠子都瞪圓了,臉上俱是掩飾不住的豔羨表情,這都抵得上他們這些人不眠不休,幹上幾十年的心血成果了!

    “這是什麼意思?”林逸微微一愣,隨即皺了皺眉,看着齊明遠和齊文翰父子倆道:“我替鏢局出戰,是因爲咱們之間的這份交情,這份情義,和靈玉沾上關係的話,就沒什麼意思了吧?”

    他自己帳下的天丹閣,在中島每天進賬都至少有好幾萬,林逸如今根本就不缺靈玉,這次之所以答應參加南洲鏢局盛會,一來是爲了藉機對付巫暴良,二來也是剛好幫齊天鏢局一個忙,可如果攤上靈玉的話,未免就太俗了。

    “凌少俠是重義之人,這一點我們大家都知道,但就是衝着這一點,這十萬靈玉你更加非收不可了!”齊明遠卻是振振有詞道。

    “爲何?”林逸不禁有些莫名其妙。

    “凌兄你莫非忘了,白天比賽的時候,我可是向大家都明說了的,無論第一輪還是第二輪比賽,只要是參加之人,無論結果輸贏,一律獎勵五≡≤,w→ww.萬靈玉,如今其他人都已經發放了,就只剩下凌兄你一個,凌兄你是可以視靈玉如糞土,但總不能讓我這個鏢局少東家食言而肥吧?”齊文翰接茬解釋道。

    “不錯,第一輪奪鏢戰,凌少俠你的臨場指揮可謂居功至偉,至於這第二輪險域航海,那就更加不用說了,咱們鏢局現在所得的三百分之中,兩百六十分都是出自凌少俠之手。這一點總是毋庸置疑的吧?”齊明遠面向衆人道。

    “沒錯,凌鏢頭居功至偉!”齊天鏢局上下齊刷刷附和道。

    “這麼說,這十萬靈玉我還真的是非收不可了?”林逸看着這一幕不由苦笑,這麼異口同聲,他都懷疑這些人是不是特意排練過了……

    “非收不可,說句實在話,以凌少俠你的天大功勞,十萬靈玉都太少了,三十萬靈玉還差不多,只不過這次南洲鏢局盛會纔剛開始。接下來還有不少用靈玉的地方,反正都是自己人,所以我也就厚臉皮一回,只能請凌少俠你先包涵一下了。”齊明遠一臉誠懇道。

    南洲鏢局盛會,對於各家有志於爭奪名次的鏢局來說,其實就是一場燒靈玉的盛會,幾乎每一場比賽都得靠靈玉來激勵士氣,光是這第一天的比賽,齊天鏢局賞給門下鏢師的靈玉數額。便已達到足足五十萬之巨!

    其他鏢局即便出手沒有這麼闊綽,卻也不會差太多,除非它們甘於落後。

    然而齊天鏢局,畢竟不像四海鏢局那樣的傳統豪門。身爲五大鏢局上一屆的新貴,底蘊其實是非常有限的,即便提前有所準備四處拼湊,財力依然難免捉襟見肘。

    所以爲了明後天的比賽打算。齊氏父子哪怕再有這個意願,終究還是不敢現在就給林逸太多,否則到時候給不出賞金。那真就得淪爲大會笑柄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林逸想不點頭都不行了,不過收下這十萬靈玉也無所謂,反正到時候臨走之前,給齊天鏢局專門煉製一些丹藥留下來,就足可作爲回報了。

    “爽快!”齊明遠和齊文翰父子倆頓時大喜,當即舉杯對着林逸和一衆鏢師敬道:“今天能夠贏得開門紅,多虧凌少俠和諸位盡心盡力,我父子倆在此謝過大家了!之後的比賽,還望諸位再接再厲,爲我齊天鏢局再創新高,我爲大家準備好慶功宴,等回到葳弧城,不醉不歸!”

    “不醉不歸!”衆人一起舉杯歡慶,歡呼震天。

    齊天鏢局這邊歡欣鼓舞,相比之下,其他鏢局的氣氛可就遠沒有這麼熱烈了,尤其是主場作戰,被行內行外所有人視爲頭號熱門的四海鏢局,此刻鏢局上下,氣氛更是極爲凝重壓抑,愁雲慘淡。

    鏢局內堂,海無量一臉陰沉的坐在主位,而他的面前,則跪着不知何時已被打得遍體鱗傷,全身上下都沒有一處完好的王白條。

    “既然已經領過了家法,那就給你小子一個活命的機會,說說看吧,到底是怎麼回事。”沉默許久,海無量終於面沉似水的發話道。

    “是。”王白條不敢怠慢,連忙戰戰兢兢的將比賽過程,從頭到尾都詳細描述了一遍,不敢有半點隱瞞,畢竟如果不能說動海無量,那他這條小命可就要交代了啊。

    “你的意思是,齊天鏢局那個叫凌一的傢伙,有古怪?”海無量聽完之後心中一凜。

    “絕對有古怪,海爺您是知道的,這段海路到底該怎麼走,只有我最清楚,其他任何人都不知情,如果那小子真的是跟着我,先不說海霧這麼重,再牛逼的船師也很難跟緊,即便他真的跟緊了,可爲什麼餌渦那裡卻能剛好避開呢?總不能是剛好走了狗屎運吧?”王白條連忙道。

    “繼續說下去。”海無量若有所思道。

    “是,還有在那之後,他被我追擊的時候,突然選了一條最難走的路,連我都沒有把握走過去,可他硬是在一炷香之內趕回來了,而我選了另一個更容易走的路,卻突然遇上了定點海盜,海爺您不覺得這事情太邪門了嗎?”王白條眼巴巴看着海無量道。

    “有點意思,一次是運氣,但總不能連着兩次都是運氣……”海無量眼神一閃,捏着下巴道:“我之前聽人說起過,齊天鏢局第一輪奪鏢戰能夠拿六十分,就是靠這個人在臨場指揮,看來這個叫凌一的傢伙,確實不是簡單角色!”

    “這傢伙接連壞咱們好事,爲免之後再出亂子,海爺您看是不是要先下手爲強?”王白條做了一個割喉的陰狠手勢,他之所以落得如今遍體鱗傷,甚至還有性命之憂的悽慘處境,說白了其實都是林逸帶給他的,他當然恨之入骨。

    “你腦子有坑吧?”海無量順勢一腳踹在他臉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