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海無量冷哼道:“這種人必然是齊天鏢局的重中之重,這個時候去動他,先不說能不能得手,即便得手了,到時候是個人也都得懷疑到咱們頭上來!”

    “嘶!”王白條被踹中傷口,不禁痛得倒抽冷氣,卻依舊心有不甘:“可是海爺……總不能就這麼放過他吧……”

    “放過他?”海無量挑了挑眉毛,語氣莫測道:“哼,不管怎樣,這人確實不可小覷,得先好好調查一下這人底細才行,這事就交給你去辦,記住,不要讓第三個人知道。”

    “是,屬下遵命!”王白條心中大喜,連忙忍痛應命,既然海無量會給他派任務,就說明自己這條小命暫時是保住了,當即忙不迭退了出去。

    “凌一?哼,不管你是哪裡來的貨色,到了我這裡,是龍,也得給我盤着,是虎,也得給我臥着!”海無量臉上殺機一閃而逝。

    海無量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讓王白條去調查凌一的同時,距離他四海鏢局不遠的一家客棧內,龍舟鏢局的幾個首腦人物,也正在對着這個■長■風■文■學,x.名字咬牙切齒。

    “凌一!就是這個凌一!害死我兒的罪魁禍首!若不將此人千刀萬剮,我誓不爲人!”房間之中,一個身披灰色大衣的環須男子咬牙切齒道,此人氣勢滔天威風凜凜,正是葳弧海域臭名昭著的毒眼傭兵團當家之主,程浩楠。

    此刻房間內還有另外兩個男子,左側這人天生一字濃眉,一對豹眼兇光外露。長相之兇惡足可令人過目難忘,乃是龍舟鏢局總鏢頭,龍奎霸。

    而坐在程浩楠右手邊的這人,則是一對三角陰陽眼,面呈一種極爲詭異的青黃之色,令人望之不寒而慄,乃是毒眼傭兵團的神秘軍師,程浩楠麾下第一人,巫暴良。

    自從龍舟鏢局和毒眼傭兵團聯手之後,雙方人馬合爲一體。令人聞風喪膽,儼然已有成爲葳弧海域最強勢力的趨勢,而這三人自然也就走到了一起,成爲主宰麾下兩家人馬命運的頂級三人組。

    這一屆南洲鏢局盛會,龍舟鏢局來勢洶洶,將齊天鏢局取而代之,躋身南洲五大鏢局之一,這是他們三人之前定下的最低目標。

    然而才兩輪比賽過去,這個目標卻已成了一個笑話。因爲林逸的存在,齊天鏢局積三百分雄踞榜首,就連四海鏢局都被它遠遠甩在身後。

    而至於龍舟鏢局,雖然加入了毒眼傭兵團的精兵強將之後。實力確實暴漲,在第一輪比賽斬獲了九十分的高分,也算是一匹不小的黑馬,只可惜第二輪和其他二十九家鏢局一樣。一分未得。

    區區兩輪比賽,卻是硬生生被齊天鏢局給甩出了兩百一十分的巨大分差,如此懸殊的差距。這要是還想着說將齊天鏢局取而代之,那隻能用自欺欺人來評價了。

    聽着程浩楠的咆哮,此刻房間內的氣氛不禁有些凝重,身爲龍舟鏢局總鏢頭,龍奎霸這一回本是雄心勃勃,如今卻被齊天鏢局,準確的說是被林逸當頭一盆冷水澆下,心情自然好不到哪裡去。

    而程浩楠,如今則已將兒子程畦田的死,全部算在了林逸的頭上。

    他當然知道真正動手殺死他兒子的,乃是晨星學院三巨頭之一的東海神尼,只是,他敢去找東海神尼算賬嗎?

    當然不敢,借他程浩楠十個膽子,也絕對沒有如此膽量!

    單憑毒眼傭兵團的實力,連在葳弧海域都算不上無敵,而放眼南洲衆多海域,更是連一流勢力都算不上,若和晨星學院這樣的東洲巨無霸去對抗,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到時候唯一的下場,只能是被人一個手指頭摁死,分分鐘的事情而已。

    所以,程浩楠不僅不敢記恨東海神尼,甚至連身爲東海神尼親傳弟子的黃小桃,他也不敢有任何想法,自然而然的,所有仇恨當然就全部轉移到了林逸身上。

    程畦田固然不是林逸親手殺的,但事情卻是因他而起,說他是罪魁禍首毫不爲過,程浩楠不殺他殺誰?

    林逸如果沒有洪氏商會名譽副會長的身份,如果不是和黃小桃這個東海神尼的親傳弟子關係密切,程浩楠估計早就按捺不住,不顧一切的出手報仇了!

    正因爲顧忌着他這兩重敏感身份,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容易招來天大的麻煩,程浩楠纔不敢光明正大的動手,只能轉而在暗地裡尋覓機會。

    只是,林逸這陣子要麼窩在洪氏商會,要麼就在齊天鏢局,無論哪一家,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摸進去殺人,談何容易?

    身爲葳弧海域人人談之色變的地頭蛇,程浩楠絕對不是一個會忍氣吞聲的主,但是面對林逸,面對喪子深仇,沒辦法,他不想忍也得忍,一直咬牙切齒的忍到今天。

    “殺了他!老子一定要殺了他!”程浩楠如今再也忍耐不住了,一副要將人生吞活剝的猙獰表情,轉頭看着巫暴良道:“軍師,你快想個辦法,怎麼樣才能殺了那個凌一!”

    “不錯,這個凌一是我們心腹大患,此人不除,我們想要取齊天鏢局而代之,可謂難如登天。”龍奎霸點頭附和道。

    這才兩輪比賽,這個凌一就已經明裡暗裡幫着齊天鏢局,奪下了整整兩百六十分,硬生生成了整個大會的焦點,能力之強可見一斑,如果繼續放任下去,之後比賽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超級發揮呢。

    “兩位不用着急。”巫暴良看了兩人一眼,神情睥睨道:“這次南洲鏢局盛會,其實正是剷除此人的好機會,別看那小子現在風光,等他遇上我,那就是一個死。”

    “那是自然,區區一個金丹期高手,怎麼可能是軍師你的對手!”程浩楠和龍奎霸同時點頭道,他倆雖然都是心高氣傲之人,但對於這巫暴良的實力,卻是十分認可,甚至可以說是頗爲忌憚。

    “這次大會,給了我們一個名正言順殺死他的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