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海總鏢頭,箱子裡面有多少靈玉啊?”人羣之中不知是誰大聲喊了一句,引來一陣鬨笑,不過也挑起了衆人的好奇心,這個問題,在場每個人都想知道。

    無論是置身事外的圍觀羣衆,還是各家鏢局的負責人,尤其是那些被隨機挑選出來的參賽鏢師,對這個問題都尤爲關注。

    人爲財死,鳥爲食亡,正如一句老話,叫做世上無所謂忠誠,忠誠只是因爲背叛的籌碼不夠,這些寶箱之中到底裝了多少靈玉,直接決定了每一個參賽鏢師的選擇。

    如果真是不可估量的天文數字,那麼估計三十二家鏢師,都得全軍覆沒,而如果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數目,那麼這場人心考驗就又毫無意義了,如何設定這個數目,纔是本輪比賽的關鍵所在。

    “大家都想知道是麼?那太簡單了,這些寶箱裡面放的靈玉都一樣多,只要隨便拿一隻出來,當着大家的面數一數,不就知道了麼!”海無量哈哈一笑,隨即從旁邊招來十個工作人員,吩咐道:“爲了滿足大家的好奇心,你們把這隻寶箱裡面的靈玉,全部數一遍!”

    “是!”工作人員當即照辦,圍着海無量隨手拖出來的那隻寶箱,當面將其打開,頓時引起全場一片喧譁,裡面滿滿當當,真的裝滿了靈玉!

    △≤,$

    十個工作人員,同時開始清點寶箱內的靈玉,而全場衆人,就這麼一邊看着,一邊不住的嚥着唾沫。

    “考驗這就已經開始了,這一關,恐怕沒那麼好過啊。”林逸看着這一幕,不禁搖頭失笑道。

    當衆清點靈玉,這一招看起來沒什麼出奇之處,但是對全場衆人的衝擊。實可謂無與倫比,尤其是那些參賽鏢師,原本他們也許還能夠咬牙抵住誘惑,然而時間一旦拖長,眼睜睜看着清點出來的靈玉越堆越高,這個誘惑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扛得住的。

    整個過程之中,但凡生出半點私心雜念,最終都會在惡魔的不斷誘惑和自我說服之下,走向忠誠的對立面,拖得時間越長。最終做出背叛選擇的可能性就會越高!

    “凌兄說得不錯,這麼搞下去,最後能有幾個人頂住誘惑,真的不好說啊。”齊文翰苦笑着點頭道:“每一輪比賽都要減員,參加完這一屆的南洲鏢局盛會,這麼鏢局還不知道得折損多少人手呢……”

    前兩輪自不必說,每一家鏢局都是拿人命在比拼,而現在這第三輪,看起來不聲不響。沒有任何危險可言,其實最終造成的減員,只怕比前兩輪加起來都還要多。

    畢竟這些參賽鏢師,一旦他們頂不住誘惑點頭了。那就意味着,他們之後必然要離開鏢局,而對於每一家鏢局來說,走人跟死人。其實最終效果是一樣的,都是戰鬥力減員。

    十個人,足足數了半炷長香的工夫。才終於將一個寶箱內的靈玉全部數完,加在一起不多不少,正好五萬靈玉!

    這個數目,對於在場絕大數人來說,已是近乎天文數字了,他們辛辛苦苦幾十年,也未必能夠存下這樣鉅額的財富。

    很多人都已經看得口乾舌燥,甚至恨不得自己就是場上的參賽鏢師,隨隨便便點個頭就能拿走整整五萬靈玉,而且還有五大鏢局的承諾,不用承擔任何風險,這種好事天底下哪裡去找啊?

    “竟然是五萬靈玉……”齊文翰頓時愣住了,而旁邊其他一衆鏢師的神情,或多或少都有些微妙。

    之前兩輪比賽,每一輪都是要拿性命去拼,參賽者最好的下場,哪怕僥倖不死也至少要落個半殘,而即便如此,齊文翰給出的懸賞也才只有五萬靈玉而已。

    然而現在,同樣是五萬靈玉,那些被隨機選中的參賽鏢師,什麼事情都不用做,什麼風險都不用承擔,點個頭就可以輕鬆得手,這要是還不動心那才真見鬼呢!

    就連場下的其他鏢師,一個個頓時都有些心理不平衡了,天上掉下大餡餅,這麼好的事情,怎麼就輪不到自己?

    “好了,該知道的東西,大家都已經知道了,現在就看各位參賽鏢師自己如何選擇。”海無量面向衆人朗聲宣佈道:“聽我的命令,想要拿走這五萬靈玉,從此逍遙快活的參賽鏢師,往前走三步,不要這五萬靈玉,繼續對鏢局保持忠心的參賽鏢師,往後退三步,現在開始!”

    話音落下,全場氛圍陡然緊張了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這三百二十名鏢師身上來回掃視,無論誰有半點動作,都會立即成爲全場焦點。

    這個時候要說壓力最大的,反倒不是場上的這些參賽鏢師,而是齊文翰這些各家鏢局的負責人。

    畢竟參賽鏢師面對五萬靈玉,無論拿還是不拿,都只需要考慮自己一個人的得失罷了,只要衡量清楚這五萬靈玉是否值得自己背叛鏢局,從而做出抉擇即可。

    然而齊文翰這些鏢局負責人,卻是要面對整個鏢局的得失,如果這一輪表現上佳,沒有走掉幾個鏢師倒還罷了,一旦走掉的鏢師人數衆多,麻煩可就大了。

    到時候,他們需要面對的危機,絕不僅僅是單純的戰鬥力減員,更棘手的問題在於,整個鏢局的聲譽和口碑都會受到巨大沖擊。

    信譽乃是鏢局的安身立命之本,包括根基最爲雄厚的五大鏢局在內,對於任何一個鏢局來說,若是從此失去大衆的信賴,那無異於滅頂之災!

    緊緊盯着場上那些參賽鏢師的動作,尤其是自家鏢局的那十人,齊文翰緊張得冷汗都下來了,以他對這十人的瞭解,其中大多數應該都問題不大,可是剩下的那幾個,卻是真的不好說,畢竟五萬靈玉的誘惑實在不容小覷。

    終於,在全場所有人的關注之下,有人率先做出了抉擇,是一個來自小鏢局的參賽鏢師,往前走了三步。

    “好,你可以走了。”海無量當即就讓工作人員,將一隻寶箱交給此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