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齊明遠見狀臉色一沉,這就是排位靠後的劣勢,但凡有點什麼可能性,以衆人的實力輕輕鬆鬆就可以排除,技巧再好都是白搭。

    衆人探頭看去,仔細在每塊礁石上過了一遍,卻並沒有發現鏢物,也絲毫沒有被人鑿開過的痕跡,齊明遠隨之鬆了一口氣。

    “沒有?”海無量不由皺了皺眉,其他衆人紛紛面面相覷,狐疑道:“這麼說,難道還是藏在船上?”

    可是,這麼小一艘貨船,衆人已經上上下下把每一處可能的地方都搜索過了,這就已經陷入了思維慣性,再去找也未必能夠找得到吧?

    齊明遠看着這一幕頓時樂了,這一下,原本的劣勢倒變成了優勢,經過之前二十九艘船隻的練習,衆人不自覺間形成的思維慣性,反倒成了最好的障眼法。

    “既然這樣找不到,那就換個方式,把這船給拆解了,再一點一點找!”海無量突然發話道。

    “啊?拆了?”衆人頓時一驚,誰都知道一旦船隻被拆解之後,那肯定是什麼東西都藏不住了,真要這麼做的話,恐怕沒有任何一家能撐過一炷香吧?

    “海總鏢頭,你這麼明目張膽的針對我齊天鏢局,莫非是怕我們再拿高分嗎?這話要是傳出去,恐怕不太好聽吧?”【~,w≤ww.齊明遠這邊可都還沒高興完呢,一聽這話頓時神情不善的冷哼道。

    這麼一說,旁邊衆人不禁紛紛恍然,一個個露出了看好戲的表情,敢情這原來是私人恩怨啊,剛纔齊明遠壞了他們四海鏢局的好事,海無量明顯是想借此來找回場子的!

    “齊總鏢頭這話說得言重了吧,天地良心,本人身爲評審裁判。所想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比賽更加公平公正,哪裡來針對你齊天鏢局一說?”海無量冷笑迴應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是我說錯了,我向海總鏢頭您道歉,不過我就問一句,獨獨輪到我齊天鏢局的時候,您就開始張羅着拆船,這合適嗎?”齊明遠不卑不亢道。

    “這有什麼合適不合適的,齊總鏢頭你難道忘了。咱們現在扮演的可是劫匪,劫匪惱羞成怒之後把船拆了,這難道很奇怪?”海無量非但不顯理虧,反而振振有詞。

    “這……”齊明遠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倒是被他給噎住了,劫匪搶完之後把船毀了的還真不少見,很多爲了毀屍滅跡,甚至都是潑上油,一把火給燒了。

    “齊總鏢頭如果還有意見。那也可以,咱們五個評審裁判乾脆來個舉手表決,少數服從多數,這總沒什麼話好說了吧?”海無量故作大度。向其他幾個評審裁判道:“勞駕幾位表個態吧,要不要拆這個船?”

    “拆,咱們既然是劫匪,哪有不拆的道理。如果不是海總鏢頭提醒,咱們這幾個評審裁判可都得被人說失職啊!”趙不凡三人幾乎是異口同聲。

    反正他們三家鏢局和四海鏢局一樣,都早已經輪過去了。現在五大鏢局就只剩下最後的齊天鏢局,站在他們的立場,當然是齊天鏢局一分不得最好,他們可都犯着眼紅病呢。

    “好,那待會拆的時候,各位可得睜大眼睛好好看清楚了,省得漏在海里,說我們齊天鏢局犯規。”齊明遠看了衆人一眼冷冷道。

    事已至此他也沒辦法了,總不能當場跟這些人全部撕破臉皮,那樣的話,齊天鏢局從此在南洲海域也就再無立足之地了,形勢比人強,這口氣他就算忍不了,也得先強行忍下去,直到不用再忍的那一天。

    “齊總鏢頭儘管放心,我們幾個站在這裡的目的,就是爲了保證比賽公平公正,絕不會讓你們齊天鏢局平白吃虧的。”海無量和趙不凡幾人相視一笑。

    由海無量下令,衆人相繼下船之後,當即開始拆解船隻,以他們衆人的實力,別說是小小一艘貨船,即便是那種巨型帆船,也是隨手就能滅成粉碎,當然寶船除外。

    衆目睽睽之下,一股強大的真氣將整艘小貨船直接裹上了天空,然後就在半空之中,砰然四裂,七零八落,碎得那叫一個稀巴爛,連超過三尺的木頭都不剩,更別說其他了。

    衆人的眼睛死死盯着半空落下的這些零碎,由於鏢物寶箱乃是特製,質地遠比普通木頭結實得多,而剛纔這股真氣又刻意控制了力道,所以不會損壞鏢物,以他們的過人眼力,應該很容易就能看到。

    “沒有!”衆人頓時愣了,海無量傻眼了,就連以爲到此爲止的齊明遠,也跟着一起呆住了。

    “礁石之中沒有,船上也沒有,結果很明顯了吧,這小子應該是直接就把鏢物給扔海里了!”海無量反應過來冷笑一聲,當即轉身離開,其他趙不凡等人相視一眼,也跟上了海無量的腳步。

    唯獨留到最後的齊明遠,仍舊一頭霧水,把鏢物丟海里直接就被判失敗,以他之前的瞭解,林逸可不是這麼不負責任的人啊。

    “我宣佈,齊天鏢局因將鏢物扔到海中,違反比賽規則,故而本輪比賽不得分。”海無量對着所有人朗聲道。

    全場隨之一陣轟然,而一邊等得心急如焚的齊文翰這些人,聽到這話則是齊刷刷一副見鬼的表情,扔海里了,這怎麼可能?

    “且慢,海總鏢頭這個結論下得太武斷了吧?”衆人注視之下,林逸緩緩走到海無量衆人的面前,淡淡道。

    “你就是齊天鏢局的凌一?”海無量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林逸一番,如果換一個沒人的場合,以他的陰狠說不定就直接出手,幹掉這個壞他好事的渣滓了。

    “不錯,敢問一句,海總鏢頭剛纔說我將鏢物扔到了海中,不知道能否拿出證據來?”林逸嘴角挑着一抹玩味的弧度道。

    “這麼多人親眼見證,難道還不是證據?你不會以爲我身爲堂堂評審裁判,會刻意編造罪名來污衊你一個無名小卒吧?”海無量一臉的輕視睥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