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行,這麼下去絕對不行,我們必須馬上採取行動,必須宰了那個凌一!”龍奎霸按捺不住的咆哮道。+◆

    房間內依舊是三人組,程浩楠和巫暴良都坐在一旁喝茶,不過因爲龍奎霸猛錘桌子的緣故,外面難得一見的上等靈茶,此刻已灑了一地。

    信誓旦旦要躋身五大鏢局,要將齊天鏢局取而代之,爲此甚至不惜和毒眼傭兵團全方位結盟,理想很豐滿,只可惜現實很骨感,大會眼看着就只剩下最後一輪,結果倒是達成了躋身五大的野心,只可惜是倒數的。

    “宰掉那個凌一不難,難的是,怎樣才能找到這個機會。”巫暴良神情陰冷道,今天發生的那一幕,簡直讓他顏面掃地,明明已經用出了萬物相殺這麼萬無一失的招數,最終卻還是被那個凌一耍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更關鍵的是,兩人明明是第一次近距離照面,然而不知出於什麼原因,他卻隱隱覺得那個凌一竟然對自己存有殺意,因爲功法特殊的緣故,他的感知遠比一般金丹大圓滿高手敏銳得多,這一點不會有錯。

    難道是因爲對方仇視毒眼傭兵團,所以恨屋及烏?這不是沒有可能,但是直覺告訴巫暴良,這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總而言之,不管是爲了扼殺這個莫名的隱患,還是爲了替龍舟鏢局除去障礙,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凌一,都非死不可。

    “可是我們又無權制定比賽規則,也很難想辦法暗箱操作,能不能對上齊天鏢局,尤其是對上這個凌一,一切都得看運氣,這可說不好啊。”龍奎霸一臉糾結的抓頭道。

    “倒也未必,我們自己做不到。但是有人做得到。”巫暴良若有所指的說了一句。

    “誰?”龍奎霸一愣。

    “龍兄你難道忘了四海鏢局嗎?”程浩楠在一旁冷笑道:“從今天的情形來看,對這個凌一恨之入骨的,除了我們之外,海無量應該也是恨不得將這小子生撕活剝,只不過他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出手罷了。”

    “你們倆的意思是,去四海鏢局找海無量?”龍奎霸眼睛一亮。

    “不錯,他們四海鏢局一直都是南洲鏢局霸主,聽說這次大會的比賽規則,一大半都是海無量定下來的,如果讓他暗中操作一下。讓我們對陣齊天鏢局,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程浩楠哈哈一笑。

    “對啊!”龍奎霸頓時一拍腦袋,大喜道:“如果在今天之前,我們冒然去找他幫忙,他海無量未必就會搭理咱們,可是現在這麼一來,這個小忙他肯定會幫!”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句話在很多時候屢試不爽。

    事不宜遲,龍奎霸三人商量之後。當即動身前往四海鏢局,登門求見海無量。

    三人遞上名帖等待通報的時候,海無量正在書房中摔杯子,旁邊擺着一整套的上等精緻茶具。一個一個拿過來往地上砸,砰砰聲不絕於耳。

    這是海無量的習慣,每當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摔茶具,等摔完一整套。邪火發泄得差不多了,心情自然也就平復下來了。

    下人戰戰兢兢的站在一旁束手等候,等待海無量摔完。他們就要儘快將地上的碎片打理乾淨,要不然等海無量看得心煩了,再發起火來,說不定可就輪到他們倒黴了。

    等到海無量全部摔完,眼看着怒火平息下去了,早就守在一旁的門衛,這纔不失時機的將龍奎霸三人的拜帖,交到海無量的手上。

    “龍舟鏢局?這些人來幹什麼?”海無量看着拜帖微微皺了皺眉,龍舟鏢局的實力雖然不是整個南洲墊底,但一直以來都被齊天鏢局壓制,從來沒有出頭的機會,自然入不了他這種鏢局霸主的法眼。

    “海爺,要不小的這就把他們打發走?”門衛察言觀色的建言道。

    南洲鏢局盛會在本地召開,這些天基本上各家鏢局的頭頭腦腦,都會來這四海鏢局拜碼頭,實力較強的大鏢局倒還能見到海無量,至於那些不入流的小鏢局,都是一句話就被打發走,連海無量的面都見不到。

    “慢着。”海無量猶豫了一下,最終決定道:“帶他們去小廳等着。”

    “是。”門衛應聲而去,心下不由詫異,這默默無名的龍舟鏢局,敢情在海爺心裡還多少有點份量啊,雖然沒資格登堂入室進大廳,但至少可以進小廳,而不是被一句話打發走。

    殊不知,海無量壓根就沒正眼瞧過這龍舟鏢局,這次之所以答應見他們一面,純粹是白天發生的情形,讓他覺得這其中可能有點文章罷了。

    龍奎霸三人被領進小廳,既沒人看茶,也沒人過來陪話,就這麼幹等了足有一刻鐘,等到三人都一肚子邪火,忍不住想要拂袖而去的時候,海無量這才終於姍姍來遲。

    “龍舟鏢局龍奎霸、毒眼傭兵團程浩楠、巫暴良見過海總鏢頭!”不滿歸不滿,面對海無量的時候,三人依然不敢怠慢,連忙起身見禮。

    “坐,剛纔在和一位重要客人會談,怠慢三位了,還請不要見怪啊。”海無量呵呵一笑,這是屁話,其實他根本就是在書房喝茶,純心要晾一晾這三人而已。

    “海總鏢頭您貴人事多,是我們冒昧打擾了。”龍奎霸連忙賠笑道。

    “這話就見外了,三位這次來我四海鏢局,不知有什麼事啊?”海無量懶得跟三人浪費口舌,直接開門見山道。

    龍奎霸聞言愣了愣,和程浩楠、巫暴良二人相視一眼,明顯有些措手不及,他本來還想着多寒暄幾句,把彼此關係拉近了,增加點把握再說事兒呢。

    “好吧,當着明人不說暗話,海總鏢頭您既然開門見山,那我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龍奎霸索性直接道:“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們這次來,是想請海總鏢頭您幫一個小忙。”

    “幫忙?”海無量挑了挑眉毛:“幫什麼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