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錯,希望海總鏢頭您能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幫我們安排一下對手。◇↓”龍奎霸脫口而出。

    “哼,你們想讓我放水?”海無量頓時臉色一變,神情冰冷道:“這事兒就別想了,歷屆南洲鏢局盛會,從來都是絕對保證公正公平,不允許有任何作弊的成分,否則大會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三位還是請回吧。”

    “等等!”眼見海無量當即就要端茶送客,一旁程浩楠連忙道:“海總鏢頭且慢,我們想讓你幫忙安排的對手,不是別家,正是齊天鏢局!”

    “齊天鏢局?”海無量動作微微一頓,這四個字,可是他如今最不想聽到的四個字,一想到之前吃大虧的情形,就不自禁怒火中燒。

    “不錯,我們最想對付的就是齊天鏢局的凌一,海總鏢頭您也在他手上吃過虧,相信也對這人恨之入骨吧,我們可以合作!”程浩楠快速說道。

    他視凌一爲眼中釘肉中刺,爲了對付凌一給自己兒子報仇,他可以不惜一切代價,要是錯過這個機會,可就真的後悔莫及了。

    “哦?”海無量緩緩把端起的茶杯又放了回去,沒有繼續攆人,卻是陷入了沉思。

    果然有戲!龍奎霸三人相視一眼,頓時精神一振,心中大定。

    “說說看,你們爲什麼要專門對付凌一。”海無量手指有節奏的敲打着桌子,擡眼重新打量着三人道。

    如果不是程浩楠這句話,他絕對是當場翻臉攆人了,畢竟四海鏢局的牌子立在這裡,如果這些人嘴巴不嚴,出去亂說的話,很容易招惹是非,所以一般事情。哪怕單純是爲了顧忌形象,海無量也必須保持公正。

    但是,事關齊天鏢局和這個凌一,那就是兩碼事了,程浩楠說得一點都不錯,他如今確實對凌一恨之入骨!

    四海鏢局從如日中天的鏢局霸主,一直淪落到如今這般黯然失色的地步,積分榜屈居第三,幾乎都快掉出前五之列了,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凌一。

    毫不誇張的說,齊天鏢局所得的六百七十分之中,至少有五百分乃是直接出自凌一之手,這個人的能力實在是變態得不能以常理看待。

    接連兩次在他身上吃了大虧,饒是海無量也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只要有凌一在,他四海鏢局成功翻身的可能性,必然微乎其微,而現在既然有現成的打手送上門來。他也不介意推波助瀾,來一回借刀殺人。

    白天的時候,龍奎霸這些人和凌一衝突的情形,海無量也看在眼裡。所以相信彼此有成爲盟友的基礎,不過在那之前,必須首先要弄清楚具體情況,若不然可就不是借刀殺人。而是自己成爲人家手上那把刀了。

    “海總鏢頭您有所不知,我們龍舟鏢局、毒眼傭兵團,和他們齊天鏢局同在葳弧城。從來都是勢如水火,彼此之間打打殺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龍奎霸連忙解釋道。

    “呵呵,一山不容二虎。”海無量擡了擡眼皮,這一點都不奇怪,同行是冤家,兩家鏢局擠在一塊兒,能夠和睦相處纔怪呢!

    至於這毒眼傭兵團,南洲海域這邊有個不成文的定例,所有所謂的傭兵團,其實都是原來海盜團洗白之後的身份,所以它們與本地鏢局之間,一般都有着血海深仇,勢如水火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不僅如此,我獨子畦田,就是死在齊天鏢局,就是被這凌一給害死的,海總鏢頭您說說看,我怎麼可能放過這個王八蛋?”程浩楠在一旁咬牙切齒的補充道。

    “哦?還有這事?”海無量頓時有些動容了,殺子之仇不共戴天,看程浩楠的樣子,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亂開玩笑。

    “海總鏢頭當前,不敢有半句虛言,所以爲報這殺子大仇,懇請海總鏢頭千萬開這一回方便之門,讓我手刃仇敵,程某感激不盡。”程浩楠是個聰明人,他不再說什麼四海鏢局和凌一的仇恨,而是轉嫁到了自己身上,情緒激動的說道。

    “閣下的要求倒是在情在理……”海無量神情莫測,龍奎霸三人還以爲他要答應了,一個個大喜過望,沒想到突然話鋒一轉:“不過,雖然我們四海鏢局在盛會上吃了些虧,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就要私下報復,因私廢公乃是大忌,南洲鏢局盛會的公正絕不會毀在我的手上,以前不會,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這一通冠冕堂皇的官方答覆,聽得龍奎霸三人簡直目瞪口呆,彼此不由面面相覷,這臉變得未免也太利索了點吧?

    見海無量仍舊一派義正詞嚴,不像是裝出來的樣子,三人就如當頭一盆冷水澆下,頓時失望透頂,他們仨兒都已經有了做刀的覺悟,主動湊過去讓對方借刀殺人,結果對方卻愣是不接刀,這還怎麼玩兒?

    放眼南洲鏢局盛會,能夠有機會光明正大做手腳的就只有五大鏢局出來的這五個評審裁判,其他人都遠遠不夠資格。

    只可惜,程浩楠和巫暴良這兩個外行人自不必說,就連龍奎霸自己,因爲龍舟鏢局一向勢弱的緣故,也難以攀上那五大鏢局的高枝,如今好不容易藉着凌一這個共同敵人的機會,以爲可以讓海無量幫忙,卻沒想到還是碰了壁。

    事已至此,再繼續逗留下去不過是徒惹人笑,龍奎霸三人相視一眼,只能意興闌珊的對着海無量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等不叨擾海總鏢頭,就此告辭。”

    “且慢。”海無量卻突然攔道:“出於公義,我絕不可能也絕對不會公報私仇,但是念在你們有血海深仇的份上,這事兒情有可原,我可以答應暗中幫襯一下,但是卻不能太偏幫,你們明白吧?”

    “明白明白,多謝海總鏢頭!”三人聞言頓時大喜,無非就是不想留下把柄而已,這有什麼不明白的?本來都已經心灰意冷,沒想到突然又是柳暗花明,今兒這四海鏢局還真是沒來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