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要能夠想個辦法,讓我們龍舟鏢局對陣他們齊天鏢局,最好是可以指名挑戰那個凌一,就可以保證他死無葬身之地!”程浩楠迫不及待道。

    “此話當真?”海無量不由一愣,他雖然沒有見過凌一出手,但畢竟近距離接觸過,而且身爲南洲第一鏢局的總鏢頭,看人眼力之毒辣遠非常人可比,即便不知道凌一具體有幾分實力,不過至少看得出來,這人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如果是讓他這個總鏢頭親自出手,那自然不在話下,可問題是,歷來南洲鏢局盛會的比賽,實力都必須限定在金丹期,元嬰期及以上高手一律不得參戰,這纔是最大問題。

    “一點不假,我們這位軍師,乃是專門修煉一門奇功的奇人,雖然明面上的實力壓制在了金丹大圓滿境界,但是真正實力,連元嬰中期都不是他的敵手,這是我們的王牌,之前幾場沒有必要出動,但馬上就是最後決賽,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只要安排那凌一與我們軍師對陣,那小子必死無疑!”程浩楠將一旁沉默不言的巫暴良給推了出來。

    “哦?閣下竟然如此了得?”海無量頓時來了興趣,第一次正眼打量巫暴良。

    在這南洲海域,元嬰中期的實力已經稱得上強大二字,基本上都可以橫行無忌了,而一個金丹大圓滿高手,卻能擁有堪比元嬰中期的實力,這何止是難得。放眼整個天階島恐怕也找不出這樣的奇人了。

    這樣的實力,放在金丹期層次妥妥是無敵的存在。任憑那凌一再怎麼牛逼,也不可能是這等奇人的對手。

    “不敢當,只不過是在下的功法比較特殊,可以用一種秘法將明面上的實力境界壓制下來而已。”巫暴良故作謙虛的拱了拱手,不過一對三角陰陽眼中,卻是掩不住的得意之色。

    這其實是一種迫於無奈的做法,卻沒有想到,如今竟然剛好派上了大用場。

    自從北島逃到南洲。結識程氏父子並加入毒眼傭兵團之後,巫暴良就一直沒有突破,當然,這隻限於表面上的境界而已,其實他的真正實力一直都在突飛猛進,要不然哪對得起邪修這個名號?

    他倒不是刻意如此,而是因爲他最新改良版的邪功心法。只對金丹期境界有效,一旦突破至元嬰期,雖然也不是不能繼續修煉,只是這樣一來,他想要繼續與那些女子雙修的話,就必須當場吸死那些女子。

    當初他之所以在北島敗露。就是因爲大量女子失蹤死亡,沒辦法這才逃到了南洲,雖然南洲海域這邊是出了名的混亂,但如果故技重施的話,最終還是難免會被人發現端倪。那樣的話,即便有毒眼傭兵團的庇護。他也沒辦法繼續在南洲久待了。

    混亂歸混亂,但是任何地方都不會公然容忍邪修的存在,哪怕是南洲這些海域,也都不會例外。

    故而,不論是巫暴良還是程浩楠,包括已經死在東海神尼手上的程畦田在內,都用一門特殊秘法壓制了境界,目前兩人的表實力始終停留在金丹大圓滿,但是真正的裡實力,早已凌駕於尋常元嬰期高手之上。

    巫暴良的裡實力,如今早已是元嬰初期巔峰,而以他邪功的威力,即便是用裡實力境界衡量,依然可以輕鬆越級對敵,也就是說,尋常元嬰中期高手,都遠不是巫暴良的對手,更別提區區金丹期了。

    而至於程浩楠這個毒眼傭兵團的團長,如今修煉的同樣是巫暴良研製改進之後的邪功,加上原來的強大底子,他的實力比起巫暴良還要強出一截,一般的元嬰中期巔峰高手,都可以輕鬆秒殺。

    “功法特殊?”海無量眼珠子一轉,當即哈哈大笑着戳破道:“邪功就是邪功,在我面前這麼遮遮掩掩,這是求人辦事兒的態度嗎?”

    “這……”巫暴良聞言頓時大驚,程浩楠和龍奎霸眼中,也都是難以掩飾的驚懼之色,一個個如臨大敵,極其戒備的看着海無量。

    邪修無論走到哪裡,都絕對是人人喊打的老鼠,所以他們纔會拐彎抹角的用奇功這種說辭,卻沒想到還是被海無量一眼就看破了,這可如何是好?

    在這南洲海域,各大鏢局無疑就是正道代表,所謂正邪不兩立,如果海無量真動了心思要把他們給抓起來,妥妥是爲民除害大功一件,傳揚出去四海鏢局必定聲威大震,極有可能將風頭從齊天鏢局身上重新搶回來,一改之前的頹勢。

    想到這裡,三人不由嚇得冷汗淋漓,剛纔一心只想着讓海無量幫忙,卻忘了這個致命的破綻,這裡可是四海鏢局的總部,必然高手雲集,海無量真要是動了這個心思,他們三個連逃出去的機會都沒有!

    這次麻煩大了!龍奎霸還好一點,但是此刻程浩楠和巫暴良二人,心中卻已如墜冰窖,在他們看來,海無量這種人絕對是唯利是圖之輩,如果弄死自己幾人對他有巨大好處,他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不過,跟巫暴良三人想象中的情形不同,海無量並沒有立即動手,而是上下重新打量着他們三人,神色莫測的突然問道:“那個凌一實力怎麼樣?”

    “嗯?”如臨大敵的三人不由得一愣,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巫暴良卻瞬間反應了過來,連忙答道:“很強,明面上看起來是金丹期,但是我們毒眼傭兵團的老孔,乃是元嬰初期巔峰高手,現在卻已經被他打成殘廢,這事兒葳弧城很多人都知道,不難求證。”

    “這麼棘手?”海無量有些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一手捏着下巴,沉吟了片刻之後才道:“那好,我可以設法安排一個機會,讓你們出手對付凌一。”

    “多謝海總鏢頭!”巫暴良頓時大喜,心頭這才鬆了一口氣,麻痹的,剛纔這情況太兇險了,生生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一個不好今兒就得栽在這裡,還好自己反應夠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