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程浩楠和龍奎霸愣了片刻,直到此時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暗暗對巫暴良豎起了大拇指,如果不是他回答到位,自己幾人這時候,恐怕都已經橫屍當場了。

    很明顯,海無量剛纔這片刻之間,肯定有動過殺機,畢竟殺幾個邪修可以讓他四海鏢局揚名振威,這種送上門的好事兒沒有不做的道理。

    不過另一方面,海無量卻也不想放過對付凌一的機會,所以纔會突然有此一問。

    如果凌一好對付,他自己手下人就能擺平的話,那就用不上巫暴良這些人,就可以毫不猶豫殺邪修樹威風,但如果凌一不好對付,單憑他自己手下人擺不平,那就需要好好權衡一番了。

    所幸,巫暴良的反應夠快,回答也足夠機智,這才終於逃過一劫,沒有讓海無量做出對他們不利的決定。

    道理很簡單,凌一既然能夠打殘一個元嬰初期巔峰高手,那麼一般金丹期高手顯然無法對付,至少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所以海無量如果還想對付凌一,就只能借巫暴良之手,這樣一來,自然也就不會對他們不利。

    最終,對凌一的仇恨還是超過了殺邪修帶來的好處,海無量做出的決定,讓巫暴良幾人總算險險逃過一劫。

    “不知海總鏢頭準£≯長£≯風£≯文£≯學,w≧▲→t備怎麼安排?”危機剛一解除,程浩楠連忙又迫不及待的問道。

    “明天是最後一輪比賽,內容和以往大會並無多少區別,整整一天,都是挑戰賽。”海無量透露道。

    “哦?那敢問海總鏢頭,這個挑戰賽的規則是?”龍奎霸緊跟着問道,不僅是爲了對付凌一,能夠提前知道比賽規則,哪怕只是提前一個晚上。也可以讓他準備得更加周密,進而影響到最終的比賽積分。

    “第五輪比賽內容,名爲鏢局自由挑戰賽。”海無量看了三人一眼,倒是沒有刻意隱瞞,反正這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影響,讓三人提早知道也無所謂:“到時候,每個鏢局都將有兩次挑戰其他鏢局的機會,同時也有兩次迎戰的機會,每一場對決賭注爲一百分,勝者得一百。敗者扣一百。”

    “賭注這麼高?”龍奎霸聽完頓時眼睛亮了,這要是四場比賽全部獲勝,便可以獲得整整四百分之多,尤其如果積分是從對方身上掠奪來的,一進一出加在一起,這個分差就更大了。

    別看齊天鏢局現在一枝獨秀,以拉開第二名整整四百分的巨大分差遙遙領先,但如果這最後的第五輪比賽操作好了,即便現在只有一百一十分的龍舟鏢局。想要反超它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錯,之前都只是小打小鬧,最後一輪纔是真正的重頭戲,這是南洲鏢局盛會一貫以來的規矩。所以,你們可以趁機挑戰齊天鏢局。”海無量點頭道。

    “挑戰齊天鏢局沒有問題,可是,萬一那個凌一不上場迎戰呢?”程浩楠幾人相視一眼擔心道。

    這種情形很有可能發生。就像第一輪的劫鏢應對賽,凌一就沒有親自上場,如果明天又是這樣。他們即便能夠從齊天鏢局身上搶分,但是卻沒法趁機殺掉凌一,那可就太遺憾了。

    “先別急,我剛纔說的是大會本來商定的比賽規則,不過爲了對付這個凌一,我可以設法再額外加一條特殊規則。”海無量高深一笑。

    “哦?不知海總鏢頭有何高見?”程浩楠幾人配合的問道。

    “我事先已經讓人調查過,那個凌一在齊天鏢局的身份,乃是榮譽鏢頭,所以我可以在常規比賽之外,額外再加一條鏢局掌舵人挑戰。”海無量眯着眼睛冷笑道。

    “鏢局掌舵人挑戰?”程浩楠幾人俱都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很簡單,這項額外挑戰的規則就是,所有參賽者可以直接指名挑戰各家鏢局的金丹期高層,包括鏢頭、副鏢頭還有榮譽鏢頭在內,而且可以無限次數挑戰,被挑戰的鏢局不得拒絕!”海無量說罷,掩不住得意的抿了一口上好靈茶。

    程浩楠、巫暴良還有龍奎霸三人消化了片刻,才終於想明白這條特殊規則,帶給他們的巨大便利。

    “這太好了!海總鏢頭您加的這條特殊規則,簡直就是給我們量身打造,非常實用啊!”龍奎霸當即大喜道。

    “那照海總鏢頭這麼說,到時候只要我們挑戰齊天鏢局高層,凌一就必須迎戰了?”程浩楠和巫暴良也是喜出望外。

    “那是自然,要不然我這特殊規則,豈不是白設了?”海無量冷冷一笑:“除非他們齊天鏢局棄權,甘心被南洲鏢局聯盟除名,否則的話,就必須照規矩辦事。”

    “哈哈,對對,海總鏢頭威武!”程浩楠幾人大笑着附和道。

    這一趟四海鏢局真是沒來錯,雖然稍微擔了點風險,但如果不來,又怎麼會有這麼好的機會對付凌一?

    單憑程浩楠三人自己的能力,也許一直捱到這次大會結束,估計也沒機會對付凌一,但是事情落在海無量手上就不一樣了。

    他是四海鏢局總鏢頭,大會五大評審裁判之首,遊戲規則的制定者!他想針對某個人做點手腳,實在是太容易了,而且一張口就是冠冕堂皇,其他人即便心有不滿也無從反對,地位決定一切,這話當真是一點不假。

    “不過,萬一到時候我們指名挑戰齊天鏢局金丹期高層,凌一還是硬撐着不上,而讓其他人出戰怎麼辦?”龍奎霸還是有些不放心道。

    就算海無量提的這條特殊規則能夠通過,但這南洲鏢局盛會,畢竟是三十二家鏢局之間的競爭,而不是突出單純某個人的實力,無論什麼比賽,前提都是以鏢局的名義參賽。

    也就是說,巫暴良真要提出挑戰的話,頂多只能指明挑戰齊天鏢局的高層,而不太可能一上來直接就衝着凌一發難,否則就成了純粹的私人恩怨,置南洲鏢局盛會的公正威嚴於何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