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即便海無量也不敢做得這麼明目張膽,他可是口口聲聲要保持公平公正的,何況南洲鏢局盛會也不純粹是他的一言堂,還有另外四個評審裁判呢,尤其其中還坐着齊明遠,到時候必然會站出來反對。

    “這個倒是可能有點小麻煩,不過問題不大,據我所知,齊天鏢局高層之中,只有齊文翰和凌一是金丹期高手,其他都不是,所以一旦你們發起挑戰,迎戰的不是齊文翰,就是凌一。”海無量笑了笑。

    在凌一手上吃了這麼大的虧,這兩天他可沒少做齊天鏢局的功課,對於齊天鏢局上下,可謂瞭如指掌。

    “就只有這兩個啊,那就好辦了!齊文翰是主持鏢局事務的少東家,不可能親自上,那剩下來的就只有凌一了!”龍奎霸頓時又高興了起來,同時不由暗暗慚愧,自己身爲齊天鏢局這麼多年的老對手,瞭解得卻還不如海無量深,對方不愧是南洲鏢局霸主。

    “哼哼,就算齊文翰親自上場也沒關係,大不了先把他打趴了,把凌一給逼出來!”巫暴良一臉的睥睨霸道。

    齊文翰之流,根本就沒被他放在眼裡,就連面對面打殘老孔的凌一,他也從來沒真正放在心上,本來只是替程畦田報仇,不過今天對方得罪了自己,那就更加非殺不可了。

    □,w⊥ww.

    想到明天的情形,程浩楠三人不禁相視大笑,就如打了大勝仗一般,得意非凡。

    程浩楠是爲了報仇,巫暴良是爲了出氣,而龍奎霸,則是爲了龍舟鏢局的崛起,只要照着既定劇本走下去,他們三人的企圖,達成的可能性至少在九成以上。甚至更多!

    “嗯,我能夠幫到你們的,也就只有這些了,你們可要把握好這次機會,千萬不要讓我失望。”海無量面帶微笑的囑咐道。

    “海總鏢頭儘管放心,只要照計劃進行,凌一必死,齊天鏢局得意不了多久了!”龍奎霸三人齊聲點頭,隨即告辭道:“天色已晚,我們三人這就告辭了。海總鏢頭就等着明天看好戲吧。”

    “好,慢走不送。”海無量笑吟吟的將三人送出大門,看着三人得意而去的背影,嘴角忽然彎起一抹嘲諷的弧度:“一羣土包子。”

    誠然,鏢局掌舵人挑戰這條特殊規則,是在他見到程浩楠三人之後,臨時起意纔想起來的,而且乍看起來這條特殊規則,除了能夠針對齊天鏢局和凌一之外。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龍舟鏢局。

    因爲,巫暴良這種表實力只有金丹期,裡實力卻可以對陣元嬰中期的高手。其他鏢局很難找出第二個來,在受限於金丹期高手才能參賽的比賽中,這傢伙無疑是個無解的大殺器,其他鏢局很難與之抗衡。

    在這種情況下。龍舟鏢局自然是能夠笑到最後,到時候不僅能夠將齊天鏢局踩在腳下,甚至借勢一步登天。連帶着將四海鏢局這些傳統豪門一起比下去,也不是沒有可能。

    可是,海無量是何等人物?這可是一手將四海鏢局,一路經營成南洲鏢局霸主的存在,豈會真的傻到替他人做嫁衣?尤其還是三個素不相識,而且明顯心術不正的傢伙?

    無論是程浩楠、巫暴良,還是龍奎霸,都不能算作蠢人,只不過這三人和海無量放在一起,還真就只能是被賣了還在幫人數錢的主,彼此的權謀,就不在一個層面上。

    之所以提出這條特殊規則,一方面自然是爲了對付凌一,達到借刀殺人的目的,而另一方面,則是在爲自己四海鏢局肅清障礙。

    按照以往歷屆南洲鏢局盛會的成績來看,要說實力最強的,非四海鏢局莫屬,尤其本次還是主場作戰,海無量早早就把第一寶座視爲囊中之物,唾手可得。

    然而海無量萬萬沒有想到,大會從第二輪開始,突然就徹底脫離了他的掌控,乃至一路演變到如今這個尷尬的局勢,眼看着最後一輪比賽將至,不下猛藥明顯已經不行了,結果程浩楠三人剛好就湊了上來。

    在海無量眼裡,龍舟鏢局這仨人固然是跳樑小醜,但也不失爲一把現成的快刀,不僅能夠斬死林逸,連帶着,也可以一併整垮異軍突起的齊天鏢局。

    而一旦沒有齊天鏢局這匹超級黑馬掣肘,剩下的這些鏢局,又有哪一家是他四海鏢局的對手?

    至於這個龍舟鏢局,到時候吞下齊天鏢局的大筆積分,即便讓它短時間內獨佔鰲頭,成爲新的超級黑馬,那又怎麼樣?

    海無量壓根就不擔心這個,真到了那一步,只需要將巫暴良的邪修身份一曝光,龍舟鏢局立馬不攻自破,別說什麼新的鏢局霸主,面對一衆鏢局的圍攻,能不能活下來都是一個未知數。

    畢竟鏢局可是南洲公認的正道勢力,誰家正道勢力是把一個邪修當做王牌的,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所以無論怎麼樣,海無量自覺都是立於不敗之地,至於程浩楠三人,真的就只是被他賣了還在幫忙數錢的可憐蟲罷了……

    一夜無話,等到第二天太陽升起,魔冷廣場再度人頭攢動,從四面八方趕過來圍觀的人羣,比起前兩天明顯要多了一倍有餘!誰都知道今日是本屆大會的最後一輪決賽,到底誰能笑到最後,成爲新一屆的鏢局霸主,謎底就在今日揭曉。

    這一次,照例是海無量出面,向所有人宣佈本輪比賽規則。

    最後一輪決賽本就沒多少可以革新變化的地方,幾個評審裁判老早就商量好了的,就連在場這些圍觀看衆,但凡對南洲鏢局盛會了解深一點的,事先都能猜個五六分。

    不過,在場這麼多鏢局負責人之中,還是有人提出了疑惑,他們可不像其他人是來看熱鬧的,事先必須將比賽規則完全吃透,不允許有半點不清楚的地方,否則吃虧的就是整個鏢局。

    “海總鏢頭,既然每家鏢局都只有兩次挑戰權,兩次被挑戰權,那麼被人挑戰的時候,可不可以拒絕對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