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人站起來開口問道,而另外一個人,也是開口高聲問道:“還有,誰都知道柿子要撿軟的捏,那如果大家都選同一個對手,彼此衝突了怎麼辦?”

    “這很簡單,任何一家鏢局如果被人挑戰,在他兩次被挑戰權全部用完之前,都不得拒絕挑戰,而如果同時有多家鏢局一起挑戰,那就由被挑戰一方選擇對手。▲∴”海無量回答道。

    這麼一說,衆人再沒有半點疑問,轉而一個個滿臉戒備,同時又暗藏機心的打量着其他家鏢局,心裡盤算着接下來的對策。

    這最後一輪比賽,鏢局本身實力固然重要,但有一點卻更重要,挑選對手,這是決定成敗的關鍵,容不得半點疏忽。

    然而衆人都在摩拳擦掌,以爲比賽這就要開始的時候,海無量卻突然又加一條規則,正是他昨夜對程浩楠三人所說的鏢局掌舵人挑戰規則。

    話音落下,全場衆人還在忙着消化這條額外規則的時候,坐在高臺上面的其他四位評審裁判,卻都是一頭霧水,納悶不已。

    這條挑戰規則根本就不在之前討論之列,他們連聽都沒聽說過,結果沒想到,海無量突然當衆來了這麼一出,分明是先斬後奏啊!

    這麼一來,所有人都以爲是他們評審裁判組共同商議的結果,如果這時候站出來質疑,不僅是公然打臉,得罪海無量和四海鏢局,說不定還要承受意想不到的後果,若是大會現場因此失控,這個風險誰也受不起。

    念及此處,趙不凡等人雖然臉色都有些難看,但最終還是忍住了,畢竟這項額外挑戰規則,對於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實質性損失。反而可能還是一個機會。

    除了齊天鏢局之外,包括四海鏢局在內的其他幾家五大鏢局,壓根就沒有金丹期高層,它們可都是傳統豪門,金丹期這點實力在鏢局之中頂多算中等,甚至還是偏下,連最起碼的服衆都做不到,又怎麼可能成爲鏢頭之類的高層?

    所以海無量突然新加的這一條挑戰規則,它們只要不是自己犯蠢,天然就沒有失分的可能性。相反能夠找準軟柿子的話,反而還可以額外撈一筆積分,也就是說,一上來擺在了受益者的位置上,何樂而不爲。

    衆人之中,唯獨齊明遠聽完之後,突然臉色一變,其他五大鏢局沒有金丹期高層,但是他齊天鏢局有啊!

    海無量突然來這麼一出。如果連這點陰謀氣息都嗅不出來的話,那齊明遠未免也太遲鈍了,事實上他此刻腦中蹦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是在針對齊天鏢局!

    如果直接限定挑戰次數倒還罷了。但問題是,海無量剛纔已經明確說了,任何參賽者都可以發起挑戰,不限次數。

    其中用心之險惡。顯而易見!

    齊天鏢局總共就只有齊文翰和林逸兩個人,可以出面應戰,雖然說以這倆人的實力。在金丹期層面應該少有敵手,但是好虎架不住羣狼,真氣總有耗盡的時候,前面兩場三場他們還有把握贏下來,但是之後呢?

    無限挑戰,真要照這麼搞的話,只要把這倆人弄得精疲力竭,其他虎視眈眈的鏢局完全可以不停的挑戰他們,直到大會結束,連番打上一整天都沒有關係。

    只要不把兩人全部打死,其他鏢局就可以一直挑戰,然後一直在兩人身上刷分,如此一來,齊天鏢局就算之前的優勢再大,這點積分也都根本不夠賠的……

    這一點,臺上的齊明遠想得到,臺下的齊文翰自然也想得到,而且他有百分百的把握,這個陰謀不是衝着自己,而是衝着凌一來的!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之前凌一在比賽中大出風頭,完全就是靠着一人之力,生生讓齊天鏢局成爲了超級黑馬,而生生將四海鏢局踩在腳底,海無量早已惱羞成怒,如今突然搞這麼一出,其針對的不是凌一又能是誰?

    “這傢伙口口聲聲公平公正,可這條挑戰規則分明就是針對咱們,就是想讓人用車輪戰把咱們活活耗死,光明正大競爭不過,就用這種卑鄙手段,太陰險了!”齊文翰不由咬牙切齒。

    齊文翰還不知道,在對方眼裡根本就連車輪戰都用不着,只需要一個巫暴良,就已經足夠收拾掉他和凌一了,而且只要留下一個活口,之後想怎麼刷分就怎麼刷分,誰也擋不住他們的腳步!

    “看幾位評審裁判的表情,這條規則應該是海無量自己臨時加的,這傢伙,未免有點太過肆無忌憚了。”林逸也不由皺了皺眉,拋開其他不論,這裡面滿滿都是陰謀氣息,這種被人惡意針對的感覺實在是不爽。

    “對啊,這麼大的事情,老爹怎麼也不站出來說一句?”齊文翰嘀咕道。

    話音還未落下,臺上齊明遠突然站了起來,好歹也是五大評審裁判之一,面對這麼惡意的規則針對,他怎麼可能一點反擊都沒有,他齊明遠可不是縮頭烏龜。

    “海總鏢頭,這條鏢局掌舵人挑戰規則,好像有個地方不太完善,需要補充一下。”齊明遠清了清嗓子開口道。

    全場頓時一片譁然,一個個不明所以的面面相覷,以前提出這種問題的,都是場下這些鏢局負責人,怎麼這一次輪到齊明遠這位評審裁判了,他可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之一啊,不可能不清楚吧?

    一時間,全場衆人的目光紛紛變得玩味起來,聰明人都已經察覺到了,這裡面,必然有蹊蹺。

    “哦?齊總鏢頭有何意見?”海無量挑了挑眉毛,他料定齊明遠不會這麼甘心吃悶虧,肯定會有反擊,不過他早已準備好了說辭,絲毫沒有擔心的意思。

    “無限挑戰這一點,對於大會比賽來說,未免有失嚴謹,容易被人抓住漏洞,如果有投機之輩藉此大肆刷分,那大會的公正嚴肅性何在?”齊明遠義正言辭的質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