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齊文翰之前守鏢戰的時候,就是吃了這個虧,午馬鏢局之所以被所有人視爲極其難啃的硬骨頭,原因也就在此。△↗

    齊文翰不由得有些心虛了,自己這邊五個參賽鏢師的實力,跟對方不相伯仲,但是真打起來說不定要吃大虧啊。

    “看起來這個午馬鏢局,平常沒少給這些鏢師洗腦啊。”林逸見狀也是微微一愣,不過並沒有流露出半點擔憂的感覺,依舊神色如常。

    “啊?洗腦?”齊文翰想了片刻,才明白過來這詞是什麼意思,重重點頭道:“對,就是洗腦,我聽說午馬鏢局從上到下都是軍隊化管理,每天早中晚三次,鏢局高層都要進行訓話,淨說些爲鏢局盡忠效死之類的……”

    “這種對手確實不好對付,死士陣容出戰,一往無前,銳不可當,除非實力高出他們一大截,否則尋常高手都要吃虧。”林逸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轉而對着身旁參賽鏢師道:“五位,你們怎麼看?”

    “全憑凌鏢頭吩咐!”五個參賽鏢師齊聲道。

    “好,我先問個題外話,你們平時做遊戲嗎?就是小孩子常玩的遊戲,比如畫地爲牢,在圈子裡面追來追去之類的?”林逸突然饒有興致的問道。

    “哈?做遊戲?”五個參賽鏢師,還有旁邊的齊文翰衆人,聞言頓時都傻了。

    “對,就是做遊戲,我在想對方既然這麼氣勢洶洶,咱們先跟他們做個遊戲怎麼樣?”林逸一本正經道。

    “呃……”衆人頓時無語了,一個個面面相覷,如果不是林逸之前的神奇表現讓他們心服口服,他們都得懷疑這傢伙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了……

    終於,在工作人員的再三催促下,齊天鏢局的五個參賽鏢師帶着一臉詭異的神情,緩緩走上了萬衆矚目的擂臺。而林逸和齊文翰等人,則一起站在擂臺旁邊督戰。

    “慢慢騰騰的搞什麼鬼?好歹也是本屆大會的超級黑馬,你們齊天鏢局不會是心虛,怕了我們午馬鏢局吧?”對面督戰的午馬鏢局總鏢頭,午從龍咄咄逼人的開口嘲諷道。

    其他人也許會被齊天鏢局這強大逆天的勢頭嚇住,但是他午從龍不會,放眼歷屆南洲鏢局盛會,齊天鏢局在他手裡就從來沒佔到過便宜,今年也是一樣,對於齊天鏢局到底有幾分實力。他可比一般人清楚得多。

    “呵呵,反正也不是重要比賽,結果早就已經註定,慢慢來嘛,早一點晚一點又有什麼關係?”林逸淡笑着回道。

    場外鬨然一片,從目前積分名次上看,午馬鏢局確實連給齊天鏢局提鞋都不配,只不過誰都知道午馬鏢局是硬骨頭,即便是四海鏢局那樣的傳統豪門。也都不敢太過輕視,這口氣未免有點太大了吧?

    “哼,靠着狗屎運才僥倖撈了不少積分而已,連一場像樣的硬戰都沒打過。實力不見得如何,口氣倒是不小!”午從龍頓時暴怒。

    他在午馬鏢局是絕對的掌控者,他一發怒,場上那五個鏢師死士。立馬就擺出一副主辱臣死的姿態,就跟瘋狗一樣,恨不得將齊天鏢局這些人生吞活剝。一般人站在他們面前,恐怕會被嚇得連站都站不起來。

    饒是林逸挑出來的這五個鏢師,都不是膽小怕事之輩,但在對方這幾人面前,仍然有一種耗子遇到貓的感覺,完全不像是勢均力敵的對手。

    “一家只得了一百六十分,就夠我們一個積分零頭的路人鏢局,卻反過來來說我們口氣大,實在是讓人無語,我只能回你兩個字,呵呵。”林逸繼續淡笑着反脣相譏,這種目中無人的淡定態度,着實將午從龍氣得暴跳如雷。

    而此刻場下看衆,卻完全是另外一種觀感,齊天鏢局這位鏢頭雖然嘴上硬氣得很,但場上那五位參賽鏢師,卻一個個顯得畏畏縮縮,反而似乎被對方給嚇住了,怎麼看都不像是第一鏢局該有的風範啊……

    “牙尖嘴利,還特麼跟我呵呵,看你待會還能不能呵呵得出來!”午從龍冷笑不已,猛然大聲道:“弟兄們,人家是第一鏢局,沒把咱們午馬鏢局放在眼裡啊,你們說怎麼辦?”

    “誰敢辱我午馬鏢局,必讓他粉身碎骨!”場上五個午馬鏢師齊聲怒吼。

    “還真是中毒不輕,這洗腦洗的,嘖嘖。”林逸看着這一幕不禁搖頭失笑,隨即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因爲他的目的已經達到,而且比賽,也正式開始了。

    大會執行裁判一聲令下,場邊一炷長香隨之點燃,而場上的五個午馬鏢師,當即迫不及待,怒吼着直撲向齊天鏢局五人,在他們餓虎撲羊的兇勢面前,齊天鏢局這五人簡直就跟鵪鶉一樣,完全看不見與之強硬對抗的士氣。

    “齊天鏢局不會真就是個水貨吧?”場外看衆不禁面面相覷,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則更加證實了這個疑惑。

    面對對方來勢洶洶的午馬鏢師,齊天鏢局那五個鏢師,絲毫沒有五大鏢局的強者覺悟,他們的反應甚至連最弱小的萬里鏢局都不如,根本不去想着對抗,而竟然是扭頭就跑!

    全場一陣譁然,包括海無量這些人,甚至就連不知內情的齊明遠自己在內,都是一臉的瞠目結舌,這種擂臺賽非但不去迎戰,反而扭頭就跑,這特麼簡直是開了南洲鏢局盛會的先河啊!

    唯一值得欣慰的一點是,齊天鏢局這五人多少還有點廉恥之心,至少沒有直接就逃下擂臺,而是在場上拼命逃竄,否則如果跳下擂臺,直接就算出局告負,那這場對決也就到此結束了……

    然而即便如此,看着擂臺上雞飛狗跳的情形,衆人還是大跌眼鏡,五個齊天鏢師被對方午馬鏢師滿擂臺追殺,全部抱頭鼠竄,沒有半點抵抗力,簡直弱爆了。

    “哈哈,我就說過,齊天鏢局不過如此,一羣只會逞嘴上功夫,卻連正面血戰的膽氣都沒有,鼠輩而已!”午從龍在臺下大肆嘲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