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本來還有點心裡打鼓,之前第一輪對決雖然讓對方損失慘重,但畢竟還是敗了,不過現在這麼一來,這點擔心頓時就拋之腦後了。

    擂臺生死戰,最重要的就是士氣,一旦士氣不在,哪怕實力再強也發揮不出來,只能任人魚肉,像齊天鏢局現在這樣子,還有什麼士氣可言?如果不是怕鏢局懲罰,場上這五個參賽鏢師,只怕早就舉手投降了吧!

    午從龍得意大笑的同時,場上五個午馬鏢師,似乎受到了精神鼓舞一般,一舉一動變得越發暴力兇猛,而被他們追着滿場跑的齊天鏢師,就像置身於滔天巨浪中的小船,隨時都有被覆滅的危險,讓人看着膽戰心驚,不禁替他們捏一把汗。

    “嘿嘿,這一場已經必勝無疑了,用不着半炷香的時間就能分出勝負!”午從龍一臉篤定,隨即對身旁副手吩咐道:“你趕緊準備好挑戰名單,去評審裁判組那裡等着,看到這邊一結束,你就馬上遞交挑戰申請!”

    “總鏢頭,咱們接下來挑戰誰啊?”副手問道。

    “笨吶,當然還是挑戰齊天鏢局了!”午從龍瞪了他一眼,面現貪婪道:“這麼明擺着的軟柿子,又能輕鬆刷分又能大肆揚名,待會肯定有很多鏢局會搶着挑戰,咱們可不能讓別人撿了便宜!”

    “是!”副手這才恍然大悟,連忙激動的去準備了。

    “哈哈,這次挑戰齊天鏢局真是明智之舉,名利雙收啊,照這麼發展下去,都可以好好展望一下五大鏢局了!”午從龍洋洋自得道。

    局勢順利得連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躋身五大鏢局之列,這可是他多年以來的夙願執念啊,本已經毫無希望。卻沒想到齊天鏢局還真是一塊絕品墊腳石,現成給送上門來了!

    午從龍滿心期待着場上趕緊決出勝負,然後趁勢在對方身上再狠撈一把,然而,整整半炷長香時間過去,場上雖然還是那麼雞飛狗跳,但對方五個齊天鏢師,卻連一個倒下的都沒有。

    不僅如此,關鍵是這五個人身上,幾乎連一點傷都沒有!

    身爲午馬鏢局總鏢頭。午從龍即便一心想要踩着齊天鏢局上位,但洞察力終究不是常人可比,他已經覺察到,這其中必然有鬼。

    雖然一時半會兒,還看不出對方在搞什麼花樣,但可以確定的一點是,場上這五個齊天鏢師並不是真的這麼膽小如鼠,而是被人授意的。

    “不要浪費時間,集中力量先弄死一個!”午從龍忽然沉聲命令道。

    “是!”臺上的午馬鏢師本已經有些心浮氣躁了。聞言頓時結成一個圍殺陣型,算不上多麼高明,但在擂臺限制下,足可輕鬆將對方一人困在角落。當然,這麼做的前提是暫時放空其他四個。

    不管怎樣,先幹掉一個再說,這樣即便把一炷香時間全部耗完。也是午馬鏢局獲勝,至少不會出什麼意外。

    五打一,被困住的還是齊天鏢局一個最弱的金丹後期高手。場下昏昏欲睡的看衆頓時興奮了,依着午馬鏢局一貫的鐵血風格,誰也救不了這個可憐蟲!

    得意的神情重新回到了午從龍的臉上,他不知道齊天鏢局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但是一力降十會,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只是笑話而已。

    只可惜,午從龍忘了一件事,就場上雙方的真正實力來說,他們午馬鏢局根本就沒有什麼優勢可言,只不過齊天鏢局之前的狼狽逃竄,讓他產生了這種下意識的錯覺而已。

    不用林逸吩咐,擂臺上另外被放空的四個齊天鏢師,當即一改之前的抱頭鼠竄,毫不猶豫聯手出擊,轉變之快令人瞠目結舌,而他們的目標,則是對方午馬鏢局最強的那個金丹大圓滿高手!

    眨眼之前還是鬧劇,結果陡然之間,擂臺形勢就變得無比緊張,場下衆人一個個睜大眼睛,生怕錯過這場好戲。

    原本是五打一,結果一瞬間就演變成了兩邊各自四打一,因爲被盯上的那個午馬鏢師,必然自顧不暇,眼看着就是相互兌子的節奏。

    不過區別在於,一旦真的兌子,齊天鏢局這邊損失的是一個最弱的金丹後期,而午馬鏢局這邊損失的,卻是最強的金丹大圓滿,怎麼看都是虧大了!

    “哼,以爲這樣我們就會怕了?真是笑話,先把嘴裡的肉吃了再說!”午從龍倒是不慌不懼,這種情形其他人怕,但是他們午馬鏢局可不怕,依着他們一貫鐵血的風格,絕對是頂住壓力,先把對方那個金丹後期幹掉,扭過頭來再反戈一擊。

    最弱的金丹後期根本經不住衆人聯手一擊,但是最強的金丹大圓滿,卻至少有五成的把握保住性命,哪怕帶着重傷,那也是五打四的優勢局面。

    五成把握,一般人不敢冒這個風險,不過被午從龍不斷洗腦的這些鏢師,卻絕對是不折不扣的例外,畢竟他們可是被當場死士培養的存在。

    不料,聽着午從龍這句話,對面不遠的林逸卻是嘴角微微掀起了一絲弧度:“是嗎?”

    “真是可悲無知……”午從龍還想反脣相譏,然而他話都沒說幾個字,擂臺上那五個午馬鏢師卻突然齊刷刷退縮了,竟是暫時放過了那個被圍困在角落的齊天鏢師,轉而一臉戒備的和背後那四人對峙起來。

    “你們瘋了嗎?這時候退什麼退?連本總鏢頭的命令都敢違抗不成?”午從龍頓時暴怒,連帶着場外看衆都一片譁然,違抗命令這種事兒從來不會在午馬鏢局出現,可是眼前這分明在打午從龍臉的一幕,又該怎麼解釋?

    聽着午從龍的咆哮,擂臺上那五個午馬鏢師,尤其是爲首的金丹大圓滿,不禁畏懼驚恐的縮了縮脖子,本來他也是想頂住壓力,先趁機幹掉對方一個金丹後期再說的,不僅是他,每一個午馬出來的鏢師都有這樣的覺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