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不是之前一次出現意外,那時候就該這麼做了,不過現在這麼一來,對場上留下來的那四個午馬鏢師,打擊更大!

    不過說完,思緒卻飄向了遙遠的北非,那時候在叢林作戰,最爲講求戰術,而林逸的這些戰術也不過是當初用爛了的一些招數,只不過在天階島上沒人用罷了。》頂點小說,

    想到北非,不可避免的就想到了雨凝,也不知道她在世俗界好不好?其他人都好不好?有沒有收到自己的來信呢?

    搖了搖頭,甩開了這些憂傷的思緒,因爲場中的比賽還在繼續。

    “能得凌少俠相助,是我齊天鏢局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也是少東家的福氣。”宋管家一邊感慨,同時若有所指的看了齊文翰一眼。

    齊文翰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相比之下,他這個少東家之前的表現,就顯得太稚嫩了,不能說他弱,只能說凌一這傢伙真是個怪胎,方方面面都強得離譜,一般人真心比不了。

    “慌什麼慌!你們還有四人,對方也只有四人,有什麼好慌的,一鼓作氣拿下他們!”午從龍還不肯就這麼認命,仍舊在臺下大聲呵斥,還想着激勵士氣,還想着要翻盤。

    只不過這一幕落在衆人眼裡,卻只能引來他們的嘲諷而已,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午馬鏢局大勢已去,這時候還在死鴨子嘴硬,有個屁用。

    四對四是不錯,但對方是一個金丹大圓滿、兩個金丹後期巔峰帶一個金丹後期,而你午馬鏢局卻是一個金丹後期巔峰帶三個金丹後期,這其中差距何止是一點兩點?

    如果這時候跟往常一樣士氣如虹,那倒也還罷了,說不定還真能血拼出一個奇蹟來,關鍵是如今士氣已經跌到冰點,你拿什麼去跟人家拼?

    這場比賽之後的發展。絲毫不出衆人所料,要實力沒實力,要士氣沒士氣,午馬鏢局徹底失去了銳氣,完全就是被齊天鏢局單方面壓着打。

    直至一炷香時間結束,齊天鏢局留在場上的四個鏢師,依舊完好無損,而來勢洶洶的午馬鏢局,再次折損掉兩個鏢師,最終以付出三條人命的慘重代價。結束了這場主動發起的挑戰。

    不損一兵一卒,齊天鏢局雖以鬧劇開場,但卻輕輕鬆鬆笑到了最後,這一幕着實令在場所有人大跌眼鏡,不禁議論紛紛。

    完虐以強硬鐵血著稱的午馬鏢局,這種事情即便是四海鏢局這樣的傳統豪門,也未必做得到,至少不太可能不損一兵一卒,然而齊天鏢局卻愣是做到了!

    這一場對決。與其說是實力差距,倒不如說是徹頭徹尾的智商碾壓,從頭到尾,午從龍都被林逸玩弄於股掌之間。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然而卻因爲如此,齊天鏢局反而更是被那些商會看好了,商會的負責人非但沒有因爲出場時齊天鏢師的逃竄而看不起,相反都紛紛點頭表示讚許!

    畢竟鏢師的職責是保鏢。而不是和人家用蠻力硬拼,不管用什麼手段,最終把鏢守住了那就是好鏢師。相反你和人家硬拼,人死鏢丟,那算什麼?

    說好聽點兒是勇猛,其實就是虎逼。

    那不是生死大仇,鏢師的任務就是保鏢,其他都是次要的。

    積分榜上,齊天鏢局上漲一百,積分達到了驚人的七百七十分,差距非但沒有被縮小,反而有越拉越大的趨勢。

    而反觀主動發起挑戰的午馬鏢局,扣掉一百之後則只剩下可憐的六十分,不僅是所有鏢局中墊底,而且還面臨着再輸一場,馬上就要被淘汰出局的尷尬處境。

    從被所有鏢局忌憚的硬骨頭,到如今眼看着就要步上萬裡鏢局的後塵,午從龍如今的心情那真是鬱悶到死,不過這一切也都是他自找的,誰讓他去主動挑戰齊天鏢局呢?

    “總鏢頭,咱們還……還要不要挑戰……齊天鏢局?”之前被吩咐做好準備的副手,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問道。

    啪!午從龍一耳光將副手扇翻在地,歇斯底里的暴怒道:“挑戰個屁啊?難道還嫌輸得不夠慘,真想被淘汰出局啊?”

    雖然是惱羞成怒,但午從龍畢竟沒有失去理智,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保證不被出局,而不是追着齊天鏢局不放。

    否則如果再輸一場,真要是被淘汰出局的話,他午馬鏢局可就成了和萬里鏢局一樣的弱渣,再也別想接到什麼像樣的大訂單,從此只能靠喝海風過日子了。

    前車之鑑就擺在面前,一時間,本來有些躍躍欲試,打着跟午馬鏢局同一個主意的那些鏢局,比如和午馬鏢局實力差不多的永興鏢局,本來也是想着要藉着齊天鏢局這塊墊腳石一步登天的,不過現在又開始猶豫了。

    誠然,齊天鏢局在這一戰中,並沒有展現出真正壓倒性的強大實力,遠不至於令人生畏絕望,可是真要換其他鏢局上陣,它們可不敢保證,自己就一定能表現得比午馬鏢局更好,萬一也是同樣的下場呢?

    見一衆鏢局負責人都陷入猶豫掙扎,林逸微微笑了笑,這個效果其實剛剛好,既能輕鬆奪分,又不至於嚇壞其他鏢局,讓它們徹底斷絕一步登天的念想,否則真要是嚇得沒有鏢局敢來主動挑戰,那就是另一種損失了。

    畢竟第五輪鏢局爭霸賽,只是給了每家鏢局兩次挑戰權和兩次被挑戰權,至於要不要挑戰,要不要把這些機會全部用掉,只看各家鏢局自己的打算,大會並沒有強制規定。

    就齊天鏢局來說,兩次主動挑戰權,當然是捏在手裡由自己決定,可是剩下的這一次被挑戰權,能不能用掉可就全看其他鏢局會不會繼續來挑戰了,如果全部被嚇跑的話,這一次被挑戰權純粹就是擺設,那就天然廢掉了。

    這個問題,在齊天鏢局身上體現得還不算太明顯,畢竟它只是這一次異軍突起罷了,實力還沒有真正深入人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