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是對於像四海鏢局、神風鏢局這些傳統豪門來說,積威太重,在這時候就成了明顯的弊端,它們自己之間掐架還差不多,至於其他那些鏢局,根本就不敢對它們發起挑戰,否則豈不是自找苦吃,平白給人家送分麼……

    整個大會難得陷入了沉寂,足足小半炷香之後,纔有鏢局再一次站出來挑戰,不過挑戰並非是齊天鏢局,而依然是那些無論實力或者排名都是倒數的弱小,十拿九穩的現成積分,這纔是大多數鏢局的最愛。

    接連五場,都是這種落井下石的搶分比賽,毫無懸念可言,同齊天鏢局和午馬鏢局這一場對決比起來,實在是枯燥無味,整個魔冷廣場的氣氛頗爲沉悶,衆人甚至都開始昏昏欲睡了。

    就在此時,終於又一場好戲登臺,現積分榜排名第六的玄鷹鏢局,指名挑戰齊天鏢局!

    聽到這兩個名字,所有人頓時精神一振,這兩家可都不是尋常之輩,風頭正勁的齊天鏢局自不必說,而這玄鷹鏢局,同樣一點都不簡單。

    “玄鷹鏢局?”林逸對這家鏢局倒是沒什麼認知,對於這場挑戰頗有些出乎意料,他還以爲四海鏢局會按捺不住呢。

    畢竟如果它想要快速追分,直接挑戰齊天鏢局是最划算的選擇,只要獲勝就能一下子追回兩百分,否則按部就班的話,即便它連勝四場也未必能追回這麼多分,除非齊天鏢局遭遇連敗,只可惜發生這種事情的概率,實在不大。

    “這下麻煩了……”旁邊齊文翰卻是皺起了眉頭,見林逸依舊不明所以,就苦笑着解釋道:“這家鏢局的實力遠非午馬鏢局之流可比,實力之強,絕對非同小可。凌兄你可知道遠通鏢局?”

    “略有耳聞,說是原來的五大鏢局,在上一屆南洲鏢局盛會的時候分裂了,它的位置這才落到咱們鏢局頭上。”林逸點點頭,這事兒他聽其他鏢師說起過。

    “這家玄鷹鏢局,其實就是重組之後的遠通鏢局,聽說這幾年來一直在招兵買馬,實力比起原來的遠通鏢局還要更強,而且這次還公然喊出了口號,說要從咱們手上奪回五大鏢局的位置……”齊文翰不覺有些緊張。

    如果是午馬鏢局。那即便代價慘重也總能吃掉對手,但是這家來勢洶洶的玄鷹鏢局,真要打起來實力恐怕還在自家之上,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強敵。

    “呵呵,這麼說,來者不善呢。”林逸這才恍然,這家玄鷹鏢局站出來挑戰自己齊天鏢局,倒也在情理之中,它既然想要奪回五大鏢局的位置。自然要對五大鏢局下手。

    而和其他四家傳統豪門比起來,齊天鏢局雖然風頭正勁,但實力底蘊卻要差了不少,何況它前身遠通鏢局的位置。就是被齊天鏢局奪走的,所以現在,這就是一場典型的復仇!

    “凌兄,這下怎麼辦?”齊文翰見林逸似乎不以爲意。不由緊張道。

    “還能怎麼辦?全力應戰唄,這種硬戰早晚都得打,不是什麼壞事兒。這一戰若是打好了,咱們齊天鏢局的精氣神都能提升一大截,那纔是豪門該有的氣質。”林逸看了他一眼,隨即讓衆鏢師列隊,準備開始點兵選將。

    “凌兄說得對,是小弟失態了!”齊文翰這才反應過來,身爲少東家,未戰先怯那可會大大影響士氣的,心中暗自羞赧的同時,連忙拍胸脯道:“凌兄,這次是場硬戰,恐怕很難像剛纔那樣取巧,要不由我來親自壓陣吧?”

    擂臺生死戰,最終還是得用硬實力來拼,不是每一場對決,都可以像剛纔對付午馬鏢局這樣,靠智商碾壓對手的。

    “齊兄,你確定嗎?”林逸這一回倒是沒有直接阻止,因爲在他看來,接下來同玄鷹鏢局的這一戰,說不定便是齊天鏢局脫胎換骨的一戰,齊文翰身爲少東家如果親自上陣,不僅其本身實力強大,更關鍵是可以極大的激勵士氣,大大增加勝算。

    “當然!”齊文翰重重點頭,咧嘴笑道:“凌兄,指揮之事全權拜託給你,至於衝鋒陷陣的事兒,就交給我來擺平。”

    考慮到之後的鏢局掌舵人挑戰,必須要保存實力,所以齊文翰是絕對不會讓林逸也一起上陣的,所以這一次由他自己帶隊,已是齊天鏢局能夠排出來的最強陣容了。

    “那好,此戰關係到整個鏢局的氣運前途,齊兄既然親自上陣,這一戰就更加許勝不許敗了,還有,齊兄你自己也千萬要注意安全,一旦你這裡出現任何閃失,哪怕這一場最終獲勝,那也得不償失。”林逸叮囑道。

    “凌兄儘管放心,我知道分寸。”齊文翰重重點頭。

    “好。”林逸當即開始選將,這一戰至關重要不容有失,所以他沒有任何保存實力的想法,直接就將現存的最強陣容拿出來了,算上齊文翰這個金丹大圓滿,總共是三個金丹大圓滿高手,外加兩個金丹後期巔峰高手。

    當然,如果硬要保證賬面實力最強,其實還可以再多一個金丹大圓滿高手,只不過這人敢跟午馬鏢局打了一場,雖然沒受什麼傷,但畢竟真氣消耗了不少,短時間內恢復不過來,這時候硬讓他上了也沒什麼意義。

    如今這樣的最強陣容,即便是面對四海鏢局這樣的豪門鏢局,也都已經有的一拼,如果是面對剛纔午馬鏢局的話,這種陣容直接就可以正面碾壓,根本用不着勾心鬥角。

    看到宋管家遞交過來的參賽鏢師名單,坐在評審裁判組當中的齊明遠,頓時就愣住了。

    “胡鬧!”齊明遠眼睛一瞪,當即一拍桌子就要下臺阻止,雖然爲了保證大會公正,身爲評審裁判,正常情況下不得私自下臺,但他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畢竟這可是他寄以厚望的獨子啊!

    比賽固然重要,然而和齊文翰的性命相比,卻是不值一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