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意思!”林逸卻是眼睛一亮,雖然只是負責臨場指揮,而不是親自上陣,但這種遭遇強勁敵手的刺激感覺,卻讓他不自覺興奮了起來。

    “凌兄,我們怎麼打?”齊文翰問道,其他四個參賽鏢師也都一個個期待的看着林逸,神情或多或少都有些緊張,畢竟對面可是五個金丹大圓滿高手,單純硬拼肯定要吃虧,所以這一場對決能夠獲勝的關鍵,還是在林逸的臨場指揮上面。

    “大家不必緊張,這一場對決,其實咱們實力並不比對方弱。”林逸笑着安撫了一句,分析道:“對方雖是五個金丹大圓滿,但我們這邊有齊兄親自壓陣,所以不足爲懼,齊兄的實力在整個葳弧海域都是出了名的,一般金丹大圓滿高手,在齊兄眼裡恐怕也就不過爾爾吧?”

    “嘿嘿,凌兄過獎了。”齊文翰捏了捏鼻子,倒是沒有否認,他的實力雖然不如林逸這麼逆天變態,可以吊打元嬰初期巔峰高手,但在金丹大圓滿層次,卻也是不容小覷的存在,乃是葳弧海域衆所周知的“金丹小無敵”。

    “對對,有少東家在,我們足可一戰!”其他四個參賽鏢師頓時放鬆了不少,正常情況下齊文翰足可以牽制兩個金丹大圓滿高手,如此一來,待會兒打起來之後,自己一方還真未見得就會吃虧。

    “呵呵,所以大可不必緊張。對方雖強,但只要平常心對待,咱們勝算還是很高的。”林逸笑了笑。讓衆人心態放輕鬆之後,才正色道:“如果不出意料的話,待會兒比賽開始之後,對方恐怕會重點圍攻齊兄,這一點,齊兄你一定要有心理準備。”

    “嗯,我知道。擒賊先擒王嘛!”齊文翰沉聲應道,他是齊天鏢局這邊最強的一個點。同時卻也是最明顯的一個突破點,一旦他這個少東家出事,那就什麼都結束了。

    “那我們可得防着點,小心保護好少東家。以免被對手奸計得逞。”四個參賽鏢師相視一眼,齊文翰實力固然是強,但這是鏢局爭霸賽,而不是一對一的個人對決,過程中形勢瞬息萬變,一旦被對方抓住機會聯手圍攻,就算是齊文翰也撐不住。

    不料,林逸卻是連連搖頭:“你們要真是這麼想的話,那我們就敗了。而且必敗無疑。”

    “啊?”包括齊文翰在內,衆人頓時愣住,剛剛還在說勝算很高。怎麼轉眼就變成必敗無疑了?

    “齊兄的存在,對於敵我雙方來說都是一把雙刃劍,留在場上的時間越長,就越容易出意外,對於玄鷹鏢局來說,頂多不過是輸掉這一場比賽罷了。他們完全輸得起,但是我們輸不起!”林逸的目光在每個人臉上緩緩掃過。沉聲道:“所以爲了防止意外,這一場,我們務必速戰速決!”

    “速戰速決?”衆人眼皮一跳,忙問道:“怎麼個速戰速決?”

    對方可不是弱者,而是整整五個金丹大圓滿高手!

    以自己衆人的實力,這一場生死對決能夠最終贏下來,就已經算老天保佑了,怎麼可能速戰速決?除非,兵行險招!

    “我說的每一個字,你們都必須牢牢記在心裡,這一戰能不能笑到最後,能不能讓你們,尤其是讓齊兄全身而退,就看你們能不能做到了。”林逸神情難得嚴肅了一回,因爲衆人猜得不錯,這個策略某種程度上來說,確實就是兵行險招……

    萬衆矚目之下,玄鷹鏢局對陣齊天鏢局,終於在執行裁判的宣佈聲中,拉開了序幕。

    場邊長香纔剛一點燃,玄鷹鏢局五個金丹大圓滿高手,就如同猛虎出籠一般,二話不說殺向對手,彼此之間看似沒有什麼精妙的陣型,但是步調卻出奇的一致,就連每一個人的氣息,都是嚴格同步。

    這麼做的結果就是,五個人的強大氣勢完全融爲了一體,呈現排山倒海之勢,鋪天蓋地的壓向齊文翰五人。

    “果然不簡單。”場下林逸眼睛一亮,同步同息,想要做到這一點看起來不是很難,實則難如登天,尤其是實力到達金丹大圓滿這個層次之後,更是難得。

    無論戰鬥還是做其他事,每個人都有各自熟悉的節奏,而越是實力強大之輩,這個節奏就越明顯,一旦脫離各自的節奏,就會變得諸事不順,原來是十分的實力,也許最終只能發揮出六七分,甚至更低。

    世俗界常見的各種比賽,每每有人將對方帶入自己的節奏,最終戰而勝之,以弱勝強的案例屢見不鮮,其實就是這個道理。

    在這種前提下,還能讓五個金丹大圓滿高手做到同步同息,其中難度可見一斑,林逸可不相信對方會爲了刻意做到這一點,而去專門犧牲掉一部分實力。

    對方既然敢於這麼做,那必然就只有一種可能性,這五個金丹大圓滿高手的節奏,天然就是一致的,至少彼此之間相差極小,可以忽略不計。

    “迎戰!”面對對手如山一般的巨大壓迫,齊文翰不甘示弱,一聲冷喝之後,旁邊四個齊天鏢師迅速結成一個鋒矢陣型,箭頭直指對手。

    “好強的銳氣!”趙山鷹見狀不由讚了一句,齊天鏢局不愧是五大鏢局之一,雖然上位時間尚短,但這些鏢師的素質絲毫不在其他五大鏢局之下,尤其這鋒矢陣型銳氣逼人,可見平時沒少操練。

    不過,讓趙山鷹稍微有些詫異的是,對方五人之中,實力最強的當屬齊文翰無疑,照理來說也必然是由他這個最強之人充當箭頭人物,唯有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發揮出鋒矢陣型的威力,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齊文翰非但不是箭頭,反而隱隱與衆人有些脫節的感覺。

    這是什麼情況?莫非是因爲這個少東家,平時不與鏢師們一起操練,所以不適應這個鋒矢陣型?

    “好機會,一刀兩斷,分開他們!”時機稍縱即逝,趙山鷹顧不得過多猶豫,當即果斷下令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