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意思是準備強行對齊天鏢局剩下來的唯一一個金丹後期巔峰動手了。

    禿鷹是速度型高手,彼此同爲金丹大圓滿,即便一對一打不過齊文翰,但在短時間內拖住齊文翰,應該問題不大,而獵鷹轉身過去幫忙的話,就可以形成三對三,實力略佔優勢的情況下,率先幹掉對方的金丹後期巔峰並不難,只不過需要稍微冒點風險而已。

    趙山鷹原本並不想冒任何風險,只想着利用實力優勢,直接正面碾壓對手,不過現在,很顯然他已經沒有這個自信了。

    察覺到對方的意圖,齊文翰微微一愣,隨即就想出手攔住被稱爲獵鷹的這位玄鷹鏢師,然而對方根本就不與他糾纏,有禿鷹在一旁掩護,齊文翰除非拼死與他換傷,否則壓根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齊文翰眼神一閃,帶着幾分猶豫掙扎,依着他的強硬性格,如果換做其他情形,絕對不會就這麼輕易放走獵鷹,但現在是鏢局爭霸賽,而且他是直接決定勝敗的最關鍵一環,以身試險這種事情,其他時候都可以,但唯獨這個時候,萬萬不可。

    “齊兄,不必留手!”這時臺下林逸忽然一聲輕喝。

    齊文翰微微一愣,隨即頓時精神一振,當即再也不顧其他,縱身追到獵鷹身後,揚手就是一記最大威力的斷魂掌,這是他壓箱底的絕招!

    這突如其來的發難。看得全場衆人齊刷刷一陣咋舌,而擂臺上的玄鷹鏢師,尤其是感受到背後凌厲殺機的獵鷹。更是大吃一驚。

    “好機會,聯手反殺!”趙山鷹倒是不慌不忙大吼一聲,似乎對此早有預料,讓獵鷹去另一邊幫忙,固然是他本意,但同時卻也未嘗就沒有另一重意義,引蛇出洞。

    而現在看來。這一招顯然是成功了。

    趙山鷹話音落下,擂臺上距離齊文翰最近的兩個玄鷹鏢師。禿鷹和獵鷹同時發難,各自施展最強武技往齊文翰身上招呼。

    被齊文翰斷魂掌鎖定的獵鷹,完全是拼了命在執行趙山鷹的命令,這一掌下去。他面臨的下場可不僅僅是重傷,而很可能是當場斃命,然而他還是這麼做了,可見趙山鷹在他們心中的威信之強。

    果然不是個簡單的對手!林逸讚賞的看了趙山鷹一眼,此刻擂臺上齊文翰的形勢極度驚險,畢竟他可是面臨着對方兩個同級高手的全力反撲,這麼下去,幾乎有九成的可能性會被生生打死。

    但是,林逸並沒有什麼焦慮的神情。依舊淡定如常。

    全場衆人一陣驚呼聲中,齊文翰和對方二人已然完成了殺招互換,彼此之間並沒有絲毫抵消。而是全部實實在在打在了對方身上!

    砰!獵鷹身中齊文翰一記斷魂掌,連悶哼一聲都沒有,直接就如斷線風箏一般,被打飛出擂臺之外,一聲不吭,生死不明。

    但是與此同時。齊文翰同樣好受不到哪裡去,要知道。他不僅生受了獵鷹的殺招,同時背後還中了極其兇悍的一爪,這是禿鷹的伺機偷襲。

    同時吃了對方兩個金丹大圓滿高手的殺招,饒是齊文翰素有“金丹小無敵”之名,也不可能承受得住,雖然沒有像獵鷹那樣被直接打下擂臺,但是當場噴出一大口鮮血,場面同樣怵目驚心。

    “文翰!”遠處齊明遠頓時驚呼失聲,心急如焚,剛纔還覺得局勢穩了,結果轉眼就變成了這幅樣子,這可是他的獨子啊,讓他怎麼坐得住?

    就在此時,不需要趙山鷹的吩咐,擂臺之上距離齊文翰近在咫尺的禿鷹,毫不猶豫再次發難,趁你病,要你命!

    齊明遠都被嚇得跳起來了,齊文翰本就已經身受重傷,這要再被補一爪,那豈不是要他的命嗎?

    然而,對方還是低估了齊文翰的實力,“金丹小無敵”畢竟不是浪得虛名,哪怕身受重傷,也絕對不會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未等禿鷹的爪影再一次擊中,齊文翰頭也不回,反手就是一記蓄勢已久的斷魂掌!

    他對此早有準備,如果不是爲了給這一次留力,剛纔被他打中的獵鷹,根本連一具全屍都別想留下來,更別說什麼讓人救命的機會了。

    這一次驟然發難,禿鷹完全沒有心理準備,齊文翰在他眼裡已是一個將死之人,哪想得到這傢伙竟然還留有反殺自己的餘力!

    兩聲悶響,齊文翰和禿鷹二人同時倒飛而出,雙雙跌下了擂臺。

    全場頓時一片譁然,一個個議論紛紛,齊天鏢局這位少東家倒真是硬氣得很,單憑一己之力,生生換掉了對方兩個金丹大圓滿高手,簡直堪稱彪悍啊。

    “文翰!”齊明遠當即大叫着從評審裁判臺上衝了下來,看着齊文翰此刻面金如紙,奄奄一息的瀕死狀態,簡直是五臟俱焚,眼珠子都快瞪出血來了。

    而此刻,林逸並沒有閒着,齊文翰從擂臺上被打下來的那一瞬,他就直接一把接住了,與此同時一手撐在齊文翰背後,低頭不語。

    在外人看來,林逸好像只是因爲齊文翰的悽慘下場,而在那自責懊悔,然而誰也想不到的是,此時真氣正源源不斷的通過林逸手掌,輸送到齊文翰體內,爲其迅速療傷。

    真氣療傷,這本就是林逸的拿手好戲,而如今實力晉升到金丹中期之後,效果和原來相比更是不可同日而語,齊文翰這種近乎瀕死的重傷,換做以前至少也要大半天時間才能讓其大概恢復,而現在,卻連盞茶時間都不需要。

    “文翰!!你怎麼樣了?”齊明遠再也顧不上自己評審裁判的身份,分開人羣直奔過來,然而等他跑到跟前,頓時就愣住了:“兒子你……”

    “老爹,我沒事啊。”齊文翰一臉施施然,神情泰然的站了起來,而在他背後,林逸則是不着痕跡的將手抽了回去。

    “呃……”齊明遠當場無語,半天說不出一句整話來,前一瞬還在心急如焚呢,結果這一下差點沒被自己兒子給噎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