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由此可見,齊天鏢局如今能夠在積分榜上一路領先,笑傲羣雄,乃是真正的實力使然,而根本就不是依靠什麼所謂的運氣。

    事實上,狗屎運這種論調本身就毫無邏輯可言,南洲鏢局盛會辦了不是一屆兩屆,而其中競爭之激烈和殘酷,早已超出了尋常比賽的程度,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還能出現某一家弱小鏢局,單純憑着逆天狗屎運一路笑到最後,這可能麼?

    真要是出現這種情況,那隻能說明三十二家南洲鏢局全是水貨,沒有一家是真正的豪門,否則但凡有一家鏢局是真正牛逼的存在,就不可能任由一個跳樑小醜成爲第一,那是整個南洲鏢局聯盟的恥辱。

    伴隨着一陣厚重鑼響,第五輪鏢局爭霸賽,終於徹底結束,而積分榜上的形勢,在經過這一輪的弱肉強食之後,變得越發涇渭分明,一目瞭然。

    最受關注的積分榜第一位,毫無疑問,自然是如日中天的齊天鏢局,以一個極爲誇張的高分令身後所有鏢局只能望塵莫及,一千零七十分!

    艱難幹掉玄鷹鏢局之後,手上還捏着寶貴的兩次主動挑戰權,齊文翰自然不可能讓它平白作廢,而在一番權衡考量之後,最終選擇對兩家中游鏢局下手,無驚無險的拿下兩百分,這才令其積分,達到∟長∟風∟文∟學,w※↙x了讓人瞠目結舌的四位數。

    其實,在看到玄鷹鏢局一腳踩翻四海鏢局之後,齊文翰未嘗沒有落井下石的念頭,只不過,在經歷了之前的險象環生之後,他老爹齊明遠生怕出點什麼閃失,堅決不再讓他親自上陣。

    連番惡戰本就消耗了不少實力,如果齊文翰本人不出戰,面對氣急敗壞的四海鏢局很難有什麼勝算。即便有林逸這個臨場教練都不行,除非林逸親自上陣還差不多。

    只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之後還有一輪額外的鏢局掌舵人挑戰,林逸可是身處風暴中心,這麼多人都在不懷好意的虎視眈眈呢。

    齊天鏢局之後,神風鏢局、天弘鏢局,這兩家老牌五大鏢局,分列第二第三名,後程發力的玄鷹鏢局緊隨其後。位居第四。

    而至於雄心勃勃的四海鏢局,這家公認的南洲鏢局霸主,卻不得不面臨屈居第五的尷尬局面,饒是以海無量的臉皮,被人目光掃過的時候,哪怕人家只是不經意,都會覺得火辣辣的,沒臉見人。

    這一切,都是凌一和齊天鏢局帶來的!

    海無量一邊在心裡滴血。一邊咬牙切齒的惡毒詛咒,除此之外,他也沒有別的什麼可做了,只能寄希望於接下來的“好戲”可以如願以償。弄死凌一和齊天鏢局的同時,可以讓他四海鏢局搶回風頭,繼續坐穩鏢局霸主之位。

    四海鏢局處境雖然尷尬,不過相比之下。能夠勉強搭上五大鏢局的末班車,多少還是保住了最後一塊遮羞布,真正悽慘的是南門鏢局。

    之前還是五大鏢局。結果如今五輪比賽結束,排名第六,生生被擠出了五大鏢局行列,一下子就失去了豪門光環,只能淪落成爲輿論中的二流鏢局,簡直是哭都哭不出來。

    按照這個排名,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南洲鏢局聯盟的格局,必將發生巨大變革,而這之中只有兩家鏢局會是真正的大贏家,一個是齊天鏢局,另一個則是玄鷹鏢局。

    其中,尤以齊天鏢局的收穫最爲誇張,這一點從在場那些商會管事看向齊天鏢局衆人的眼神就能看出來了,這些很多都是四海鏢局這些傳統豪門的客戶,只不過,看樣子很快就會成爲歷史了。

    不出意外的話,本次南洲鏢局盛會之後,砸在齊天鏢局頭上的鉅額訂單,毫無疑問將是一個極度誇張的天文數字,至少將是往年的數倍,甚至數十倍!

    訂單越多,意味着靈玉越多,而靈玉越多,就意味着可以招攬更多更強的鏢師,迅速增強實力,進而獲取更多的訂單,這是一個滾雪球效應,一旦進入正軌,那便誰也別想擋住齊天鏢局強勢崛起的腳步。

    不過在此之前,齊天鏢局還得先邁過一個難關才行,那就是接下來的鏢局掌舵人挑戰。

    和第五輪鏢局爭霸賽一樣,這也是各自拿出一百積分作爲賭注的擂臺對決,唯一的區別只在於,這是專門針對各家鏢局金丹期高層的單人挑戰,而且沒有挑戰次數的限制!

    這種比賽,考驗的不是鏢局的整體實力,而完全就看個人發揮,運氣成分極大,一旦某個鏢局走黴運,被其他鏢局高手接連挑戰,稍有半點不慎極有可能就會直接崩潰,一百分一場,而且不限次數,再多積分也不夠輸的。

    別看齊天鏢局現在的四位數積分,高得讓人望而生畏,但是能不能安然挺過接下來這一關,還真是難說得很,說不定就會從雲端墜入深淵,前一刻還如日中天,後一刻就變成曇花一現。

    只要還沒有真正的塵埃落定,那麼一切,就都還存在着變數,別看現在積分排行榜上,前五鏢局的名號一目瞭然,但是因爲最後這一項額外環節的存在,使得像南門鏢局這樣的“落選者”,也都保留了一線衝擊前五的可能。

    到底誰能位列五大鏢局,到底誰能笑到最後,一切都還猶未可知。

    “好,我現在代表評審裁判組,公佈最後一輪鏢局掌舵人挑戰的比賽規則。”海無量壓下心中恨意,起身向所有人宣佈道:“規則很簡單,由抽籤決定第一個挑戰者,可以指名挑戰任何一家鏢局的金丹期高層,每一場比賽的勝利者,都選擇可以繼續發起挑戰,當然,也可以選擇棄權,勝者棄權之後,挑戰權便轉移到敗者身後,如果同樣選擇棄權,那便重新抽籤。”

    衆人聞言議論紛紛,至少從表面上看起來,這個規則倒還算得上是公平,至少挑戰還沒有到肆無忌憚,完全亂來的地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