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十二位鏢局負責人,按照現有鏢局排名,依次上臺抽籤,以此決定來第一次挑戰權的歸屬。

    爲了儘可能保證公平,本次抽籤並非是用明籤,而是乍看之下毫無條理的暗籤,這些上臺抽籤的鏢局負責人,即便抽到手中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只有等到全部抽完之後,由評審裁判組公佈標籤,才能知道結果。

    所以即便是輪到最後一個抽籤,也沒人會有異議,畢竟輪到第一個和輪到最後一個,其實是一樣的。

    而讓林逸和齊文翰頗爲意外的是,整個抽籤環節海無量似乎確實沒有從中做手腳的意思。

    雖然在這麼多人眼皮子底下想要進行暗箱操作確實難度不小,但也應該不至於真的難住這位自詡爲南洲鏢局霸主的人物吧?

    無論是抽籤過程,還是抽籤結果,看起來都一切正常,只是一次非常純粹的抽籤[無】【錯]而已,還算公平。

    最終,三十二家鏢局負責人將抽到的籤當衆高高舉起,由海無量代表評審裁判組公佈結果,所有人的目光,隨之聚焦到了一個青衣老者身上。

    此人名爲房恆,乃是黑水鏢局的總鏢頭。

    單就資歷而言,算是南洲鏢局聯盟的一個老資格了!當初聯盟成立時候的元老人物,只不過相比起這份雄厚的資歷,黑水鏢局的實力卻實在上不得檯面,即便不是最末流,那也頂多算是中游以下,基本上連前十五都沒進過,和強勢二字壓根毫無關聯。

    衆人都沒有想到,這備受矚目的第一次挑戰權竟會落在黑水鏢局頭上,就不知道這位房總鏢頭會如何選擇了。

    雖然得到第一次挑戰權就意味着得到了第一次吃肉的機會,但在絕大數人眼中,黑水鏢局恐怕並沒有這份吃肉的實力。去挑戰別人說不定就是白白送分,把他自己都給搭進去。

    最穩妥的選擇莫過於誰也不挑戰,反正他們鏢局沒有金丹期高層,可以說高枕無憂,現在積分排名在十八位,這個成績對於黑水鏢局來說不能算差了,只要穩妥一點保持住那就是勝利。

    反之,若是黑水鏢局按捺不住野心選擇去挑戰別人,那可就很說了,最後落一個被淘汰出局的可悲下場也是極有可能的。

    全場矚目之下。房恆清了清嗓子,上前一步朗聲說道:“我黑水鏢局,決定挑戰龍舟鏢局!”

    說話的同時,房恆掃了程浩楠幾人一眼,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刻骨的恨意。

    衆人頓時一片譁然,挑戰龍舟鏢局,這位房總鏢頭瘋了吧?

    龍舟鏢局雖然也不是什麼大鏢局,之前也沒什麼亮眼的表現,但至少就本屆大會的表現而言卻是絕對不弱。如今積分排名第八,算得上是可圈可點。

    如果前面沒有齊天鏢局和玄鷹鏢局這種強勢崛起的超級黑馬吸引了所有眼球,這龍舟鏢局恐怕也能出不小風頭呢,絕不是區區黑水鏢局能夠抗衡的存在。

    “嘿嘿。沒想到這位房老鏢頭不僅年紀不小,火氣也不小啊,這是準備趁機報仇啊!”人羣中有人笑道。

    “這不奇怪啊,無論換做是誰也咽不下這口氣。第一輪守鏢戰被人龍舟鏢局將手下五個精英鏢師全部斬殺,對他們黑水鏢局來說這是傷筋動骨啊!”有知情人解釋道。

    “比賽本來就這麼殘酷,這沒什麼好怪不怪的吧?既然輸不起。那就乾脆別來啊!”有人嗤之以鼻道。

    “就是,就黑水鏢局這點實力,現在主動湊到龍舟鏢局面前,這不明擺着讓人再踩你一頓麼?這老頭是不是傻啊?”有人冷笑着附和道。

    “嘖嘖,這一回黑水鏢局真的懸嘍……”旁人紛紛跟着點頭。

    場下議論聲此起彼伏,冷嘲熱諷者有之,抱以同情者有之,幸災樂禍者有之,冷眼旁觀者有之,總而言之,看熱鬧不嫌事大,在場九成九的人都不看好黑水鏢局。

    房恆聽着這些議論,神情冷冽如水。

    第一輪守鏢戰,因爲龍舟鏢局的心狠手辣,讓整個黑水鏢局都是元氣大傷,僅有的幾個好手一下子損失大半,彼此簡直就是不共戴天,這口惡氣怎麼可能咽得下?

    這一次他已經決定豁出去了,積分多少都不重要,難得撈到這次機會,他現在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報仇。

    房恆固然有些衝動上頭,但他可是南洲的老江湖,一點都不傻,這一次鏢局掌舵人挑戰,還真就是一次難得的報仇機會。

    如果像剛纔的五對五鏢局爭霸賽,考驗的是整個鏢局的整體實力,那他黑水鏢局自然不可能是龍舟鏢局的對手,不過現在是一對一,這就兩說了。

    房恆拉過黑水鏢局最後的精英鏢師——一個金丹大圓滿高手,激動緊張的叮囑了很長一番時間,這才終於目送他走上擂臺,到底能否一雪前恥,成敗就在此一舉。

    看着黑水鏢局的挑戰者上臺,程浩楠、龍奎霸還有巫暴良三人相視一眼,頓時一臉嘲諷的笑了。

    從頭到尾,他們壓根就沒把什麼黑水鏢局放在眼裡,輕輕鬆鬆說殺就殺,之前第一輪是這樣,現在自然也不會例外。

    三人剛纔都還在發愁,怎樣才能搶到挑戰權呢,沒想到黑水鏢局轉眼就把機會送上門來了,真是天助我也!

    “兩位,你們看咱這邊派誰上陣比較好?”龍奎霸當即發問道。

    他自己是元嬰期高手,自然不在被挑戰者之列,但是程浩楠和巫暴良兩個卻都是金丹大圓滿,而且都在龍舟鏢局上報的高層名單之中,程浩楠是二鏢頭,巫暴良則是軍師。

    當然,黑水鏢局派上來的這個挑戰者雖是金丹大圓滿高手,但完全沒有被三人放在眼中,無論讓程浩楠還是巫暴良出戰,都顯得殺雞用牛刀,太過小題大做了!

    隨便派一個龍舟鏢局的精英鏢師上場都足可以解決問題,但是規則不允許!

    “這種貨色雖然不值一提,但是這一次挑戰權必須爭到手,絕對不容有失,無論你我,都不能太過輕敵!”巫暴良和程浩楠相視一眼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