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軍師,這一場先別急着打死他,留他一口氣多挑戰幾回,齊天鏢局這麼多分呢,我們可以一筆一筆全部搶過來!”龍奎霸連忙叮囑道。△

    齊天鏢局身上足有一千零七十分,只要連續挑戰十一回,就可以將這誇張的分數全部轉移到自己頭上,到時候,齊天鏢局直接被淘汰出局,而他龍舟鏢局則將成爲新的鏢局霸主,誰也無法與其爭鋒!

    “對對,一下打死太便宜他了,怎麼說也要讓他先半死個十回八回再說!”程浩楠在一旁點頭。

    “沒問題。”巫暴良桀桀一笑,咧嘴猙獰道:“這小子之前還敢在我面前擺傲,這一次要是不把他屎給打出來,我就不叫巫暴良了。”

    說罷,巫暴良起身上臺,帶着一身詭異莫名的邪氣,不近不遠的在林逸面前站定,就這麼斜吊着一對三角陰陽眼,不陰不陽的看着林逸。

    與此同時,林逸看着這傢伙,卻是不由得樂了,心裡和對方想的是同一句話,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小子,之前藏鏢的那個把戲說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巫暴良忽然桀笑着開口道,他本身對林逸沒什麼興趣,到現在唯一讓他耿耿於懷的,依然是之前那次藏鏢,他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把戲能夠瞞過自己的萬物相殺。

    “想知道?自己去猜啊,不過留給你的時間可不多了,帶着疑問上路的話,我怕你會死不瞑目。”林逸淡笑着迴應道。

    不過心中,林逸並沒有絲毫放鬆,他對自己的實力固然有着絕對的自信,但從來不會盲目自大,更不會大意輕敵,何況此刻從對方的身上。他還感受到了一絲不太尋常的氣息。

    這個邪修巫暴良,恐怕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桀桀,小子你很囂張啊。”巫暴良肆無忌憚的怪笑了起來,指着林逸睥睨道:“不過沒事兒,我想做點什麼事,誰也攔不住我,藏鏢的小把戲你現在不肯說沒關係,待會兒就會主動求着說,稍微費點手腳而已。”

    “哦,那我等着唄。”林逸一臉的雲淡風輕。他在巫暴良眼裡已是死人,然而巫暴良在他眼裡,難道就是活人了麼?

    論實力,雙方都是可以越大境界秒殺元嬰期高手的強悍存在,只不過披着一層金丹期的外衣罷了,彼此都有着絕對的自信,但有一點,雙方都還不知道對方的真正底細,畢竟沒有直接交過手。之前那一點了解都只是道聽途說罷了。

    還未開戰,彼此之間就已火藥味十足,場下看衆一個個都來了精神,他們之中不乏眼力出衆之輩。之前大出風頭的林逸自不必說,即便一身詭異氣場的巫暴良,在他們眼裡也絕非是等閒之輩。

    這一場對決,理所當然就成了焦點之戰。所有人都在心下暗暗揣測,臺上這兩人既然氣場這麼足,那麼真正實力自然是非同小可。

    執行裁判一聲令下。場邊一炷長香照例點起,林逸對陣巫暴良,雙方都期待已久的對決正式開始。

    先發制人!林逸率先發力,腳下施展蝴蝶微步,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走過一個非常玄妙的弧線,急速向巫暴良掠近。

    “桀桀,口氣這麼大,還以爲你有多強呢?說到底不過就是金丹中期的小雜魚而已,就算蹦躂又能蹦躂到哪裡去,真是太讓我失望了。”巫暴良見狀怪笑不已,面對迅速逼近的林逸不閃不避,身上驀然涌現出一股邪異的黑氣,揚手就是一拳。

    對方既然擺明了要正面過招,林逸自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以他的實力面對金丹大圓滿高手,正面對招的情況下想要吃虧,這個難度實在是不小,畢竟林逸可從來都不是那種大意輕敵的狂妄之輩。

    迅疾如風的腿上驀然罩住一層濃厚的火影,林逸沒有半分停頓,當即一記狂火千腿掃過去,這一腿,一般金丹大圓滿高手根本接不住,足可以試出巫暴良的斤兩。

    砰!一邊是林逸的狂火千腿,一邊是巫暴良的詭異黑拳,伴隨着一聲鐵骨對撞的悶響,擂臺之上頓時掀起一層洶涌滔天的氣浪,場下衆人頓時紛紛色變,這倆人果然都夠強!

    氣浪之中,臺上一道人影猛然倒飛而出,最終堪堪落在擂臺邊緣,如果不是這人眼疾手快,一拳砸進擂臺地板之中增加阻力的話,恐怕直接就得掉下擂臺,也就是說這場對決差點在一個照面之間,就要分出勝負。

    “凌兄!”齊文翰眼睛陡然睜圓,與此同時,齊天鏢局衆人也都齊刷刷大驚失色,因爲這個被打飛出來的身影,赫然竟是林逸!

    因爲之前的種種神奇事蹟,齊天鏢局從上到下,對於林逸的信心可謂無與倫比,乃至已經達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

    畢竟這可是能夠廢掉老孔那種元嬰初期巔峰高手的存在,連齊文翰這種有着“金丹小無敵”名頭的人物,都自嘆不如,如今面對一個金丹大圓滿高手,又怎麼可能會輸?

    然而,就是這麼無敵的人物,竟然被那個一身邪異的巫暴良,給一個照面打飛了!

    齊文翰不信,齊明遠不信,宋管家不信,齊天鏢局上上下下所有人都不信,但是,事實擺在眼前,他們卻又不得不信,林逸好像還真不是巫暴良的對手。

    齊文翰急得直跳腳,積分可以不要,但是林逸可絕對不能出事啊!

    就像之前說的,實在不行的話,趁勢直接跳下擂臺認輸,這樣至少可以保證生命安全,只可惜,這種事情註定不符合林逸的性格。

    此刻擂臺上,林逸穩住身子站了起來,除了腿上有些發麻之外,倒是並沒有受什麼嚴重的傷勢,只不過顯得有些狼狽罷了。

    “這傢伙的實力,居然不下於元嬰中期高手!”林逸遠遠看着巫暴良,心下頓時一陣凜然。

    能夠越大境界挑戰的人,本就已是萬中無一的存在,更別說一個金丹大圓滿高手,擁有堪比元嬰中期的強大實力了,這種事情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