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怎麼也想不到,巫暴良這個滅絕人性的邪修,竟然會有如此誇張的實力,饒是以他的神經,都不禁震驚失神!

    饒是林逸行事一向小心謹慎,這一回多少還是有些輕敵大意了,畢竟在正常人的概念之中,邪修的實力進境確實快得驚人,但是往往沒有什麼底蘊,大多都只是空有等級的樣子貨而已,能夠保持在正常水準的都不太多,更別說越級挑戰了。

    殊不知,巫暴良哪怕是在邪修羣體之中,也都絕對是異類之中的異類,就和林逸自己一樣,根本不可以常理度之。

    “怎麼樣?現在反悔還來得及,那個藏鏢的把戲,小子你是說,還是不說?”巫暴良斜着一對三角陰陽眼,桀桀冷笑着睥睨道。

    “這麼執着?自己猜去啊!”林逸頓時笑了,拋開邪修的身份不談,巫暴良這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倒是難得,這種執着鑽研之人一般都不是簡單人物,可見對方能夠擁有如今這身實力,倒也不是毫無緣由。

    “桀桀,不見棺材不落淚是吧?既然這麼硬氣,那我索性做一回好人,乾脆成全你!”巫暴良說話之間,其身上散發的黑氣,猛然變得越發濃郁起來,就如滾滾黑煙一般,瞬間沖天而起。

    場下衆人見狀,頓時驚呼聲此起彼伏,彼此之間面面相覷,議論紛紛。

    衆人之中不乏見多識廣之輩。如果換一個場合,他們也許很快就能察覺到,場上這個巫暴良其實根本就是一個邪修。不過現在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反應過來。

    畢竟,這裡乃是南洲鏢局盛會,在場全是正道高手,那些邪修在這裡妥妥見光死,他們就算髮瘋找死,也絕不敢來這種地方啊!

    議論來議論去,衆人最後得出的結論竟是出奇一致。這個巫暴良,不出意外應該就是極爲罕見的異靈根屬性者!

    至少五大常規靈根屬性的修煉者。從來就沒有見過身上冒黑氣的情況,剩下也就只有這些層出不窮的異靈根屬性了。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尤其是南洲海域這地方龍蛇混雜。三教九流隨處可見,到處都是藏龍臥虎之地,突然冒出個把神秘強人,那是常有的事情,衆人都早已見怪不怪了。

    打死他們也想不到,巫暴良壓根就不是什麼異靈根屬性者,這個徹頭徹尾的邪修,竟然還真敢明目張膽的在南洲鏢局盛會露面,而且還敢如此肆無忌憚上場去打擂臺!

    隔着十五丈距離。林逸神情戒備的看着巫暴良,對方身上這股濃郁的黑氣,令他有一種莫名驚悸的感覺。

    雖然知道對方是邪修。但即便是林逸也無法確定這股黑氣到底是邪修的特質,還是說這個巫暴良真的是什麼異靈根屬性者。不管怎麼樣,至少可以確定的一點是,這股黑氣必然極度危險。

    林逸一邊戒備着與對方對峙,一邊在腦海中回想剛纔那一幕,分析演化。思考對策。

    巫暴良那一記罩着黑氣的拳招分明沒有用上全力,但威力之大簡直駭人聽聞。林逸的狂火千腿根本無法正面匹敵,如果不是及時用真氣護體,剛纔這一下估計連整條腿都得廢掉。

    看着桀桀冷笑的巫暴良,林逸突然有了一種危機感!

    從完美突破金丹期開始一直到現在,雖然中間也經歷了不少風險,尤其是多次與元嬰期高手對陣,但是說實話,林逸還真沒有什麼危機感。反而在不知不覺之中,頗有一點自我膨脹的趨勢。

    畢竟是完美突破的最強金丹期高手,尤其在對陣元嬰期高手的時候,幾乎從來沒有吃過虧,反而屢屢佔得上風,這種情況持續得久了,但凡是個人都會自我膨脹,如果再狂妄一點的,說不定還會覺得天下無敵呢。

    林逸當然不會這麼愚蠢自大,但是也難免有些自信過頭,若不然也不會在跟巫暴良交手之前,就沒來由覺得能夠吃定對手。

    不過還好,現在醒悟得還不算太晚,修煉即爲修心,如果林逸毫無察覺的一直以這個心態修煉下去,等日後到了元嬰期甚至更高境界,就極有可能會演變成心魔,輕則難有寸進,重則走火入魔,那纔是真的麻煩大了!

    所以林逸還真要感謝這個巫暴良,讓他重新認清了自己。

    “嘴上這麼硬氣,怎麼就是不敢動手啊?被打怕了麼?準備學烏龜王八蛋縮起來了?”巫暴良見林逸這副如臨大敵的表情,得意的咧嘴怪笑,猙獰道:“既然你不敢上,那就我來主動一點送你一程,狂沙千爆拳!”

    話音落下,巫暴良身上的黑氣變得越發肆虐猖狂,蔓延開來幾乎籠罩了大半個擂臺,與此同時,黑氣所過之處,擂臺及其周圍地面的黃沙紛紛懸浮半空,帶着厲聲呼嘯被捲入黑氣之中,形成滔天狂沙,由於速度太快,破空聲此起彼伏,着實令人心悸。

    林逸頓時心中一凜,剛纔那一拳只不過是小試牛刀,這纔是巫暴良動真格的真正實力,雖然還沒有領教過這一招的具體威力,但是從眼下這詭異邪門的陣勢就可以看得出來,絕對非同小可!

    黑氣狂沙之中,巫暴良的人影若隱若現,唯獨那一對三角陰陽眼,卻始終清清楚楚,帶着一絲強大莫名的恐怖意味,就如神魔降臨一般,令人不敢直視。

    桀桀冷笑聲響起,巫暴良緩緩朝着林逸打出一拳,頃刻之間,黑氣裹挾着狂沙朝林逸席捲而去。

    場下齊文翰等人見狀頓時大急,如果換做別的空曠地方,即便不能力敵,但至少還有一線機會可以逃避周旋。

    然而現在卻是擂臺對決,地方總共就那麼一點大,黑氣狂沙簡直是呈鋪天蓋地之勢直接壓過來,林逸此刻,壓根就連半分輾轉周旋的機會都沒有。

    沒有任何懸念,林逸的身形瞬間就被黑氣狂沙給吞沒了,場下看衆紛紛驚呼失聲,這個時候單憑眼睛已經根本看不清檯上的情況,只能用神識感知,然而即便如此,衆人也頂多只能探知出一個模糊的大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