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巫暴良弄出來的這黑氣狂沙,即便不像海霧瘴霧那樣可以完全隔絕神識,但多少也可以起到一些類似效果。≤

    隔絕神識,這對於普通修煉者來說,那可是非常誇張的事情,絕大數人即便終其一生也達不到如此高度,這必須要有極高的神識天賦,同時配合辛勤不綴的修煉纔能有一絲機會做到。

    衆人紛紛稱歎,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巫暴良,之前名不見經傳,一點名氣都沒有,沒想到竟是一個如此奇才!

    此刻,黑氣狂沙之中,林逸並沒有就此束手就擒,這也根本不是他的風格,雖然用神識難以完全洞察周圍的一切,但以林逸感知之敏銳,再加上有玉佩在身,足可提前洞察到潛在的危險。

    被罩入黑氣狂沙的瞬間,林逸立馬就做出了判斷,黑氣的作用,多半是阻斷感知隔絕神識,本身應該並沒有什麼太大威脅,真正致命的,應該是暗藏在其中匯聚成兇流的那一股股狂沙。

    所以,哪怕看着兇險無比,但只要能夠避過暗藏在黑氣之中的這些狂沙兇流,應該就可以破解對方這個狂沙千爆拳。

    當然,嘴上說說容易,真正想要做到這一點,其實難如登天,因爲隱藏在黑氣之中的狂沙兇流,不是一股兩股,而是成百上千股,更兼速度奇快,在神識感知受阻的前提下想要完全避開,談何容易!就算有玉佩也不行,因爲前後左右都有危險!

    不過既然身陷對方的黑氣狂沙之中,林逸總不可能就這麼束手就擒,更不可能就這麼坐地等死,哪怕機會再怎麼渺茫,他也必須試一試。

    全力施展蝴蝶微步,林逸的身形在黑紗籠罩之下不住的來回閃現,有如鬼魅。飄忽不定。

    “這樣都不死心?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巫暴良標誌性的桀桀冷笑聲,在黑氣狂沙之中顯得格外刺耳。

    話音未落,周遭盤旋的數百道狂沙兇流瞬間從四面八方全數撲向林逸,狂沙破空聲變得越發尖銳駭人,簡直令人頭皮發麻,若是膽子小一點的人,別說在這黑氣狂沙之中躲閃周旋,估計連嚇都要被嚇個半死。

    不過,林逸卻依舊鎮定從容,面對這數百道狂沙兇流的圍攻。尋常人早已驚慌失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但是林逸身形卻在其中一閃一現,閃轉騰挪。

    明明狂沙兇流從四面八方圍剿過來中間毫無縫隙可言,然而林逸卻愣是靠着其靈動至極的身法,生生自行擠出了一條夾縫,並且成功避開了第一輪圍剿!

    這一下,原本還有些漫不經心,一心想着貓戲耗子的巫暴良倒是着實被震驚了一把。狂沙千爆拳乃是他最強的底牌殺招,以往一旦祭出,那必然就能輕易虐殺對手,哪怕面對元嬰期對手也都百試不爽。

    沒想到今日對付區區一個金丹中期。倒出現了一點波折!難怪這小子能夠廢掉老孔這樣的元嬰初期巔峰高手,看起來倒確實有兩把刷子啊。

    不過,這還差得遠呢!

    巫暴良三角陰陽眼中殺氣一凝,黑氣籠罩之處都是他可以意念操控的領域。那些狂沙兇流隨之不斷在林逸身周急速盤旋,很快便形成一個巨大的狂沙漩渦,而林逸正好就處在漩渦中心。進退不得。

    林逸心中陡然冒出一股不詳的預兆,即便沒有去碰這些狂沙,卻也知道這東西必然極度兇險,絕不會是普通黃沙這麼簡單。

    任何東西只要速度達到極致,哪怕只是一粒小小的沙子也可以輕易殺人,摘葉飛花便是此理,何況是如此洶涌的狂沙漩渦。

    現在這個情形,林逸哪怕身法再精巧靈動也不可能毫髮無損的穿過狂沙漩渦,在等對方發難之前,最好的應對辦法只有一個,硬闖出去。

    這種時候絕對不能有任何猶豫,林逸深諳此理,二話不說當即運足真氣,揚手就是一記狂火八卦掌三十式,這是他眼下殺傷力最強的武技,能不能破開重圍,成敗就在此一舉。

    轟!場外衆人只聽得到一聲驟然轟響,至於擂臺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卻無法感知清楚,一個個只能翹首以盼,面面相覷。

    黑氣狂沙之中,巫暴良頓時臉色一變,這個小子,竟然生生破開了他的狂沙漩渦!

    一時間,饒是巫暴良都不得不對林逸刮目相看了,之前的閃轉騰挪還可以說是取巧,但是這一下卻完全是硬碰硬,即便是那些元嬰初期巔峰高手,也很難有如此驚人的破壞力,這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凌一,看來果真非同小可。

    一掌轟出一條通道,林逸心頭頓時鬆了一口氣,連忙趁機抽身而退,如果連這樣都沒有效果的話,那今天可就真的危險了。

    以林逸的超級底牌,無論對手多麼強大,只要給他足夠長的蓄力時間,最終必然還是能夠笑到最後,這一點毫無疑問。

    然而就在此時,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巫暴良的冷喝,爆!

    林逸瞬間毛骨悚然,這才突然意識到對方這一招的名單,並非是狂沙拳,而是狂沙千爆拳,之前這一切都只是鋪墊而已,最關鍵的卻是這個爆字,這纔是真正致命的地方。

    只可惜,這個時候才醒悟過來,不得不說爲時已晚。

    轟!轟!轟……

    接連不斷的巨響,就如密集鞭炮一般,瞬間響徹整個魔冷廣場,全場所有人俱都面露驚色,一個個神情駭然的看着臺上,震驚得半天合不攏嘴。

    雖然因爲黑氣籠罩的緣故,此刻擂臺上到底在發生着什麼,他們依舊不得而知,但在場畢竟多有見多識廣之輩,這樣強度的震響其背後所代表的威力,哪怕用腳趾頭也都能猜出幾分來。

    這絕對不是一般招數能夠製造出來的動靜,別說金丹期高手,便是在場的很多元嬰期高手,甚至是元嬰中期高手,此刻都禁不住面露驚駭之色,如此巨大的動靜,即便換做他們也未必能夠製造得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