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齊文翰衆人一個個神情緊張,緊緊盯着擂臺上的每一點異動,哪怕看不清裡面的情形,也絕對不放過任何一絲異象,生怕林逸在其中出點什麼事情。≧

    片刻之後,一道狼狽身影猛然從擂臺黑氣中跌落而出,衆人的擔憂隨之變成了事實,跌出來的這個人,正是林逸。

    “凌兄!你怎麼樣?”齊文翰連忙大叫着衝了過去,此刻林逸周身上下都纏繞着絲絲黑氣,給人的感覺就似被黑氣腐蝕過一般,而且各處都有被炸傷的焦黑痕跡,有些地方甚至血肉模糊,簡直觸目驚心。

    全場衆人見狀一片譁然,這一場讓人看不見真容的對決,竟然以這個大出風頭的凌一被人一身悽慘的轟下擂臺而告終,多少有些出乎意料,但卻又在情理之中。

    齊文翰頓時急得手足無措,像個沒頭蒼蠅一樣,圍在林逸身旁團團轉,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可不懂怎麼治療,甚至於連林逸現在受了什麼傷,傷勢到底有多嚴重都看不出來,只能在一旁瞪着眼睛看着,一邊搓手一邊乾着急。

    不過好在林逸的傷勢並沒有衆人想象中那麼嚴重,雖然乍看起來悽慘狼狽,而且也確實傷勢不輕,但卻還沒到真正大傷元氣的地步,至少還可以坐起來自我療傷。

    當然,這主要是因爲他用了許多真氣護體的緣故,還有就是巫暴良並沒有想下死手。

    對於林逸來說,只要還有體力療傷,那就不是什麼大事,尤其並沒有傷筋動骨,恢復全盛只需要片刻工夫罷了。

    林逸自知問題不大,但他此刻的狼狽狀態,落在其他衆人眼裡那何止是悽慘,簡直就是一個瀕死的廢人了。

    全身上下到處都是傷口。而且還冒着絲絲不詳的黑氣,這不是將死的徵兆是什麼?

    擂臺之上黑氣散去,巫暴良的身形重新出現在衆人眼中,相比起剛纔,衆人看向他的目光明顯更多了幾分敬畏,這是強者應有的待遇。

    “我宣佈,龍舟鏢局勝,可以繼續挑戰下一個對手!”執行裁判當即宣佈結果。

    如此一來,龍舟鏢局直接從齊天鏢局身上搶到一百分,而它的排名則隨之前進一位。從第六變成第五,如願躋身五大鏢局行列,而被它擠出去的這一家鏢局,卻是呼聲最高的鏢局霸主,四海鏢局。

    看着實時變動的積分榜排名,坐在評審裁判組正中的海無量,臉色再度黑成了鍋底,陰沉得都已經滴出水來了。

    誠然,無論是這項鏢局掌舵人挑戰。還是巫暴良站出來對付凌一,這一切都是海無量親自策劃,而且也如願達到了預期效果,但是自家四海鏢局被龍舟鏢局給擠出前五。這一點可絕對不在海無量的計劃之內。

    一開始設計的時候,他的定位是自己四海鏢局經過第五輪鏢局爭霸賽之後,可以達到排名第二,可惜天不遂人願。玄鷹鏢局的異軍突起讓他這個計劃成爲了泡影,非但沒能成爲第二,反而生生落到了第五。乃至於現在竟鬧出了這樣的烏龍!

    堂堂鏢局霸主竟然被擠出了五大鏢局之列,看着積分榜上這個尷尬的排名,海無量覺得自己的面子已經被摔得稀碎,再也沒法出去見人了……

    不過事已至此,海無量就算後悔也不可能了,何況好戲纔剛剛開始,只要按照他的後續計劃發展下去,四海鏢局最終還是很有翻身機會的。

    海無量只能跟個鴕鳥一樣把腦袋埋起來,不住的自我安慰,現在只是暫時被人踩在腳下而已,些許尷尬在所難免,但只有笑到最後的,纔是真正贏家。

    此刻,除了圍着林逸團團轉的齊文翰衆人之外,剩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巫暴良的身上,他們只想知道一個問題,接下來準備挑戰誰?

    榜上有名的十二家鏢局,一個個人心惶惶,尤其是那些名字在列的金丹期高層,生怕巫暴良的嘴中下一個就蹦出自家鏢局的名字,丟積分倒還是小事,關鍵是怕丟了性命啊!

    “我決定挑戰的對手,還是齊天鏢局。”巫暴良在擂臺上斜眼冷笑道。

    此話一出,全場再度一片譁然,已經贏了一回還不知足,竟然還要連着繼續挑戰,這不是擺明了要把齊天鏢局往死裡整嗎?

    之前衆人都還覺得齊天鏢局大出風頭,尤其是這些鏢局同行,臉上全都是掩飾不住的豔羨和嫉妒,不過現在聽完巫暴良的話之後,這點豔羨和嫉妒頓時消散一空,看向齊天鏢局的目光反而帶了幾分同情。

    在巫暴良和龍舟鏢局面前,這齊天鏢局壓根就不是什麼超級黑馬,而純粹就是一塊肥得流油的肥肉啊。

    看這架勢,不把這塊肉全部吃到嘴裡,他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齊天鏢局的磨難這纔剛剛開始呢。

    不過,反正受折磨的是齊天鏢局,和在場其他人都沒什麼關係,看着出自葳弧海域的這兩家鏢局互相死掐,他們也樂得看熱鬧,幸災樂禍者大有人在。

    看着旁邊其他幾位評審裁判俱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尤其是海無量冷笑連連,齊明遠不由心急如焚,現在凌一已經受了重傷,肯定不能繼續上場,那麼自己齊天鏢局唯一剩下來的金丹期高層,就只有齊文翰了。

    可是,連凌一都不是這巫暴良的對手,何況是自己兒子齊文翰,這不是讓他去上臺送死麼?

    “海總鏢頭,你絞盡腦汁整出這麼一個毫無公正可言的挑戰,平白被人非議不說,最後還要淪落到爲人做嫁衣,而你四海鏢局一點好處都得不到,不覺得太愚蠢了嗎?”齊明遠冷冷的看着海無量。

    泥人尚還有三分火氣,何況是齊明遠這個一方梟雄,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也不怕公然撕破臉了。

    “齊總鏢頭這話說的,我怎麼聽不太懂啊?”海無量頓時臉色一變,隨即擺出一副官腔道:“本人提出這項鏢局掌舵人挑戰的初衷,就是爲了檢驗各家鏢局高層的成色,免得有人利用關係背景魚目混珠,壞了我們整個南洲鏢局聯盟的聲譽,一心就只爲公義,難道這也有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