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當然希望林逸再次上場,但如果是齊文翰的話,那也沒什麼關係,大不了多費點手腳先幹掉這個齊天鏢局少東家而已,反正礙不了大事。

    齊文翰臉色一窒,額頭青筋隨之暴起,當即就要上臺迎戰,但是被林逸的目光一掃,卻還是生生忍住了。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他多少也知道一些林逸的性格,別看平時很好說話,其實極有主見,真要是決定做什麼事的時候,十頭牛也別想拉住。

    “齊天鏢局還是由我來應戰,不過按照規則,我應該可以休整一炷香時間吧?”林逸淡淡說道。

    “可以。”執行裁判看了林逸一眼,場邊早已有人在點香計時,如今才堪堪過去一半,林逸至少還可以休整半柱香的時間。

    “哼,那好,就讓你多活半柱香。”巫暴良桀桀冷笑道。

    狂沙千爆拳到底有多麼恐怖的威力,他自己最是清楚,所以壓根就不擔心林逸是否能夠休整恢復過來,這根本就不可能。

    事實上,剛纔如果不是他刻意在最後關頭留手,林逸現在早就已經是一具屍體了,哪有可能活到現在?

    “凌兄,那就拜託了,不過還是那句話,千萬不要勉強,積分可以丟,但是你這個人絕對不能出事。”齊文翰只得無奈叮囑道。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林逸點點頭,隨即再度閉上眼睛,在外人看來無非是趁着最後這半柱香的時間臨陣磨槍,殊不知,經過之前半炷香的真氣治療,林逸如今早已恢復到了全盛狀態。

    之所以還要繼續保持在地上打坐,除了要迷惑巫暴良和在場這些外人之外,林逸其實還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他正在腦海中不停推演巫暴良剛纔那一招狂沙千爆拳!

    巫暴良雖然是一介邪修。林逸之前也從未真正將這人放在眼裡,但是經歷過剛纔一戰之後不得不承認一件事,這個邪修很強,尤其是他這一招狂沙千爆拳,威力之大實在是非同小可。

    這一點,從林逸剛纔用出狂火八卦掌三十式都沒有能夠完全貫穿對手就足可以看得出來,對方境界不過是金丹大圓滿,施展出來的威力卻足有元嬰中期,其誇張逆天程度,即便比起林逸最爲倚仗的狂火八卦掌也都是不遑多讓了。

    而更關鍵的是。巫暴良這一招狂沙千爆拳並不單純是威力驚人,而且還具備着極強的實用性。

    不像其他殺招需要相應的時機和條件,狂沙千爆拳只要施展出來,對手基本上就無計可施,無論用來一對一還是一對多,都是難得的上上之選。

    總而言之,這是難得一見的殺招,所以林逸決定據爲己有!

    吃到對方殺招的苦頭之後居然想要現場現學,這種事情在別人眼裡完全是天方夜譚。根本沒有半點操作性可言!

    先不說本身是不是具備修煉對方殺招的屬性條件,即便條件都合適,想要修煉起來又談何容易?

    人家苦心修煉幾十年也許都還只是一個小成,你丫卻想在短短不到一炷香時間修煉有成。這可能麼?這哪裡是腦子進水,壓根就是水裡放了個腦子啊!

    不過,放在別人身上不現實,但如果放在五行七屬性。而且還都是真靈根屬性的林逸身上,卻又大不一樣了。

    雄厚磅礴的底蘊基礎擺在這裡,無論對方是什麼招數。林逸都可以用自己已知的武技,再加上對方獨特的催發方式,將其一點點推演組合出來,逐漸掌握熟悉之後,就可以真正的據爲己有。

    這種事情他以前可沒少幹,狂火八卦掌就是現成的例子,想要快速提升實力,那就必須兩條腿走路,提升境界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武技也要不斷進化,兩者缺一不可,林逸顯然深諳此道。

    當然,任何一門武技的推演組合,都是一件非常複雜艱難的事情,而越是精妙高深威力強大的武技,就越是難以推演出來,饒是林逸經驗豐富,此刻面對巫暴良的狂沙千爆拳,那也是千頭萬緒。

    一遍又一遍,林逸腦中就像放電影一樣,不斷回放着剛纔擂臺上的情形,將對方的狂沙千爆拳一點一點拆解出來,結合自己的理解和感悟之後,再重新一點一點組合回去。

    如果條件允許,最好的辦法莫過於在腦中推演一段時間之後,當場就身體力行的嘗試一下,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知道自己這一番推演有沒有成功,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只不過現場這麼多人盯着,林逸顯然沒有條件這麼去做,只能默默的在腦海中自行演練,並且利用以往豐富的經驗對是否推演成功做出判斷,這是一個真正高難度的技術活,一般人可幹不了。

    最終,狂沙千爆拳被拆解演練了無數遍後,終於在林逸腦海之中重新組合成功,不過赫然已經換了另外一番模樣,一旦真的施展出來,恐怕與巫暴良的這個原版狂沙千爆拳大不相同。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林逸到現在爲止,都還無法完全確認巫暴良身上的那一股黑氣,到底是邪修的特質,還是某種極爲罕見的異靈根屬性,所以即便是以他的五系七屬性,也沒辦法完全模仿出黑氣。

    一炷香時間並不漫長,眼見着最後一點香灰落下,在場看衆頓時又來了精神,雖然他們之中九成九都覺得林逸死定了,但看這種噱頭十足的生死對決,還是有一種莫名噴張的刺激感,讓人慾罷不能。

    巫暴良斜眼看着臺下的林逸,正要準備嘲諷幾句,結果還沒等他開口,林逸便已經自覺站了起來,徑自走上擂臺。

    “哼,倒還算是識趣。”巫暴良看了在面前不遠處站定的林逸一眼,冷笑道:“小子,剛纔是我有意留手,你才能夠逃過一劫,現在應該已經認清楚你和我之間的實力差距了吧?再說最後一遍,說出那個小把戲,我可以饒你一命!”(昨天沒更,今天9更爆發補償!第1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