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物相殺乃是巫暴良從出道開始,就一直在潛心修煉的本命武技,其原理便是讓控制範圍內的所有物體,全部碰撞相殺,而這便是修煉狂沙千爆拳的前提條件。↑

    因爲狂沙千爆拳最後這殺傷力巨大的千重爆,這最關鍵的一環就在於控制上千顆魔氣幻化的沙子巨力碰撞,進而產生驚人威力,其中角度、位置、速度還有力度,都必須完美把握,但凡有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失誤,都會導致功虧一簣。

    這其中的難度可想而知,巫暴良自認修煉天賦已是極高,然而即便是他,也是潛心苦修了幾十年之後,才勉強把握住訣竅,進而才能成功修煉出狂沙千爆拳這樣的驚人招式。

    任何人,哪怕是天賦再高的天縱奇才,想要一蹴而就修煉成狂沙千爆拳,那都是癡人說夢,絕無可能。

    然而,緊接着對面巨型火光之中,傳來的林逸那一聲輕喝,卻是瞬間顛覆了巫暴良的人生觀,這傢伙竟然連這一步都模仿……

    “爆!”林逸話音落下,巨型火光之中同時傳來層出不窮的轟然爆響,其威力之驚人,甚至比起巫暴良這個原版都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一刻,各據半邊的黑氣狂沙和巨型火光同時爆開,兩方碰撞產生的餘波和氣浪,瞬間席捲整個魔冷廣場,硬生生掀飛了一大票立足不穩的看衆,場面混亂不堪。

    與此同時,伴隨着一聲咔擦震響,多重防護陣精心加固的擂臺,竟是直接塌了下去,生生變成了一片廢墟。

    全場頓時一陣驚譁,倒不是因爲擂臺坍塌,而是此刻對決終於分出了高下,巫暴良的黑氣狂沙完全頂不住對面的越發壯大的沖天火光。短短瞬息之間兵敗如山倒,直接就被吞沒無形了。

    “不可能!不……”巫暴良連整話都說不出一句,整個人就被沖天火光的強烈衝擊給當場轟飛了出去,足足跌出數十丈之外,渾身上下俱是一片焦黑,說不出的悽慘狼狽。

    片刻之後,耀眼奪目的沖天火光逐漸散去,擂臺廢墟之中緩緩現出林逸的身影,光芒餘輝之中,恍若火神降世。

    也許是因爲剛剛施展過狂火千爆拳的緣故。此刻林逸身上的氣質一改往日的雲淡風輕,反而變得極爲凌厲霸道,被其目光緩緩掃過,就連海無量這種人都不敢與其對視,簡直強勢得一塌糊塗。

    “我宣佈,齊天鏢局勝,可以繼續挑戰下一個對手!”全場沉默之中,執行裁判第一個反應過來宣判結果。

    衆人這才紛紛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一個個臉上的表情精彩紛呈。尤其是程浩楠、龍奎霸還有海無量,這些自以爲巫暴良能夠吃定林逸的傢伙,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而齊文翰一干人則瞬間爆發出震天歡呼。林逸再次上臺之前,他們就早已做好了面對失敗的準備,在他們看來只要林逸本人不出大事,這次就已經算圓滿了。哪裡想得到林逸竟然如此逆天,竟是用對方的絕招硬生生將對方給幹趴了!

    林逸站在擂臺廢墟之中,目光最終緩緩落在巫暴良的身上。這傢伙雖然被轟飛出來,看起來頗爲悽慘狼狽,但是遠遠還沒到重傷要死的程度。

    對付巫暴良這種喪盡天良的貨色,林逸顯然沒有半點想要留手的意思,只不過這還是他第一次催發狂火千爆拳,能夠順利施展出來就不錯了,還沒辦法完全掌控這個新創招式,無論是威力還是時機把握,都還欠了不少火候。

    “可惜了。”林逸淡淡搖了搖頭,沒能一次性置這傢伙於死地,多少總覺得有些遺憾,不過關係不大,當即便朝評審裁判組方向朗聲道:“我決定挑戰龍舟鏢局。”

    又是一片譁然,場下看衆不由覺得今天可真是沒白來,見識到了兩個超強金丹期高手的逆天對決不說,前一刻還是巫暴良蹬鼻子上臉,準備要連着把齊天鏢局活活踩死,結果轉眼間就反了過來,這種現世現報的恩怨局可一向是坊間最受熱捧的談資啊。

    對於林逸的決定,齊文翰衆人並沒有任何意見,雖然多少有點擔心林逸是不是能夠硬撐着繼續挑戰下去,但如果換做他們有這等實力,也一定會做出同樣的決定。

    趁你病,要你命,南洲海域可從來都不是講仁義的地方,何況對方還是積怨極深的夙敵,若不趁這個機會一腳將其踩死,必然後患無窮。

    相比之下,龍舟鏢局衆人的臉色可就難看多了,尤其龍奎霸和程浩楠二人,更是恨得咬牙切齒,他們到現在都還無法接受現實,實力堪比元嬰中期高手的巫暴良,竟然會敗在林逸的手中?

    “怎麼辦?”龍奎霸看向程浩楠,由於堅信巫暴良是無敵的存在,所以他壓根就沒預想過現在這種情況,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應對。

    “沒什麼怎麼辦,只能我親自上場了。”程浩楠神情陰冷的看着臺上林逸,本來只想着借刀殺人,但是現在沒辦法了,形勢逼着他必須親自出馬,爲了報這不共戴天的喪子之仇,哪怕因此被人秋後算賬他也認了!

    “也好,那就拜託程副鏢頭了。”龍奎霸點點頭,名義上同樣是金丹大圓滿高手,但這程浩楠的實力比起巫暴良都還要更勝一籌,讓他出手必然萬無一失。

    “慢着,我自己來,剛纔只是大意輕敵,這一次我非宰了這個王八蛋不可!”這時一身狼狽的巫暴良忽然起身走了過來,咬牙切齒的開口道,他現在看着雖然頗爲悽慘,但從他此刻的腳步和狀態來看,倒是還有一戰之力。

    “你確定沒問題嗎?”龍奎霸皺了皺眉,眼神明顯帶着幾分不信任,別看他之前對這位所謂的軍師推崇備至,那純粹就是利益的結合,一旦這個人的利用價值受到懷疑,自然也就沒什麼好臉色可言了。(第4更!晚上還有5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