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混賬!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我兒子的仇,今天必要血債血償!”程浩楠本就不太好看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不過他的城府比起巫暴良可要深得多,即便暴怒也不會太過表現出來,氣急敗壞只會自亂陣腳,進而步上巫暴良的後塵。±頂點小說,

    “呵呵,那你好像是找錯人了。”林逸眼神微微一凝,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將程畦田之死算到了自己頭上,卻隻字不提真正出手的東海神尼,這種自欺欺人的鴕鳥心態,實在讓人哭笑不得。

    “哼,沒有你這混賬從中挑撥,我兒子會出事?無論如何,今天你都非死不可!”說話之間,程浩楠身上本來暴戾的氣勢,不知爲何竟突然平靜了下來,除了表情有些猙獰兇狠之外,乍看起來竟變得普通人無異。

    “那你就試試看吧。”林逸依舊雲淡風輕,不過心中卻是一緊,不由帶着戒備重新審視起面前這個對手,他不怕對方氣急敗壞,乃至發狂發怒都無所謂,但是現在這個狀態,就像嗜血兇獸忽然屏住了全身氣息一般,這是瞄準獵物的徵兆,極度危險。

    雖然還不知道對方的具體實力,不過單從這一點就足以看得出來,程浩楠這個毒眼傭兵團的老大,遠比巫暴良要難對付得多。

    受程浩楠影響,林逸身上因爲剛剛轟殺巫暴良而展露無遺的那股子霸道氣勢,也隨之重新變得內斂深沉起來,剛則易折,一向準備的直覺告訴林逸,面前這個對手絕不是那種一招就能碾壓過去的存在,必須小心應對。

    “鏢局掌舵人挑戰第五場,齊天鏢局凌一對陣龍舟鏢局程浩楠,現在開始!”吊足全場看衆的胃口之後,執行裁判當即不失時機的宣佈比賽開始。

    話音落下。擂臺之上兩道人影同時消失在原地,場下衆人紛紛精神一振,看樣子這兩人都採取了相同的策略,先下手爲強。

    兩道人影的速度都是極快,擂臺之上到處都是模糊一片的殘影,一時間很多人甚至連真身都找不到。

    衆人不由震驚失神,這種速度早已突破了金丹期高手所能達到的極限,在他們眼裡,林逸有此實力一點都不奇怪,畢竟剛纔的逆天表現實在是深入人心!讓人沒想到的是。龍舟鏢局這個程浩楠竟也是這個級數的高手!

    之前那一次出戰,程浩楠一直在刻意隱藏實力,導致衆人還以爲不過如此,卻不料這傢伙明面上只有金丹大圓滿,實際上卻同樣是堪比元嬰期高手的變態。

    先是巫暴良,現在又是程浩楠,衆人不禁議論紛紛,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龍舟鏢局倒還真有點藏龍臥虎的意思啊。

    砰!衆人猜疑間,擂臺上兩人已經開始了第一次對招。彼此一上來都沒有用出底牌,都在極爲小心戒備的試探對方實力。

    這傢伙果然很強!林逸心中一沉,雖然說只是試探進攻,但他所用的狂火八卦掌二十九式已經絕對不能算弱了。然而卻被對方輕輕鬆鬆的硬接下來,看樣子是信手拈來遊刃有餘,更關鍵的是,對方並沒有用什麼強力武技。而不過是普通的拳腳。

    單從這一點就足以判斷出來,這個程浩楠的絕對實力必然要比巫暴良強悍得多,至少他的實力底蘊遠非巫暴良可比。

    巫暴良的強大隻在於他的狂沙千爆拳。只要能夠破開這個致命殺招,就會發現他本身實力其實並沒有強到多麼逆天的地步,但是程浩楠不一樣,他的實力基礎要穩固厚重得多,一拳一腳威力極大。

    如果沒有狂沙千爆拳這個大殺器,像巫暴良這種貨色根本連同他一戰的資格都沒有,頂多一個照面就會被放倒,毫無懸念。

    林逸心中忌憚的同時,另一邊的程浩楠此刻也不禁在泛着嘀咕,和巫暴良連戰三場,他本以爲林逸的真氣應該已經消耗得差不多,實力能夠剩個五六成就已經算牛逼了,卻沒想到竟然還能這麼真氣十足,絲毫看不出疲態。

    “難怪能夠幹掉軍師,這小子的實力確實非同小可!”程浩楠暗自皺眉。

    不像巫暴良這種一味追求強大武技的高手,他自己是以尋常拳腳起家,而且一向以此見長,基礎遠比一般人深厚得多,可謂是深諳此道,對方基礎怎麼樣,他隨便一眼就能看得明明白白。

    如果說巫暴良的基礎是十分的話,那麼面前這個凌一的基礎,至少是三十分,甚至五十分,彼此完全不在一個層次,尤其當雙方武技招式都差不多的時候,巫暴良被完虐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難怪剛纔會出現那種一邊倒的情況。

    一次試探性對招,雙方在彼此心中的威脅頓時更重了一層,同時也都暗暗有些慶幸,虧得剛纔沒有輕敵大意,否則說不定真要吃個大虧,那可就後悔莫及了。

    遠遠看着依舊氣息內斂的程浩楠,林逸腦子急轉盤算着接下來的應敵對策,按照他以往的經驗,基礎底蘊越好的高手,往往就越不容易露出破綻,尤其是不會露出那種足以一擊致命的破綻。

    面對這樣的對手,就必須做好和戰鬥機器對戰的準備,因爲戰鬥機器是不會犯錯的,而程浩楠這種人也同樣不會。

    如此一來,可供林逸選擇的策略就少之又少了,只有兩種選擇,要麼拼耐力,一直和對方糾纏下去,並且保證自己不犯錯,一直等到對方犯錯,要麼拼硬實力,直接用威力最強的殺招和對方死磕,一錘定音。

    這兩種選擇各有利弊,前者看起來更加穩妥可靠,但是難度極高,一旦耐力不如對手,自己這邊反而率先露出破綻的話,那就作繭自縛了。

    而至於後者則極爲冒險,一旦使用這個策略就只剩下兩種可能,要麼一招轟死對手,這是最理想的情況,要麼被對方硬扛過去,接下來那林逸肯定就要倒黴了,會遭受致命反噬。(第7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