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也更不會平白放過這個爲子報仇的絕佳機會,趁你病要你命,這麼淺顯的道理誰都懂。≧

    所以程浩楠接下來必然會繼續挑戰齊天鏢局,彼此懸殊的實力差距擺在這裡,齊文翰上場就是送死,這種死法根本毫無意義,所以只能林逸自己上!

    但問題是,即便林逸自己再次上陣,又拿什麼去對付這麼強悍的對手?

    不同於巫暴良,這個程浩楠的實力不僅更強,關鍵是更加無解,面對巫暴良的狂沙千爆拳,林逸還可以將其據爲己有,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這種神乎其技的手段對付巫暴良可以,但如果用來對付程浩楠,那純粹就是扯淡。

    先不說程浩楠這種超強體術不限於一招一式,短時間內根本模仿不了,即便林逸真有可能做到這一點,那也沒有絲毫可能用這種方式與對方抗衡,畢竟彼此的火候相差太大了,完全不在一個層面。

    以己之短,攻敵之長,那不是找虐是什麼?

    可不這麼幹,之前的經歷已經給了林逸明確的提示,跟程浩楠糾纏消耗的策略是行不通的,剩下就只有一種辦法,用威力最大的殺招一舉定輸贏,既然狂火千爆拳不行,那便只有最後一個底牌了,融合了丹火和真氣的超級炸彈。

    這是林逸唯一能夠想到的破解辦法,不過現在時間有限,頂多只有一炷香的機會,而且這之中還要消耗掉部分時間進行療傷,剩下的這點時間能不能凝鍊出足夠威力的超級炸彈,林逸心中可謂是一點底都沒有。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都已是最後可行的辦法,只能等到時候上臺之後,想個辦法再拖延一會兒了。

    形勢千鈞一髮,林逸在臺下爭分奪秒的做着準備。齊文翰等旁邊衆人則急得團團轉,但又不敢打擾到他,只能在一旁乾等着,實在不行,也只能讓齊文翰這個少東家冒死上去救場了。

    與此同時,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程浩楠身上,雖然他們早已猜到他會說什麼話,但畢竟還是得他親口說出來才行。

    程浩楠若有深意的目光緩緩在所有人身上掃過,尤其在林逸身上刻意停頓了很久,這才終於開口道:“我決定挑戰振威鏢局。”

    此話一出。全場所有人頓時愣住了,尤其齊文翰都已經邁步開始往擂臺上走了,聞言不由一個踉蹌差點跌倒,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程浩楠,至於其他齊明遠等人的表情,也都一個個震驚失神,半天說不出話來。

    振威鏢局?盤坐在地上療傷的林逸挑了挑眉毛,這傢伙怎麼會突然放過自己,莫名其妙跑去挑戰振威鏢局?難道他跟這振威鏢局也有深仇大恨?

    對於這個振威鏢局。林逸基本上沒什麼瞭解,只知道是一家排名中游的鏢局,實力既不算強也不算弱,不顯山不露水。本身也沒有特別突出的風格,屬於是那種很容易被人遺忘在角落的存在。

    如果不是突然被程浩楠當衆點名,別說是林逸,在場很多南洲鏢局聯盟的資深人士一時間恐怕也都想不起來。原來還有這麼一家默默無聞的“隱形”鏢局。

    被程浩楠點名之後,振威鏢局總鏢頭愣了半天才終於反應過來,臉上頓時如喪考妣。一副死了爹孃的悽慘表情,往日無冤,近日無仇,這種倒血黴的大事怎麼就突然攤到自家頭上來了啊?

    看這位總鏢頭一臉意外崩潰的神情,林逸就知道這恐怕並不是什麼私人恩怨,而是程浩楠改變策略了。

    想想其實也就釋然了,林逸自認沒有足夠把握對付程浩楠,而剛剛贏了一場的程浩楠,其實也同樣沒有這個把握敢說吃定林逸。

    林逸之前對陣巫暴良的表現,其他人印象最深刻的,同時也最爲津津樂道的莫過於林逸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但是程浩楠卻還留意到了另外一個至關重要的線索,這傢伙擁有小強一樣的不死體質,以及源源不斷的體力真氣!

    雖然十分難以置信,但這確實是程浩楠剛纔觀察得出來的結論,之前第一次被巫暴良打敗之後,僅僅休整了一炷香時間,等到這個凌一再次上場的時候,不僅身上一點兒傷勢都沒有,就連真氣也十分充沛。

    尤其後面這一點,無論在之後和巫暴良的兩場對決中,還是剛纔和他自己的對決中,都體現得淋漓盡致,這小子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個真氣無窮無盡的怪物一般,完全不可以常理衡量。

    傷勢可以迅速恢復,真氣更是無窮無盡,面對這麼逆天邪門的對手,饒是程浩楠剛剛纔勝了一場,心中也仍然是一點底都沒有,對方不怕消耗,但是他怕啊!

    別看他是體術高手,每一拳每一腳上所耗費的真氣量極低,看起來好像微乎其微,遠比一般高手經得起消耗,然而一旦持續時間長了,終究還是會真氣枯竭。

    剛纔和林逸的這一通強強對拼,尤其是最後被逼着使出壓箱底的全身黑化,一身真氣已經至少被消耗了五成以上。

    全身黑化,這是程浩楠轉入邪修之後,近些年來苦心修煉的獨門絕招,通過邪氣刺激周身經脈穴道,進而使得本就超強的體術變得更加無敵硬霸,給人的感覺就跟瞬間開掛一般,全身黑化狀態的程浩楠,足可碾壓絕大數元嬰中期巔峰高手!

    如此強大的招數,真氣消耗自然也是非比尋常,所以正常不到動真格的時候,程浩楠一般都不會輕易開啓這個狀態,一來是害怕身上的邪氣被有心人看出端倪,二來就是怕真氣消耗太多,導致後繼乏力。

    而現在,程浩楠一身真氣所剩已經不到一半,而且還受了傷,如果讓他再度面對一個全盛狀態的林逸,那幾乎百分百是要吃大虧的,即便最後拼贏了,那他自己也必然跟着一起報廢,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明知機會難得,程浩楠也不敢在這個時候繼續追着林逸殺,他冒不起這個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