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畢竟是做慣了鏢局霸主的人物,不管私下怎麼齷齪卑鄙,真到了場面上卻從來都是氣場十足的。☆→

    “你們不服?”海無量面帶挑釁的看了齊明遠一眼,至於一旁的龍奎霸和程浩楠,他根本連看都懶得看,這倆傢伙在他眼裡早已是死人了。

    “呵呵,到現在還端着總評委的派頭,這是鏢局霸主做慣了,準備打死不撒手啊,你覺得我們會服嗎?”齊明遠冷冷一笑。

    “衆位呢,你們怎麼看?”海無量不以爲意的笑了笑,轉頭看向其他趙不凡等人。

    如果齊天鏢局和龍舟鏢局被搞掉,他四海鏢局還只是從第六升到第四,但神風鏢局卻是從第三直升到第一,獲得的好處比他四海鏢局還要大得多,而且這對於其他幾家五大鏢局來說也都是難得的大好事。

    這些鏢局大佬從來都是利益至上主義者,他們會怎麼選擇根本都不用去猜,而只要能夠得到這些人的支持,他海無量就天然立於不敗之地了,別說龍舟鏢局,就連齊天鏢局也別想再有翻身之地。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趙不凡身上,等待這位神風鏢局總鏢頭開口表態,而他也確實沒有讓衆人失望,清咳一聲朗聲道:“讓齊天鏢局和龍舟鏢局打包出局,海總鏢頭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只可惜,在下不敢苟同。”

    不敢苟同?海無量頓時愣住了,一點力氣都不用出就能將鏢局霸主之位收入囊中,這可是送上門來的肥肉,怎麼會不敢苟同?

    “在下看法和趙總鏢頭一致。”天弘鏢局緊跟着表態。

    聽完這兩人的表態之後,衆人饒有興致的目光隨即又轉移到趙山鷹身上,如今玄鷹鏢局排名第五,也算是坐穩了五大鏢局之位的一方豪門。

    “這麼無恥可笑的事情,我玄鷹鏢局可做不出來。”趙山鷹一聲冷笑。毫不留情的不屑撇嘴道。

    海無量的臉色瞬間再度陰沉了下來,這三人的表態就意味着,五大鏢局沒有一家贊成,而他這個總評委的身份又因爲四海鏢局名列第六的緣故,怎麼看都有點名不正言不順,這跟他預想的情形簡直是大相徑庭,完全就不是那麼回事兒啊!

    不僅是海無量,就連齊明遠看向這幾人的目光都不免帶着詫異,連他也想不到,這種時候這幾位無利不起早的鏢局大佬竟然會如此“深明大義”……

    旁人都是一頭霧水。但趙不凡幾人自己其實心知肚明,他們並不是良心發現改掉了利益至上的本質,尤其神風鏢局,面對掉到自己頭上的鏢局霸主之位,要說不心動那絕對是自欺欺人的假話。

    可問題是,這個燙手山芋他不敢接啊!

    海無量一句話就敢讓齊天鏢局和龍舟鏢局打包出局,他神風鏢局接過來,到時候會不會又有故技重施,順帶着連他神風鏢局的資格也一起取消?

    從全場所有人嘲諷的目光就能看出來。海無量這種做法完全就是瞎搞,根本一點可行性都沒有。

    這種情況下,神風鏢局即便最後僥倖得了便宜,那也是空中樓閣。名不正言不順,得罪死了齊天鏢局和龍舟鏢局不說,到時候真要出問題,海無量還可以反打一耙把他們給推出來做替罪羊。而他自己則置身事外,反正誰讓他神風鏢局是最大受益者呢……

    海無量這點居心企圖其他人看不出來,但想要瞞過這幾位的眼睛。根本不可能。

    趙不凡幾人不僅不接招,甚至還擺出一派義正詞嚴的架勢倒打一耙,這種出乎意料的反應都讓海無量看懵了,半天反應不過來。

    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海無量既然已經公然撕破臉,那就不可能就這麼半途而廢,趙不凡幾人全部反對就只能說明一件事,他們自己腦子蠢,掉到嘴邊的肉都不吃,那就別怪他四海鏢局吃相難看了。

    “呵呵,看來大家都還不明真相啊,不過本總評委都提示這麼明顯了,衆位說話之前,難道就不能用腦子想一想?”從趙不凡開始,海無量帶着嘲諷的目光一個一個從他們臉上掃過,最終落在齊明遠和龍奎霸身上。

    “哼,有屁就放,今天這事情若是說不清楚,你我之間必有一個血濺三尺!”齊明遠冷哼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他根本就不怕海無量搞什麼鬼名堂。

    不過龍奎霸可就沒這個底氣了,被海無量這麼盯着,頓時不自覺縮了縮脖子,偷偷看了同樣臉色鐵青的程浩楠一眼,今天這事兒恐怕懸了。

    “好,那就讓大家一起來做見證。”海無量冷冷一笑,轉向龍奎霸道:“龍總鏢頭,本總評委問你一個問題,你最好如實回答,你到底知不知道程浩楠和巫暴良都是邪修?”

    邪修?全場衆人頓時臉色一變,實力強大逆天的程浩楠和巫暴良,竟然都是邪修?!

    唯獨林逸神色如常,程浩楠到底是不是真的邪修,他還不敢說得太死,但至少巫暴良這個卻是毫無疑問,這可是北島官方公認的事情!

    不過讓林逸有些詫異的是,即便是邪修又怎麼樣?衆人需要這麼大反應嗎?

    由於南洲海域混亂不堪,殺人放火隨處可見,林逸先入爲主的覺得這裡也應該是邪修的天堂,要不然巫暴良怎麼會千里迢迢跑來這裡避難?衆人對於邪修應該早就習以爲常纔對啊,沒道理這麼震驚吧?

    說到底,林逸只不過是一個外來客,雖然待了幾個月,但是對於南洲海域的認知其實並不深,就連對南洲鏢局盛會的概念都瞭解不深,如果他知道這就是南洲正道代表的話,就能理解衆人爲何對邪修是這種反應了。

    而他身邊齊文翰的反應就有意思了,聽到海無量這句話之後,二話不說揚手就給了自己一個耳光,滿臉的後悔不迭:“奶奶的我怎麼就沒想到!”

    其他齊明遠等人對此還知道得不是很清楚,但巫暴良的事情,林逸當初可是明明白白和他說過的!
最近更新小說